真改革,不折腾
文/林木  2020年第09期第36页  2020-08-26

  时至2020年下半年,新冠疫情仍在肆虐,全球经济持续低迷。二季度美国经济同比下降了9.5%,国内生产总值环比折年率下降32.9%,创下自1947年美国政府开始跟踪该数据以来的最大跌幅。经济不好,失业人数肯定也会增多,7月25日当周,美国续请失业救济人数达到1701.8万人,这也是自美国3月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美国劳动力市场崩溃的第19周。

  当下经济低迷,有一份稳定工作最起码可以衣食无忧。这不,保居民就业已成为我国各级政府在疫情防控常态化中的一项重要工作,而此时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下属的核安全所“90多人集体离职”,必然引起社会轰动,成了人们关注的热点新闻。

  据媒体报道,核安全所90多名科研人员于6月份集体离职。一个200人的研究所竟有90多人辞职,这情况无论如何都是不正常的。据媒体了解,集体辞职事件的导火索,是院方强制为核安全所更换保安,核安全所科研人员认为自身权益被侵犯。今年6月份,知乎上就有关于“如何评价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的改革举措?”的讨论。多位匿名用户表示新上任的领导“大刀阔斧改革”,“不是想着法子服务科研人员,而是制定各种匪夷所思的措施阻碍科研人员开展工作,比如扣项目经费20%,比如所长只有10万元的项目经费支出审批权,还美其名曰扁平化管理”,等等。由此看来,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的“大刀阔斧改革”与科研人员集体离职有直接关系。

  改革,是中国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的动力。故此,很多事都是冠以改革的名义,才能冠冕堂皇地推行下去,核安全所的改革不也是这样吗?对一所科研机构来说,改革的目的应该是激发创新活力、结出科研成果,而核安全所的改革举措,却逼走了90多名科研人员,这肯定不是改革的目的。那么,这样的改革又是什么呢?只能说是瞎折腾!

  这些年来瞎折腾的事,我们遇见了很多,并且都说是改革,像近来山东一些地方搞合村并居、村民上楼,就是典型的瞎折腾!

  按照山东的说法,农村社区化改革的政策,就是把村庄变成社区,村民从分散居住变成集中居住。在实施中,山东一些基层政府强制拆迁村民住房,高压之甚、催逼之急以至于有村民诉说,“连发懵的机会都没有,而且还存在先拆后建、边拆边建、补偿金过低等问题,导致村民无家可归、无业可就,怨声载道。用软硬兼施、威逼利诱的野蛮方式,把乡村振兴战略转化为乡村破坏的实践,强拆村落、搬迁致贫,导致村民流离失所、被迫在田间地头搭建窝棚蜗居等乱象”。

  在山东,有的村落有着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历史,村民在此环境中生活怡然自得。突然改变村民的生活习惯,他们又怎会愿意——农村小院没有了,还需倒贴钱购楼房;生活方式突然改变,生活成本增加了,尤其是老年人不能接受;居住面积变小了,农具无处安放;居住地距离农田远了,农业耕作不便利;等等。当地主政领导为了政绩,为了财政,并没有将合并村庄进行科学论证,头脑发热,不顾村民意愿,强行撤并村庄,赶村民上楼。合村并居既不能让村民受益,也没有带来地方发展,实实在在是一场瞎折腾。

  记得胡锦涛同志曾多次告诫人们:“不折腾”。习近平同志也反复强调,不折腾、不反复,切实把工作落到实处,做出经得起实践、人民、历史检验的实绩。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核安全所的所谓改革,逼走了90多名科研人员;山东的合村并居、村民上楼的所谓改革,让人们怨声载道。他们这些冠以改革名义的做法,实则都是瞎折腾!

  日前,国务院办公厅、科技部、中科院等单位成立专项工作组,赴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就职工离职事件展开深入调研。2020年6月下旬山东省代省长李干杰到潍坊调研时提到:搬不搬,农民说了算;建不建,农民说了算。7月29日国家自然资源部、农业农村部发布文件:不得强制农民搬迁上楼。应该说,对于上述的瞎折腾现在已有了说法或正待有说法。不过我寻思,瞎折腾之所以屡出屡现,其根源大概与一些主政领导滥用权力一言堂、不受制约和监督有关系吧。那么,能否对这个根源进行改革呢?C


【编辑:editor】
上一篇:4.0时代的物流已经成为主流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