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重要的是人才
文/林木  2020年第07期第34页  2020-06-18

  眼下,新冠疫情仍在全球肆虐,尤其以美国最为严重。拥有世界顶尖医疗技术的美国,本可以有效控制疫情扩散,却因特朗普出于政治目的有意淡化疫情,致使错过防控疫情最佳时机造成失控现状。据5月27日的消息称,美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逼近170万,其中死亡病例超过10万例。然而,即使美国焦头烂额却仍不忘甩锅中国,想尽办法打压中国。5月15日,美国对华为又使出杀招,限制全世界所有半导体企业(包括芯片代工、IDM厂),只要有使用到美国软件和设备,在为华为生产芯片之前,都需要获得美国政府的许可证。这一次美国以国家力量全面封杀华为,切断华为全球所有芯片代工来源。

  自从华为5G问世以来,美国就在搞事情,因为“懂王”特朗普明白5G的重要性,掌握了5G就等于领先了科技。特朗普不想被中国领先,所以必须要搞事情。

  5G之前,美国的信息技术领先全球,也为美国企业和美国政府来了丰厚利润与税收。譬如高通,凭借在3G时代的CDMA、WCDMA技术,4G时代的LTE技术,高通设计了一种跟手机售价绑定的专利费用收取方式。大多数手机厂商不敢不交这笔钱,因为如果没有缴纳专利费,高通就会断供芯片。对于那些依赖高通芯片的手机厂商而言,高昂的专利费是一杯不得不喝下去的毒酒。华为虽然自研处理器并且在通讯领域专利众多,却也无法绕过高通的专利费。高通财报显示,2018和2019年,华为每季度向高通缴纳1.5亿美元专利费。

  不止是高科技产品让发达国家赚取了高额利润,那些国际大牌哪个不是赚得盆满钵溢。一部《国际大牌成本揭秘》的电视纪录片揭示这些国际大牌的成本,仅为售价的1%。由此可见,那些发达国家的人们生活优裕,薪水很高,是因为企业都能有丰厚的利润,不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在产业链的低端苦哈哈赚的都是辛苦钱。

  中国是世界工厂,为全球制造大量廉价产品。在发达国家看来,即使中国已成为第二大经济体,也要固化在中低端制造业上为发达国家打工,并且提供庞大的消费市场,而发达国家要永远占据高新技术领域。然而,中国并不是老老实实在中低端制造业去赚那辛苦钱,近些年来向高端制造业转型,而且只要是中国企业攻克下来的高技术产品,那必定卖成了“白菜价”抢去了他们的市场,这让发达国家情何以堪!诸如5G专利数排名上,华为与中兴分居第一和第三,中国公司拥有专利数占总量的32.97%。

  从第一次工业革命到今天,二百多年来一直由西方国家技术主导基础设施领域,这一次居然被中国的企业领先一筹,所以美国必须要打压华为。美国认为技术领先是美国霸权的基础,任何其他国家、其他公司的技术领先,可能都会损害美国的霸权。于是我们看到,美国把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来全方位打压。那么,中国怎样抗击打压,完成向高端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呢?我认为,人才是推动中国转型升级的重要力量,科技竞争最关键的是人才。

  美国的硅谷聚集了众多高科技企业,同时也聚集了世界上最顶尖的科技人才。据有关机构统计,硅谷共有8000多家电子、软件、通讯类公司,其中3000多家企业是由华人或印度人工程师担任主要职务,华人员工多达25万人。美国一直在全球收割人才,特别是高端人才,硅谷有超过2万多名清华大学毕业的学生。清华和北大是国内最顶尖的学府,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两所学校每年培养出来的人才,但凡是出国留学的,大多不愿意回国效力。清华大学发布的一份《清华大学2018年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显示,该校的赴美留学生中,毕业后选择回国就业的只有约19%,其他的都留在了美国。

  保证中国在新一代高科技上不受制于人,必须汇聚顶尖人才来开创伟业,但我们看到,吸引这些人才的环境目前并不完善。正如有“数学天才”之称的前北大教授许晨阳所说:国内无法专心搞学问,评教授拿科研经费,靠得是发表论文的数量,这些跟搞科研都没什么直接关系,而在国外,就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可以专心搞科研,学术研究环境好;国内学术不端现象普遍,学术论文造假事件屡见不鲜;国内论资排辈,年轻科研学者机会渺茫。

  诸如5G等高科技不只是加大研发投入,更重要是引进国际高端人才,培养核心人才和后备人才。那么,何种环境才能吸引人才,留住人才呢?我想,在中美竞争的当下,这应该是我们必须深思的问题。C


【编辑:editor】
上一篇:新基建·大物流·新期盼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