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花冤枉钱,捂紧钱袋子
林木  2019年第12期第38页  2019-11-21

  足球世界杯预选赛又开打了,国足在小组赛5比0胜马尔代夫,7比0胜关岛,接下来0比0战平菲律宾。要说菲律宾队并非亚洲强队,和中国同一小组的叙利亚5比2大胜了它,而国足却与之闷平,这让满怀火热期待心情的球迷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心里拔凉拔凉的。

  国足在国际大赛上屡战屡败,而且越是关键之战越不提气,于是每届足球世界杯预选赛结束后,换帅成了定式。本届世界杯预选赛中国足球队的教练是世界名帅里皮,其人本事不小,当然中国给的年薪也是全世界最高的。

  对于其他国家队主帅来说,他们的薪水已被里皮甩下了若干条大街——德尚2017年底与法国足协续约至2020年,年薪350万欧元;接手英格兰队的索斯盖特,转正后年薪200万欧元;足球史上带领国家队出战场次最多的乌拉圭主帅塔瓦雷斯,为国鞠躬尽瘁数十年后的年薪也只有170万欧元;带领克罗地亚队战绩不凡的达里奇,年薪只有55万欧元;世界杯八强瑞典队主帅安德松的年薪仅45万欧元;而带领塞内加尔闯入世界杯决赛圈的主帅西塞,年薪更是仅20万欧元。再看看中国国家队主帅里皮的年薪,税后2300万欧元,牢牢占据国家队主帅薪水世界第一的位置,而且远超世界杯八强主帅总和。哇塞,中国真是钱多多,至于花大价钱请名帅球队战绩如何,呵呵,俺们就不说啦!

  中国企业走向海外,也是花了不少冤枉钱。譬如,作为中国投资者目的地的澳大利亚,其投资圈里出现了一个“流行词”叫“Chinese Price”(中国价格)。意思是中国买家来了,所报出的价格通常要远远高出被收购企业市场价值的正常水平,而多支付的那部分价格就是中国溢价。

  长期以来,中国企业给别人的印象是“不差钱”,只要能达到买下来的最终目的,要多少溢价都给。尤其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潮升温,而参与海外并购的中国企业因为缺乏国际化经验,对海外市场不甚了解,往往以高出行业平均价格投标。不少企业在海外并购上付出了很高代价,甚至造成公司的亏损。

  在足球上,在海外企业并购上,中国是漫天撒钱,因此老外说咱们人傻钱多,于是蜂拥而来中国淘金。据媒体报道,连科学界才高八斗的诺奖得主也组团走穴来中国捞金。1999年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蒙代尔,10年间来中国超过20次,仅2013年下半年就来了5次。获得2014年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的挪威人莫索尔,2019年2月至9月来中国出席各类活动8次。2018年6月,阿里巴巴成立研究机构罗汉堂,邀请了6位诺奖得主。2018年8月10日,崔各庄论坛暨诺奖成果转化高峰论坛上,6位诺奖得主组团参加。2018年10月29日开幕的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聚集了26位诺奖得主。别以为诺奖得主都是“白求恩”,来中国传播科学,他们来中国走穴,大多数与科学无关,只是一笔生意,每一项活动都是要付费的。5年前邀请蒙代尔演讲报价就高达100万元人民币,现在肯定不止这个价钱。

  诺奖得主们在中国每一分钟都充满商机,演讲会中的与诺奖大师互动对话环节,诺奖大师亲临企业参观指导、招待晚宴、午宴,甚至往返机场车程中与诺奖大师独处,均明码标价,向社会出售。譬如,诺奖得主托马斯·萨金特的中国行广东站招商方案,仅赞助合作方式,就报价不菲——首席冠名赞助合作伙伴限1家开价200万元、战略合作伙伴限3家每家80万元、指定赞助限5家每家30万元、支持单位限5家每家15万元。更让人惊诧不已的是,有的诺奖得主竟连房地产活动也愿意参加。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德蒙·菲尔普斯、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就光临了某开发商楼盘,与社区业主、300多位企业家齐聚一堂,探讨“创新的榜样”问题。看官您瞧,若不看在“钱”的面子上,两位诺奖得主又怎肯屈尊就驾。

  中国人有钱,但是也不能当冤大头,总让这些“歪果仁”认为咱们人傻钱多。所以,那些手握拍板大权的人真该好好想一想,以前为何花了那么多冤枉钱?现在,中国足球还在踢着,中国企业海外并购还在进行着,2019年诺奖得主已经揭晓……那么,不差钱的中国人是继续花冤枉钱,还是精明起来捂紧自己的钱袋子呢?


【编辑:editor】
上一篇:货畅其流的古今共识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