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中国物流大事——文成公主入藏和亲
文/王之泰  2019年第08期第33页  2019-07-18
  中国古典小说领域包涵甚广,诺大中华上下几千年、纵横上万里,发生的事情之中涉及物流的事情不少。当然,那时我国的词语中还没有物流这个词汇,但仓库、储存、运输、传书传信、漫游、游记等相关活动在涉古小说之中却有不少,其中可以与物流挂上钩、贴上边的也有许多,流传于世的《野史》、《外史》、《全书》之类的书中有这方面的故事自不需言,还有些是民间很熟悉的故事,例如文成与金城两位公主入藏、三国时期诸葛亮的木牛流马、水浒中神行太保戴宗、三宝太监下西洋、乾隆游江南、游龙戏凤等等。如此大量的活动虽然并没有直书物流,但都有物流的支持与伴随,主题是那些人物和与之相关的故事,而不是物流,所以缺乏这方面的史料,这样一来也就难以对那个年代支持与伴随这些活动的物流做出全面地观察与研究,本文此处仅对文成、金成公主入藏涉及有关物流的内容做一些表述。
  贞观年间是唐朝的盛世,史称贞观之治,盛世期间的皇帝都是有作为的,唐太宗李世民乃是大有作为的一个皇帝,他使西藏臣属于唐朝,奠定了西藏成为中国一个省份的基础,为近代划分中国的版图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他的一个重要举措是“和亲”,不以“武”的方式去征讨杀伐,不用挥刀弄枪大动干戈,而是用“文”的方式“和亲”,吹吹打打、鼓乐花轿,以嫁女的方式使“番属”变为“亲属”,让“两族人”成为“一家亲”。此种方法开创了一个崭新的局面,何乐而不为呢?文成公主、金城公主入藏便是这样的“和亲”方式而成的。
  “和亲”方式本来是民间不同姓氏与不同宗族之间联姻的一种隆重方式,唐太宗李世民安排的“和亲”,在礼节上是中央帝国接受番属方面的“请婚”,而中央方面也不是如民间那样象的“嫁女”,而是给予番属方面的“赐婚”。将公主这样的贵人“赐婚”,那可以说是中央帝国对于尚未纳入直接统治的番属之国施予的一种“厚爱”;对于番属国来讲,获得中央帝国国君以女下嫁那是莫大的荣耀,是得到了极高的恩赐,因而不能简单应对。为文成、金成公主的到来,仅盖三、五间美舍的婚房是远远不够的,西藏方面的权力人物当时是松赞干布,他为此大兴土木,办法是:筑城—为文成公主的到来建一座新的“婚城”,松赞干布在此城中还专门为文成公主修筑了宫室。文成公主、金城公主入藏,那是帝王或宗室之女“下嫁”,必然要讲究“排场”,虽然在偏远之地的西藏,不会有京城中那样的迎、送亲豪华大排场,但也不会如同平头百姓那样仅是一顶花轿、单车匹马应对,而是携带颇为丰富的、有一定规模的迎送亲队伍,这支队伍沿着藏道而行,应该说那个朝代的藏道其时也还不是一条像样的道路,而是小量商贾往来踏出来的、多年便有的不像样的“路”,这条入藏的路太难,一直到上世纪初期依旧如此,由于走的人不多因而还没有成为正经意义的“道路”。所以,文成、金成公主入藏必须要走这条路,这就当然引起了历史性的震撼,从物流角度可以载入物流的历史,何况那是帝王之女奉帝王之命带有“和亲”的重任!
  文成公主入藏是有史书记载的,但帝王宗室之女所携带的陪嫁之物,其中自然会包括大量陪嫁的嫁妆,虽然量大且珍贵,能够炫耀当时,却也不可能纳入史书正史,但是还是能有民间的传说及野史的述及可让后人略知一二。文成公主入藏之前便己笃信佛教,入藏时仍带有与真人大小相同的“等身”佛像以示其诚,还有多达几百卷的经卷,可以想象得到,那一路颂经入藏的状观情景。
  文成公主入藏所带的那些吃、喝、用必备的“俗物”是当时民间广泛应用之物,但也是边陲地区少有的珍贵之物,这就起到了传播中原文化的作用,让路过的蛮荒地区之人长了见识。此外,还有一个重要的贡献,那就是带去了中原地区的先进文化。当时大唐中原地区的文化领先西部边陲地区极大,文成公主带去了几百件经典文史方面的书卷,还带有营造、工艺与技术方面的著作几十种;医学文化方面也是比较突出,带去了治疗几百种疾病的医方、药方上百种;此外还有医术方面的论著、医疗器械多种。在生产领域也有贡献,农业文化方面还带了种子等……如此看来,文成公主入藏物流贡献之大当然需要纳入史书之中以激励后人。C

【编辑:editor】
上一篇:小议大宗商品现货市场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