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央企混改想到的……
文/林木  2017年第10期第38页  2017-09-24

26-56_P14_RGB.jpg

  作为2017年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央企混改格外引人关注,发改委已确定电信、电力、铁路、民航、军工、石油和天然气为混改七大领域。8月21日,中国联通780亿元人民币的整体混改方案终于尘埃落定,打响了央企混改“第一枪”,央企混改大幕将就此拉开。
中国39年的改革开放其实就是走市场化发展的道路,其中有成功经验,也有失败的教训。有一段时间,市场化似乎成了改革的代名词,好像只要市场化了就是改革了。其实市场化在有些地方显然不妥,而过度市场化反而会带来一系列问题。譬如我们所看到的,过度市场化的医疗产生了“医腐”,过度市场化的教育产生了“师腐”,行政权力的市场化产生了“官腐”。
在过度市场化中,公立医院变成了自收自支、自负盈亏的一个机构,要通过以药养医等途径来保障医护人员的收入并维持医院的正常运转,因此而产生了“医腐”和医患矛盾;包括通过科室出租来增加收入,也是与市场化的过度发展分不开的,如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魏则西罹患滑膜肉瘤,通过百度推荐去了北京武警二院,而这个医院一些科室被莆田系医院承包;魏则西花费二十多万元,接受一种号称“与美国斯坦福大学合作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随后得知这种疗法根本无效,最终魏则西钱花光了人也离开这个世界。在教育过度市场化中,优质教育资源越来越集中,教育的公平性、普及性却并未得到提升,即便是基础教育阶段的义务教育,普通家庭为孩子在教育上的支出都远远超过当年非义务教育时期,更别说到高中、大学和研究生阶段的教育支出了;而教师把精力都放在课外补习班上,学生不掏银子上补习班很难有好成绩;于是形形色色的教育培训机构更是在人们都想获得优质教育的竞争中,各显神通,挣得盆满钵溢。最不该市场化的行政权力,通过寻租方式也将权力市场化,上千万元上亿元的巨贪都出自官员,于是今天我们看到了黑压压一片被打翻在地的“老虎”。
在我国市场过程当中,也有市场化失灵的领域,譬如某些央企继承了原体制的垄断衣钵,市场竞争的春风吹不到他们那里,他们在市场当中是寡头,垄断资源,独享因垄断获得的高额利润。市场经济自由竞争的原则在垄断面前失灵了,而这种市场失灵,是不能通过市场“无形之手”来解决的,只能通过体制改革来解决。譬如,中国的燃油价格总是高于国际价格,其中不乏存有垄断因素,若要破除这个垄断,我们将寄托于央企混改和政府“放管服”的行政改革,从体制上铲除垄断的土壤。
其实,今天我们社会的巨大变化正是得益于市场经济,市场经济道路已经无可辩驳地证明是中国走向繁荣富强的唯一之路。所以,当下中国的改革,就是市场化深化、完善的过程。因此,在市场化上既要坚定不移,也要防止过度市场化。但凡市场能够决定的,政府就应该信任市场“无形之手”,而政府则要管住自己那只“有形之手”,彻底去除政府包打天下的思维,管住政府那只手。反之,但凡政府必须承担的义务和责任,决不能成为甩手掌柜。教育、医疗等公共品领域里过度市场化,已经让民众多有不满,民生也会出现一些问题,这些跑偏的改革应当引为借鉴。
由此我们看到,市场化是个好东西,问题是过度市场化和市场化不足并存,市场因此而扭曲。市场化需要政府具有更高的治理能力,否则,封闭市场和放纵市场都会使市场扭曲,导致资本活力丧失,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都会受损。
当下,中国的改革央企是个绕不过去的问题,现在央企混改19家试点工作已经开始进行,这些央企将引入战略投资,解决体制问题,实现上市发展。其中涉及到关系重大民生领域,我们希望看到民生利益高于市场利益。
当然,改革就是触动利益,这也是改革的难点所在,随着市场化的推进,势必要与既得利益集团短兵相接。既得利益集团既是改革的阻力,更是改革的对象,要前进就必须面对,出路在于坚持市场经济的不断推进与完善,出路在于坚定建设法治中国。C


【编辑:editor】
上一篇:借助大自然之力的物流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