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快递转运中心进港作业末端流程优化研究
文/王娟娟 左胜  2020年第12期第164页  2020-11-20

  摘要:本文目的将“精益管理”的思想应用于快递行业的分拣流程中,以提高快递转运中心的分拣流程的运作效率与服务质量。方法以A快递转运中心为研究对象,对其进港作业流程进行分析,运用PQCDMS调查表对现场作业进行调查,有效地识别了进港作业流程末端的暴力分拣问题,并运用基础动作分析法对问题流程进行分析和优化。结果:优化后的流程,提高了拣货作业的效率,有效避免了“暴力分拣”问题。结论:运用PQCDMS调查表,找出分拣流程的问题,并进行了细节分析和改善,可以提高快递公司的分拣效率,提高快递服务质量。

  关键词:精益管理; 流程优化; 暴力分拣; 基本动作分析; PQCDMS调查表

  1.引言

  经济快递发展和互联网技术浪潮推动我国快递业持续蓬勃发展,居民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和企业需求推动快递市场繁荣扩大。传统快递企业需要紧跟科技发展步伐,提供更高的快递服务水平,在提高服务质量的同时还要提升效率与增加收益,快递型企业如何处理面临的机遇与挑战显得至关重要[1]。在快递企业迅速发展的同时,还存在一些制约其规范化发展的问题,如设施设备及信息化水平低、管理水平低、服务意识差、专业人才匮乏、行业监管不力、未注重低碳环保等。国家邮政局统计了2012-2019年的申诉问题中。从2014年至今,关于投递服务的投诉问题最多,而2012至2014年,投诉问题中,延误问题占比最大,可见快递企业在处理货物发货速度上有了较大改进,同时,市场对于快递型企业的快服务水平有了更高的要求,对于货物的丢件损坏等现象也给予了更高的关注[2]。

  快递企业实际存在的具体问题还包括暴力分拣、分拣效率低下等,而这些问题将直接导致快递企业的作业效率低下并影响快递企业的服务水平[3]。分拣中心的效率对整个物流效率的控制起到十分关键的作用。在中国快递量如此庞大的情况下,无疑是对快递业的分拣中心巨大的挑战,分拣中心在对快递包裹分拣的过程当中经常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如遗漏分拣,错误分拣,暴力分拣等。对于这些分拣中心存在的各种问题,都直接影响着快递的配送的及时性和准确性,影响快递型企业的形象。

  本文利用精益思想对快递转运中心的分拣业务流程进行优化,使其更加符合实际分拣需求,对员工分拣动作和工作流程进行合理规范地优化,减少不必要的资源浪费[4]。针对A快递公司转运中心的进港作业流程中存在的问题,运用了PQCDMS调查表对现场作业进行调查,有效地识别了进港作业流程末端的暴力分拣问题,继而针对识别出来的问题,使用基础动作分析法,对分拣末端流程进行了细节分析并给出了改善前后对比效果,在对A快递企业转运中心的优化研究中,在改善过程中注重对设备的改进,将人机生产模式有效结合,由纯人工作业改善到半自动化作业状态,提出优化建议,最终提升整体效益,实现流程优化,以期提高快递公司的分拣效率。

  2.关键问题分析

  2.1进港作业流程分析

  进港作业主要有高速智能分拣和人工分拣两种作业方式。在进港卸货处,卸货员将货件从装货车搬至装卸伸缩皮带机上,传送至扫描员,一人手持扫描枪站在传送带一旁,将面单摆正朝上进行识别,用扫描枪进行扫描面单信息以便及时掌握货件信息和更新物流信息,同时将易碎、破损等特殊件挑拣出来。随后传送至矩阵分拣系统,在矩阵分拣前,一人会进行首次粗分,将集包的小件(标准件)搬上通往高速分拣线的传送带上,传送过程中会有工作人员对集包件进行拆包然后流至高速分拣器,有工人在高速分拣器的上货口将货件面单朝上规则摆放在高速分拣器,最终流向北京市内各个站点;而不规则件和大件则会上矩阵分拣系统进行第二次粗分,分为7条流向,3条流向外地直接进行扫描集包装车,4条流向相对应的4条人工分拣线,每条人工分拣线对应北京市内的几个市区,最后由站在传送带一侧或两侧的工人纯粹人工分拣至各区的站点。高速分拣线和人工分拣线分拣出的各站点的货件集中在暂存区的各个卡位,工人手拿扫描枪再次扫描,以便录入信息以及更新物流在该分拨中的出站信息,完成之后等待下级站点进站装车。

  2.2进港作业流程末端的暴力分拣问题

  传站功能是所有快递公司都逃不开的功能,也是目前耗费人员最多、效率最低、最耗费卡位场地以及自动化分拣最低的功能。目前A快递公司转运中心的进港流程末端的分拣纯粹为人工操作、暴力分拣现象严重。由于需要将货物分派到不同的站点,因此进行分拣时需要将货物分拣到128个分部站点相对应的分拣卡位。进行人工分拣时,工人通过观察传送带上的面单信息来判断是否为自己所辖卡位的包裹。A快递公司设置一个分拣工人负责三个卡点,个别单量特大的站点配备两个分拣工人,具体视情况由场内巡管调整人员调配。由于要求分拣者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完成分拣任务,并扫描出库,故暴力分拣现象时有发生,据现场观察,分拣人员常常采取背向方式,将从分拣线上识别到的货物直接扔到对应卡口,平面距离3m-5m不等;将包裹从流水线上拣选下来之后,分拣员还需要手持把枪逐个扫描出库。操作过程中的暴力分拣问题常常致使包裹破损与面单破损等问题,便为后续工作带来很大困难。图2-1 优化前进港末端分拣示意图

  3.暴力分拣现象问题改善

  3.1运用PQCDMS对现场作业进行观察

  进港分拣末端的作业中的包裹来自于前端的分拣,由流水线流向分拣人员,流水线有一定配速,工作人员规定有相应负责的分部卡口,分拣员将包裹从流水线上拣选下来,手持把枪逐个扫描出库。可以将这一工序细分为一下4部分:

  1)将贴有面单的包裹从流水线识别并找出

  2)将找出的包裹放置到对应分部卡口

  3)对流水线分拣的出的包裹扫描出库

  4)对扫描后的包裹进行整理和摆放

  表3-1 问题的整理

  在完成分析后,我们对现场作业进行观察与记录,将分析结果填入基本动作表[5]进行整理,并按记号类别对动作进行统计(表3-2)。由于包裹识别与包裹放置这一整体为大量重复劳动,作业完成后才会继续进下面的两项作业,所以这里选取每项作业的单次分析作为分析对象,进行改善方案的制定。

  表3-2 基本动作分析统计表(改善前)

  3.2基本动作分析与改善

  由于工作量与工作时间的限定,包裹放置的过程采用了双手同时操作,分拣工人通常采用背面向卡口、直接拿起包裹并向后投掷,这一过程既要求分拣工人的左右手举起包裹,也会在投掷过程中损坏包裹以及面单,故采用连接着流水线的水平滚轮滑道,取消抬起包裹以及投掷动作。

  观察到将包裹扫描出库的作业环节是在包裹识别与包裹放置全部完成后才会全部开始扫描,这里加入自动化机器——龙门式扫描器,置于滚轮滑道正上方,分拣工作人员只需要将对应的包裹正面放置,拨到滚轮滑道上,接着完成设备扫描出库[6]。为了改变包裹被投掷的局面,我们在滚轮滑道的末端安装上网兜,以网兜为单位装上各分部的货车,大大减少分部人员的搬运劳动。

  表3-3 基本动作分析统计表(改善后)

  图3-1 改善前后动作总数对比图

  图3-2 改善后作业示意图(左)与优化环节示意图(右)4.结语

  针对A快递公司转运中心的进港作业现状,运用了PQCDMS调查表对现场作业进行调查,有效地识别了进港作业流程末端的暴力分拣问题,继而针对识别出来的问题,使用基础动作分析法,对分拣末端流程进行了细节分析并给出了改善前后对比效果,最后提出了使用扫描输送一体机来优化作业流程,由纯人工作业改善到半自动化作业状态,减少暴力分拣行为,以期提高快递公司的分拣效率。C

  (作者单位:北京物资学院)

  参考文献

  [1]侯潇潇.精益管理在第三方物流企业中的研究与应用[J].物流工程与管理,2015,37(08):26-27.

  [2]吴春涛.快递企业分拨中心分拣作业策略研究[J].物流工程与管理,2016,38(3):178-179.

  [3]张量.X公司第三方物流基于精益管理的流程优化研究[D].东华大学,2016.

  [4]张继方.浅议精益管理的企业管理创新驱动机理与关键技术[J].中国商论,2018(15):77-78.

  [5]李明,吴耀华,吴颖颖等.人工与自动化双分拣区系统品项分配优化[J].机械工程学报,2015,51(10):197-204.

  [6]牛闯.基于RFID技术的快递企业业务流程关键环节优化研究[D].南昌航空大学8,2016.


【编辑:editor】
上一篇:新媒体时代高校辅导员思政工作策略的探究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