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口岸与边境城市经济耦合协调时间演化分析
文/ 孟繁宇  2020年第09期第157页  2020-08-26

  摘要:“一带一路”倡议背景下,内蒙古各口岸发展对城市经济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本文依据2008~2018年内蒙古各口岸以及城市经济数据,运用有序度与耦合协调度等模型对口岸以及城市经济进行评价分析。结果表明,内蒙古口岸与城市经济耦合协调度分为三个阶段,总体上从失调转向协调,并且还存在进一步发展趋势。并在此基础上从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合理定位口岸功能,加强与邻国沟通等方面提出了建议。

  关键词:口岸经济;城市经济;耦合协调度;熵权法

  边境口岸是国家间政治安全,经济合作与文化交流的重要载体,也是边境城市对外开放的门户、桥梁和纽带。边境口岸对边境城市经济具有促进作用,边境口岸发展也需要依托边境城市。口岸与边境城市的融合发展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先行条件,是产业分工协作的基础,协同发展是大势所趋。目前使用耦合协调度模型主要应用于社会经济。旅游业等方面研究,应用于口岸与城市经济研究的较少,此外,对某个省(自治区)所有口岸进行整体时序演化研究较少。为此,本文在已有研究的基础上,将耦合理论引入口岸与边境城市协同发展研究中,通过实证分析内蒙古口岸与边境城市的时序演化,并为协同发展提供切实建议。

  一、口岸经济与城市经济耦合协调模型

  口岸是边境城市经济发展的增长极,是边境城市开放的窗口。同时,城市经济为口岸经济提供配套的服务设施以及相应的特色产业结构,二者的协同发展也是区域产业分工的基础。本文结合以往研究成果,将口岸与城市经济互相促进互相支撑的作用影响程度定为口岸经济与城市经济耦合度。

  耦合度模型为公式(1)。

  C=■/(Uu1+Uu2) (1)

  耦合度C在0~1之间取值,当耦合度为1时,口岸与城市经济的发展达到共振,复合系统高度将高度有序发展;当耦合度为0时,口岸与城市经济的发展处于无关状态。耦合度模型虽能反映出两个系统之间的耦合情况,但局限在于如果两个子系统如果发展水平都很低,耦合度的结果可能无法表现出实际的协同水平。为能准确反映口岸与城市经济发展的整体情况与协同水平,本文进一步运用耦合协调度模型为公式(2)、(3)。

  T=aUu1+bUu2 (2)

  D=■ (3)

  其中:

  D:耦合协调度

  T:口岸和城市经济的综合协调指数(反应协同贡献大小)

  Uu1、bUu2:口岸与城市的综合发展指数

  a、b:参考系数(主要考虑两系统在经济发展中的贡献地位,a=0.5、b=0.5)

  当Uu1>bUu2,表示城市发展较口岸滞后,为“口岸带动型”,反之则是“城市带动型”。

  D的数值为[0,0.499)时,代表口岸与城市经济耦合协调度低,处于失调状态。

  D的数值为[0.500,1)时,代表口岸与城市经济耦合协调度高,处于协调状态(如见表1所示)。

  表1 耦合协调度对照表

  二、实证分析

  (一)指标选取以及数据处理

  本文数据主要来源为2008~2018年《中国口岸年鉴》、《内蒙古各口岸所在市(旗)政府工作报告》、《市(旗)政府官网》以及内蒙古口岸办实地调研数据。

  指标的选取基于直接影响度,可获得性和数据完整度为标准,根据有序度函数算法,将口岸经济与城市经济作为两个子系统,组合为复合系统。

  其中,子系统中序参量为ui(i=1,2…),序参量的每个指标为uj(j=1,2…),值为xij,子系统中最大值和最小值分别为αij与βij。该序参量对子系统的贡献表示为公式(4)。

  U(uij)=■ (4)

  从公式(4)可以看出,U(uij)∈[0,1],值越大即该指标对子系统的影响就越大(若是负功效指标,分子部分为βij-xij)。将其线性加成,就可以得到该序参量对子系统的贡献公式(5)。

  Uu1=■ni=1λU(uij) (5)

  将数据进行无量纲化处理,再使用熵权法对数据进行权重确定指标权重。

  计算过程为,先对有序度函数指标进行比重变换公式(6)。

  fij=■ (6)

  接着计算指标的熵值公式(7)。 ki=-■■ni=1fijInfij (7)

  得出权重公式(8)。

  wij=1-■-■ni=1ki (8)

  结合专家意见,各指标选取以及分配权重(如表2所示)。

  表2 口岸及城市经济选取指标

  (二)口岸与城市经济协同发展的时序演化

  将内蒙古各口岸与依托城市经济指标数据按年份代入公式(1)、(2)、(3)、(4)、(5)。计算得到内蒙古口岸与城市经济有序度以及耦合发展协调度(如表3、图1所示)。

  表3 内蒙古口岸与城市经济有序度以及耦合协调度时序演化表

  1.口岸经济有序度分析

  从2008年至2018年,口岸经济除个别年份波动外呈总体上升趋势。2008年,受金融危机以及我国边贸政策调整的影响,进出口总额较2007下降了29%,进出口总人数下降了22%。2009年,随着经济危机影响逐渐消退,口岸有序度回升到正常发展水平。2010年至2013,由于欧洲债务危机,使得其对俄罗斯石油天然气得需求发生变化。受此影响,满洲里口岸结束了与俄罗斯石油公司的合同,导致进出口总额以及过货量大幅度下降,满洲里口岸的进出口等数据总量占内蒙古全部口岸30%,影响了其他口岸的发展。为此,2010年至2013年,口岸发展有序度呈速度放缓趋势。2015年,受卢布贬值以及国内煤炭市场低迷等原因,口岸有序度又遭遇了大幅度下降。随着国家《国务院关于支持沿边重点地区开发开放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与自治区《内蒙古自治区“十三五”规划纲要》的颁布,口岸有序度持续大幅度上升。

  2.城市经济有序度分析

  从2008年至2012年,内蒙古口岸所依托城市有序度平稳增长。由于口岸城市大都位于内蒙的边境偏远旗县,受金融危机影响滞后且程度较小,《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内蒙古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的颁布也继续助力发展。同时,由于旗县偏远的原因,城市的发展主要依靠固定资产投资。2014年,固定投资较上年减少了24%。因此,城市经济有序度大幅度下降。2015年至2017年,固定资产投资连年攀升,导致财政收入减少,所以城市经济有序度缓慢下降。

  3.耦合协调度分析

  2008年至2018年,内蒙古口岸与城市经济耦合协调度呈现出总体上升趋势。从2008年0.1671到2018年0.6459,从严重失调到初级协调。在演化过程中,口岸经济与城市经济经历过大幅交替上升。从图1可以看出,口岸经济的持续发展是稳定协调度的主要因素。口岸与城市经济耦合协调,主要可以分为以下3个阶段,

  第一阶段:2008年至2011年,这一阶段耦合协调度处于严重-濒临失调阶段。除金融危机影响,口岸与城市经济总体上都在稳步发展。城市经济滞后于口岸,满洲里、二连等传统口岸外贸收入来自一般小额贸易,更大规模的贸易需要城市经济合理的产业结构支撑。其中,满洲里旅游业收入是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无法对口岸经济起到更好的支撑作用,口岸与城市发展处于割离状态,所以协调度较低

  第二阶段:2012年至2015年,这一阶段耦合协调度处于勉强-初步协调的过度期。2011年后,《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内蒙古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等政策的颁布,城市经济大幅度增长,有序度远远高于口岸经济。在这一阶段,口岸发展波动较大,可以看出城市的发展对口岸经济没起到相应的带动作用,口岸的进出口货物也只是将口岸作为过货窗口,口岸未能获得附加价值,对城市经济的影响也不大。为此,耦合协调度呈现缓慢下降趋势。

  第三阶段:2016年至2018年,这一阶段耦合协调度处于初级协调阶段。2015年,颁布《国务院关于支持沿边重点地区开发开放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内蒙古自治区“十三五”规划纲要》,促使口岸经济迅速发展,城市经济由于固定资产的变化产生缓慢下降。从耦合协调度的斜率可以看出,城市经济发展的低迷导致耦合协调度增速的放缓。在这一阶段,口岸带动作用明显,传统口岸如满洲里、二连等口岸初步建立适应的产业结构发展口岸附加经济,甘其毛都等口岸抓住机遇大力发展煤炭货运,并建设相应的城镇化设施服务口岸,其余口岸也初具规模逐渐发展起来。耦合协调度虽然总体上升,城市经济短板明显,对口岸的支撑作用有限,协同发展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三、结论与建议

  (一)结论

  通过构建内蒙古口岸与城市耦合协调度模型,运用熵权法对指标进行赋权,以2008~2018年的口岸与城市经济数据为样本,从时间演化角度做出分析,评价结果基本符合实际情况,说明口岸与城市经济存在耦合关系,并得出以下结论。

  1.在2008~2018年间内蒙古口岸开放数量,开放程度逐年增加,各季节性口岸也逐渐升级为常年口岸,口岸进出口货运量、进出口贸易总额、出入境人数都实现了大幅度增长。

  2. 2008年至2018年,内蒙古口岸与城市耦合协调度共分为三个阶段。其中,第一个阶段:2008年至2011年,内蒙古口岸与边境城市耦合协调度呈快速上升趋势;第二个阶段:2012年至2015年,耦合协调度呈缓慢下降趋势;2016年至2018年,耦合协调度呈逐步缓慢上升趋势。总体上,耦合协调度从失调逐步走向协调,并且有从初步协调到中级的趋势。内蒙古口岸大多数位于内陆地区,主要依靠于城市经济带动口岸发展,从城市发展有序度高于口岸发展有序度可以得出,内蒙古城市经济的发展是耦合协调度逐步上升的主要推动原因。

  (二)建议

  1.加强口岸通关设施建设

  内蒙古口岸大多位于地区偏远地区,尽管《西部大开发》等政策的颁布改善了口岸交通等基础设施条件,但口岸的配套基础设施规模与质量相比于国内外优秀内陆口岸还存在着较大差距。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可以提高口岸的过关与过货速率,促进口岸经济发展。便捷的通关流程以及便利的口岸服务对吸引货物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加强满都拉等新兴肉类指定口岸建设,以及阿日哈沙特等粮食口岸建设,使内蒙古口岸进出口货物更加多元化,提高货运量促进经济发展。完善关卡设施,与海关,边检等口岸单位协调,减少检查、申报次数,提高过关效率。

  2.加强口岸物流设施建设

  完善便捷的物流设施是口岸发展的基础,也是口岸实现附加价值的载体。积极吸引大型物流企业入驻口岸,建设物流园区等基础设施,使整个内蒙古边境口岸连线状发展,形成覆盖内蒙古自治区,辐射我国北方的物流网络体系。规划边境口岸至我国内陆的公路铁路等交通运输设施,突破发展瓶颈,进一步开放蒙古国至我国的资源通道,以便煤、铁等矿产资源能够输送至我国内陆。以满洲里、二连浩特等传统大型口岸为主要物流枢纽,以甘其毛都、策克、满都拉为辅助枢纽,发展中欧班列等国际班列,辐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3.合理定位口岸功能,建设新型口岸

  总体上,内蒙古口岸的大规模发展正处于初级阶段。满洲里口岸与二连口岸作为传统铁路口岸,保持发展速度,继续开展中欧班列等口岸特色业务。此外,大力发展甘其毛都,满都拉等新兴口岸。满都拉口岸利用位于甘其毛都口岸与二连口岸中点的优势,扩大开放程度,缓解两个口岸的运输压力。其他口岸在合理建设的同时,应争取更多的政策支持,发展加工业,旅游业等。目前,内蒙古各口岸存在“过货化”现象,即进出口货物只是使用口岸做贸易窗口,口岸没有获得附加价值。因此,在口岸与城市布局相关产业体系。甘其毛都建设小镇来服务口岸增加第三产业收入,满都拉口岸规划化工厂、洗煤厂等来增加附加价值。其他口岸也应发挥自身优势,将口岸与城市的经济发展相契合,共同促进边境经济发展。

  4.扶持城市(旗县)加工业

  推进协调口岸与城市协调发展,应进一步扶持城市内加工业发展。使各城市发展与口岸贸易相适应的加工业,发挥区位优势,吸引优秀制造业企业在城市内落户,建立加工厂、配货站等基础设施,减少过货化现象。新兴口岸可参考甘其毛都口岸模式,建设口岸小镇建立配套的医疗、教育、服务与工业设施,吸引人口,发展城镇经济,促进口岸与城市协调发展。

  5.加强与邻国沟通

  边境贸易中,邻国的政治经济环境以及与我国的合作关系是影响口岸发展的重要因素。建立国家之间良好的合作机制,有助于口岸与边境城市发展。加强与邻国的沟通,一方面,要基于长远利益进行贸易协商以及基础交通设施建设、煤炭的开采运输、中蒙和中俄铁路公路建设等战略合作的规划。另一方面,在口岸边贸区建设上,为合作企业提供降低服务费与税费等,减少手续程序等更为优惠更为适宜的经商条件;为边民贸易往来提供方便的固定场所,提高口岸贸易活力。C

  (作者单位:北京物资学院物流学院)

  参考文献

  [1]张爱珠.口岸城市同腹地经济一体化发展研究[J].财经问题研究,1999(10):59-60.

  [2]李刚.东北地区沿海沿边与腹地经济互动发展的问题思考[J].经济纵横,2010(08):46-49.

  [3]邹冰,王亚丰,佟玉凯.中国沿边口岸与城市腹地互动机理研究[J].城市发展研究,2012,19(09):32-38.

  [4]于天福,隋丽丽,李富祥.中国边境口岸经济发展与其依托城市互动机理研究[J].社会科学辑刊,2015(01):50-54.

  [5]张必清,吴瑛.边境口岸与载体城市规模关系的演化分析与比较评价——以云南为例[J].昆明学院学报,2013,35(05):76-80.


【编辑:editor】
上一篇:浅谈我国信托业风险及其防范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