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城市社区治理模式初探
文/赵金先 陈涛 蒋克洁  2019年第12期第103页  2019-11-21

  摘要:本文阐述了城市社区治理的内涵、问题,“互联网+”内涵、相关技术,从“互联网+”的作用角度分析了“互联网+”与城市社区治理的契合性,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基于“互联网”平台的街居协同治理模式,明确“互联网”平台、街道办、居委会的职责并分析了该模式具有的优势,以期为未来智慧社区治理模式提供一种新思路。

  关键词:"互联网+";城市社区;协同治理

  随着中国经济文化的快速发展,人民群众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不断提高,传统社区治理模式已经难以满足人民群众的要求。社区是城市的单元细胞,是城市治理的基层部分,其治理的好坏,直接关乎人民群众的福祉。而当前城市社区治理面临居民参与度不高、信息不对称等问题,极大的制约了城市社区治理的发展。“互联网”技术的出现与兴起,改变了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的联系方式,缩短了信息的时空距离,提高了信息的传播与处理速度。因此城市社区治理与“互联网+”技术相结合是城市社区治理发展的必然之路。

  目前将“互联网+”与科研项目尤其是城市建设相结合已经成为一个研究热点。但是对于“互联网+”城市社区治理模式少有研究。叶林探讨了如何将“互联网+”与城市社区治理有机结合[1]。宋煜分析归纳了智慧社区的发展环境、关键性问题,提出了社会服务是智慧社区发展的基石 “让智慧融入治理,让治理体现智慧”的发展观[2],宋红红以国内典型智慧社区为例,探讨了如何有效地把“互联网+”和“社区”联合起来创建新型社区管理模式[3],熊兢以宁波海曙区为例,分析了互联网+ 社区治理的机制及所面临的困境,并提出相应的对策建议[4]。上述学者从不同的角度论述了“互联网+”与社区治理结合的重要意义,强调了多元参与的重要性。

  本文以“互联网”技术为基础,从城市社区治理的角度出发,分析了“互联网”技术与城市社区治理的契合性,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以“互联网”平台为基础的街道办事处与居民委员会协同治理的社区管理模式,明确两者的职责,以期提高城市社区治理的水平[5]。

  1. 区治理的内涵及问题

  1.1 市社区治理内涵

  城市社区作为社会治理的单元细胞,是社会治理现代化的基层服务管理平台。城市社区治理的目的是提高居民的生活水平,激发居民的活力与激情,实现社区内的公平与正义,维护社区秩序,保持社区的和谐与稳定,促进社区文化发展;城市社区治理摒弃了以政府管理管制为主的管理模式,通过社区多元主体参与协商的方式共同治理社区公共事务。与传统意义上的“管理”不同,“治理”不仅强调参与主体的广泛性,而且强调治理过程的透明性、公正性、公平性,又对治理主客体之间的互动做出了规定。因此现代意义上的城市社区治理内涵丰富、体系完善,是一项结构复杂的系统工程[5]。

  1.2城市社区治理所面临问题

  (1)社区居民参与度不高

  城市社区治理的主体是居民,社区内的一切基础设施、公共服务都是为社区居民建立的,政府的一切政策方针都是为更好服务于社区居民而指定的。但是受传统的思想方式和管理体制影响,居民并不热衷于参与社区公共事务治理,这一直都是社区向多元协商模式转变的绊脚石,这是由多方面原因造成的。在思想上,社区居民习惯了由政府管理的体制,因而有事就找政府,而不是思考如何共同处理。对政府的不作为和低效率,社区居民却没有有效的办法进行处理,这极大地影响了社区居民参与社区治理的积极性。在体制上,由于社区组织依然隶属于政府,而不是深入到社区基层,了解社区居民的需求;居委会过分行政化,而不是代表社区居民的利益。这些都限制了社区居民参与社区治理的途径。

  (2)信息的极大不对称

  政府通过互联网、大数据等新型信息技术可以获取大量城市社区的数据,并使用云计算等工具分析数据,做出更加合理的决策,这是“互联网+”城市社区治理的优势。但是社区居民、企业、自治组织无法获取这些基础信息,或者无法有效地分析这些信息,他们获得的信息一般都是经过政府处理的具有引导性的信息,在信息不充分的条件下很难做出有效的决策,甚至做出错误决策,这会打击这些主体参与决策的积极性,同时也间接促成了政府的单方面决策,而不是多元协商。

  (3)街道办事处不堪重负与居民委员会行政化

  街道办事处作为区政府的下一级机构,原本只承担一部分行政职能,但在实际社区治理中,街道办事处逐渐演变为一个集行政、执法、经济发展、社区服务的综合性机构,同时由于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往往各自为政,工作布置繁杂和重复交叉,使街道办事处疲于应付。街道办事处在面对如此多的社区管理事务情况下,往往把部分行政职能交给居民委会身上。久而久之,居民委员会从原本的群众自治组织转变成街道办事处的下级机构,其原本的自治功能日益萎缩。

  2. “互联网+”相关理论

  2.1 “互联网”的内涵

  随着信息技术日臻成熟,以信息技术为基础发展起来的产业成为当今社会发展的主要驱动力,它不断地改变和影响我们的思维和认知,同时也了促进传统社会的进一步发展。其中,以“互联网”为基础,运用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等新兴技术与经济社会相融合是智慧社会的重要发展形式。“互联网”追求“自由、开放、共享、平等、民主、多元、包容”,它既可以为个人服务,也可以为群体服务,它把人们带入到巨大的信息资源洪流之中,使人们看到了城市社区治理的新方向[7]。

  2.2 “互联网+””相关技术

  “云、网、端”三大技术组成“互联网”,同时也是推动“互联网”发展的根本动力,其具体内涵如图1所示:

  (1)“云”是指数据存储、数据处理及数据之间的相互传输,是数据集中存储与处理的平台。通过“云”技术,“互联网”平台能够自动处理部分日常事务,对不能处理的问题进行分类汇总,提交给相关机构进行解决,从而极大地提高了各单位的工作效率。

  (2)“网”是指局域网、移动互联网等技术。“网”技术的出现改变了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的联系方式,对居民的生活方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其缩短了信息的传递速度,提高了信息的透明度,增强了信息的有效性和时间价值,促进了居民对事务的参与能力与监督能力,激发了社区居民参与社区事务的活力。

  (3)“端”是指智能终端、网页、APP等设备与软件,它是社区居民进行信息交流、参与社区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各职能机构履行责任的重要设备。

  2.3 “互联网”与城市社区治理的契合性

  将“互联网”技术与城市社区治理相结合,可以全面提高城市社区治理水平:

  (1)提高问题的处理效率。通过“互联网”平台进行数据的批量处理与保存,使用“大数据”对问题进行分析汇总,进而提交给相关机构处理等等,使用智能设备代替人工操作,降低了出错的概率提高了工作效率。

  (2)提高居民参与能力与自治能力。通过各种终端,居民有能力向上反映问题,并在一定程度上参与解决问题,使居民获得参与感与成就感,激发了社区居民参与社区治理的激情。

  (3)提高社区治理的透明度。通过“互联网”平台快速传递社区治理信息,向社区居民反正治理的各个环节,接受居民的监督,不仅能够提高政府的透明度也会提高政府的权威性。

  3. 基于“互联网”平台的协同治理模式

  3.1 构建“互联网”平台

  “互联网”平台是智慧社区信息的总协调者、总处理者,是智慧社区协同治理的核心机构,在智慧社区治理中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智慧社区强调多方参与的社区治理方式,因此“互联网”平台应该也必须由多方构建组成,而不是由政府单方面组建,使其成为政府的行政工具。

  “互联网”平台的建设和管理具有专业性强、资金需求量大、系统复杂等特性,因此只有政府和大型企业有能力建设。企业作为盈利性组织,具有比政府更高的工作效率,更好的服务态度、更完善的管理与服务体制。因此“互联网”平台应由企业、高校、区政府、社区党组织共同构建,其中企业是“互联网”平台建设和管理的主体,高校、区政府、社区党组织是重要的参与方。在技术上,企业应当与高校加强合作,优化信息系统和APP平台、完善物联网基础设施、提升信息处理效率。在政策上,政府应当给与企业扶持与支持。

  “互联网”平台的信息服务人员应由区政府、社区党组织和企业三方组成。企业服务人员负责处理社会公共服务问题,对自主发现或者社区居民反映的问题依据问题的处理方式,将其传递给居民委员会和相关自治组织,进行处理解决问题。区政府服务人员负责处理行政事务,区政府服务人员要有能力分辨行政事务的大小,并决定将事件向上汇报或向下分配。向上汇报则由区政府进行处理解决,向下分配则由相关街道办事处进行解决。社区党组织服务人员主要负责社区治理的监督服务。

  由多方建立的“互联网”平台在体制运行上由市政府负责监督,在具体事物的处理上则由社区党组织负责监督。社区党组织参与大数据时控中心,但并不处理具体各项事务,而是通过社区党员了解社区问题的处理情况,保证社区事务的有效处理,保护社区居民的利益。党员来源于社区群众,而又服务于社区群众,因此党员对于社区事务更加关心和关注。党员首先要向不作为的社区组织提出建议,同时也要向大数据时控中心的社区党组织反映情况,由党组织进行之后的监督与处理,对于不作为的街道办事处、居委会或其他自治组织,社区党组织可通过大数据时控中心对其进行警告,甚至是报告其上级部门进行调查处理,以保障社区居民群众的利益。

  3.2 街道办、居委会的协同治理

  中国施行街居体制已有60多年,居民委员会已经形成一套成熟的运作机制,应避免继续接受街道办事处的指导,使其为街道办事处的下属机构而失去本身的意义。在“互联网”平台的统一调度下,居民委员会可以充分发挥其自治组织的特性,为社区居民解决公共服务的问题。居民委员会作为社区中最主要的居民自治组织,通过“互联网”技术加强与社区其他自治组织的合作,成为社区公共事务处理的领头者、组织者、协调者,整合社区自治组织的资源,促进社区其他自治组织的积极性,同时也促进了社区居民参与社区事务的热情。通过“互联网”平台,居委会可以清晰地了解公共服务中存在的问题,组织各相关方进行处理解决问题,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公共服务问题的解决者,而不再是接受街道办事处的指派,仅仅是任务的执行者。居委会面对处理不了的问题也可以向“互联网”平台反映,由大数据时控中心进行统一的调度或处理。

  街道办事处是行政任务的具体承担者,是政府与居民互动的末端。街道办事处执行市、区政府分配的任务,处理社区中存在的行政事务。在“互联网”平台的统一调度下,街道办事处将不再具体处理社区公共服务问题,而只承担行政事务,减轻了街道办事处的压力,给与街道办事处更多的精力处理行政事务,更好地从行政方面为社区居民服务。当面对不能处理的行政问题时,街道办事处可以将问题反映给“互联网”平台,由其向上反映给区政府。

  社区事务通常不能简单地划分为社会公共服务问题和行政问题,有很多事务既具行政特点又有公共服务特点,因而不能交由街道办事处或者居委会单独处理,而应该协同处理。当社区居民反映或者“互联网”平台发现这类问题时,由“互联网”平台的服务人员先进行协商交流,确定可行的方案,之后由“互联网”平台将信息传达给各相关方,来处理解决问题,同时应当明确问题的处理以谁为主、以谁为辅。运用“互联网”技术,街道办事处和居民委员会可以有效地进行信息传递和信息共享,增强其协作性。

  3.3 协同治理的优势

  (1)增强社会活力

  “互联网”平台由多方参与,共同协作,服务于社区居民,不再是行政化治理模式,有效地促进各方参与社区治理的积极性。居民委员会不再受街道办事处的指导,而是直接接受“互联网”平台的统一调度。通过平台,居民委员会可以更好地了解社区其他自治组织,组织与协调各自治组织间的关系,加强与个自治组织的合作,充分发挥社区自治组织的力量,更好地为社区居民解决社区公共服务问题。在智慧社区中,各主体都可以通过自己的方式参与到社区治理中来,促进了社区活力。

  (2)减轻政府的负担

  “互联网”平台由区政府、企业、社区党组织共同参与运行,分工明确,相互协作。同时政府更多地放权给居民委员会等社区居民自治组织,充分发挥自治组织的力量,服务于社区居民。这都大大地缓解了政府的压力。政府不再包管一切,而是负责处理社区行政事务,指导和监督社区公共服务问题,让社区居民自己为自己服务。

  4. 结语

  智慧城市社区治理倡导多方参与、协商治理,运用“互联网”技术的优势,突破传统的城市社区治理模式,全面善治城市社区理理念与治理方式,促进治理的科学性与有效性。“互联网+”城市社区治理理念在我国还处于初级阶段,各社区治理应实事求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日臻成熟,城市社区治理理论日趋完善,城市社区能最终达到让居民生活变得更加智慧、幸福、安全、和谐和文明。C

  (作者单位:青岛理工大学管理工程学院)

  参考文献

  [1] 叶林,协同治理视角下的“互联网+”城市社区治理创新,中国行政管理,2018,3(1),18-23

  [2] 宋煜.社区治理视角下的智慧社区的理论与实践研究.电子商务.2015,6:83-90

  [3] 宋红红.“互联网+社区”治理模式创新问题研究——以国内典型智慧社区为例.学术论坛.2017:167-169

  [4]熊兢, 社区治理的“互联网+”模式创新研究——以宁波海曙区为例, 现代经济信息,2017,25(11),488-489

  [5] 李颖,孙雪.社区治理的“互联网+”模式构建[J].中共山西省直机关党校学报,2016(01):39-42.

  [6] 罗璐瑶.我国城市社区管理体制探讨[J].现代商贸工业,2011,23(05):64-65.

  [7] 刘瑛.大数据时代背景下对我国城市智慧社区治理的研究.信息记录材料。2017,18(10): 81-82


【编辑:editor】
上一篇:卷烟物流中心建设过程中的一些问题及思考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