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各市州物流协同发展研究
文/马莉  2019年第10期第143页  2019-09-10

  摘要:本文通过物流供给系统和物流需求系统及其指标体系,构建了四川省各市州物流协同测度体系,经过影响因素权重的确定,计算了各市州物流供给系统和需求系统的有序度及21个市州物流协同发展水平,并进行了相应的分析,最后提出了物流协同提升的对策建议。

  关键词:四川省; 物流协同; 测度; 熵权法

  一、四川省各市州物流协同测度体系的构建

  (一)四川省各市州物流协同系统的组成

  协同,是指构成事物的各个组成部分之间的相互配合或协作,物流协同,则是组成物流的各构成要素之间的配合协作程度。物流的构成要素,根据分类不同,有多种表述。新时代我国的经济发展,已更加注重经济的发展质量,推动经济供给侧、需求侧改革,调整产业结构,催生经济新动能是我国经济继续健康发展的关键。物流协同,最直观的表现为物流供给与需求之间的契合程度。基于此,在四川省各市州物流协同研究时,本文拟将四川省物流系统看作由物流供给和物流需求两个子系统组成,通过对物流供需两个子系统的分析,探究四川省各市州物流协同的程度。

  物流供给,一般由物流投资、物流基础设施、物流设备、物流从业人员等构成,反映的是物流直接或间接的供给能力。物流需求,一般由社会生产、消费、进出口以及货运量等构成,反映的则是物流可能的需求程度。虽然国内外众多的专家学者对物流进行了大量的研究,但物流行业相关的数据却很缺乏,国家层面的数据相对好些,省级、地市级、县级数据,层级越低,物流数据越少。物流协同程度的测度,必须要求足够的定量数据,根据数据的科学性、可获得性以及一致性原则,本文选择以下指标,构建四川省各市州物流协同测度体系:

  物流供给系统:TS1(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TS2(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就业人员)、TS3(公路里程)。

  物流需求系统:TD1(地区生产总值)、TD2(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TD3(进出口总额)、TD4(公路货物周转量)。

  (二)物流协同测度模型的选择

  协同度测度的方法有灰关联投影寻踪综合评价模型、协同熵信息评价数学模型、多层嵌套因子模型、哈肯模型、熵权法等,在进行指标权重确定时,熵权法使用最多,本文也利用此法对四川省各市州物流协同体系指标的权重进行测定,在此基础上,计算物流供给和物流需求两个子系统的有序度,最后根据子系统有序度计算物流系统的协同度。具体如下:

  1.物流系统数学模型构建

  综合前面的分析,物流总系统由供给和需求两个子系统构成,子系统又分别由若干指标表征。其数学表达式为:

  {T=TS,TD}

  其中:TS={TS1,TS2,LS3},TD={TD1,TD2,TD3,TD4}

  表示物流总系统;,分别表示物流供给子系统和物流需求子系统。TD1……TD4是表征子系统的各个指标。

  2.对指标进行标准化处理

  采用最大最小值法对原始指标值进行标准化处理,处理方法如下(以物流需求系统为例):

  tdij=■正指标

  或tdij=■逆指标 (1)

  其中TDmax、TDmin分别是各指标在考察期间的最好表现和最差表现,是指标原始值,是标准化值,显然0 ≤tdij≤1。

  3.计算指标的熵

  指标的熵与时间长度以及该指标标准化值所占权重有关,计算公式为:Yi=■■fiIn(fi),i=1,2…n, (2)

  其中是时间长度,fi=■, 若fi=0,则令fiIn(fi)=0。

  4.计算指标的熵权

  指标的熵权,根据指标的熵及指标维度计算,公式为:

  λi=■ (3)

  其中,0 ≤λi≤1,■λi=1。

  5.计算子系统有序度

  子系统的有序度由子系统指标的数值及指标的权重共同确定。

  μ(TDij)=■λitdij  (4)

  6.计算总系统协同度

  总系统协同度测定公式为:

  η=δ■ (5)

  其中:δ=1或-1,当所有子系统的有序度都随着时间增加时,δ取值为1 ;当有一个子系统的有序度随着时间变化下降时,δ取值为-1;

  0表示基期,1表示报告期;η表示总系统协同度;η值越大,说明系统的协同程度越高。

  二、四川省各市州物流协同测度及分析

  (一)物流子系统指标熵权

  根据物流协同测度体系,通过四川历年统计年鉴,选取四川省21个市州近10年(2007-2016年)各指标数据,利用公式(1)、(2)、(3)计算,确定各指标的权重。

  1.物流供给系统指标熵权

  四川省各市州物流供给系统3个指标TS1(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TS2(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就业人员)、TS3(公路里程)的熵权,各市州表现不一、差异较大。

  指标TS2(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就业人员)权重最高,21个市州中,有19个市州超过0.333,平均权重为0.417。成都、广元、南充、雅安超过0.5,是供给系统中指标平均权重的50%以上;自贡、泸州、德阳、绵阳、乐山、宜宾、达州、阿坝等8个市州该指标权重在0.4-0.5之间,其余9个市州在0.4以下,广安、凉山2市州最低,分别为0.257、0.306。最高的南充(0.555)是最低的广安(0.257)的2.157倍。

  指标TS1(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权重居中,平均为0.354,有13个市州超过了0.333。广安该指标权重最高,为0.487,是供给系统指标平均权重的1.46倍。攀枝花、遂宁、内江、眉山、巴中等5市也超过0.4。成都、绵阳等6个市州低于0.3,其中成都最低,为0.186,是平均权重的51.1%。

  指标TS3(公路里程)的权重在3个指标中最低,平均仅有0.229。阿坝、凉山2州超过0.333,分别为0.336和0.338,绵阳市也超过0.3,为0.301。自贡、攀枝花等8个市州低于0.2,南充最低,只有0.149,是3个指标平均权重的44.7%。

  2.物流需求系统指标熵权

  四川省各市州物流需求系统4个指标TD1(地区生产总值)、TD2(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TD3(进出口总额)、TD4(公路货物周转量)的权重差异相对较小,最高为指标TD2(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最低为指标TD4(公路货物周转量),两者相差47.9%。

  指标TD1(地区生产总值)的权重在4个指标中居第三位,平均为0.259。乐山市该指标权重最高,为0.309,攀枝花、广元2市也超过0.3,巴中和甘孜州不足0.2,其余市州在0.2-0.3之间。

  指标TD2(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权重最高,平均为0.278。最高也为乐山市0.348,超过0.3的市州还有攀枝花、德阳、绵阳、遂宁、眉山5市。低于0.2的只有1个市州,即巴中市。

  指标TD3(进出口总额)的权重居第二位,平均为0.275,相对差异较大。资阳市最高,为0.401。内江、广安、达州、雅安在0.3-0.4之间,乐山、宜宾、甘孜不足0.2,最低为甘孜州0.166,是最高资阳市的41%。

  指标TD4(公路货物周转量)的权重最低,平均为0.188,差异最大。甘孜州和巴中市位列前两位,分别为0.429、0.338,泸州、南充、宜宾、阿坝、凉山在0.2-0.3之间,其余市州皆低于0.2,达州最低,仅有0.122,最高最低差距2.5倍。

  (二)物流子系统有序度

  利用物流子系统各指标的熵权、指标标准化数值及公式(4),经计算可得到物流供给系统和需求系统的有序度。

  1.物流供给系统有序度

  与2007年相比,2016年,四川省各市州物流供给系统有序度总体上呈上升趋势,但上升幅度不一,差异较大。

  2008-2016年,四川省各市州物流供给系统有序度大部分市州逐年上升,但部分市州期间有较大波动。乐山市2008-2009年连续两年供给系统有序度下降,达州市也有两年(2013年、2015年)处于下降状态,南充市则从2012年起,一直处于下降状态之中,阿坝州和宜宾市则分别有1年下降。

  2008 -2016年,四川省各市州物流供给系统有序度提升最多的是成都市,由2007年的0.003提升到2016年的0.706,提升了0.703。提升了0.5以上的市州有攀枝花、泸州、广安、凉山;提升了0.4以上的市州有自贡、绵阳、遂宁、内江、巴中、甘孜;德阳、乐山、眉山、资阳、阿坝等市州提升了0.2~0.4,广元、宜宾、达州、雅安等市州提升较少,不到0.2;南充2016年物流供给系统有序度甚至低于2007年。

  2.物流需求系统有序度

  2008 -2016年,相对于物流供给系统,四川省各市州物流需求系统有序度虽有起伏,但总体上升较快。

  2008 -2016年,四川省各市州物流需求系统有序度提升较大的是泸州、宜宾、乐山、成都市,提升了0.9以上;绵阳、遂宁、眉山、雅安、巴中以及三州提升了0.8-0.9;自贡、德阳、南充、广安、达州提升了0.7-0.8;提升最低的是资阳市和内江市,分别提升了0.460和0.576。除2008年阿坝州外,所有市州2008-2016年物流需求系统有序度都有所上升。

  (三)物流系统协同度

  利用四川省各市州物流供给系统和物流需求系统有序度及公式(5),计算得到各市州物流系统协同度。

  相较于2008年,2016年四川省各市州物流协同度都获得了不同程度的提升。2008年四川省各市州物流协同度总体平均为0.127,2016年为0.519,协同度总体上升了0.392。2008年,四川省各市州物流协同度最高的是攀枝花市(0.281),最低的是阿坝州(0.026);2016年,最高的是成都市(0.799),最低的是达州市(0.134)。

  2008-2016年,四川省各市州物流协同度呈现先上升后下降的趋势。2009-2012年,四川省各市州物流协同度增幅相对较高,2013-2016年增幅较低,甚至部分市州转为负增长。2009、2010、2011年分别有7、5、4个市州增幅最高,2013、2014、2015年分别有9、3、3个市州增幅最低。

  四川省各市州物流协同度年均增幅差异较大。2008-2016年,物流协同度年均增幅在30%以上的有成都、广安、阿坝3个市州,年均增幅分别为42.2%、33.6%、43.9%;泸州、德阳、巴中、甘孜、凉山等5个市州,年均增幅分别为27.7%、25.6%、26.5%、27.7%、24.7%;达州、雅安2市年均增幅不足10%,分别为6%和8.6%;其余市州在10%-20%的区间内。

  三、四川省各市州物流协同提升策略

  构成物流系统的各指标熵权,影响子系统的有序度,子系统的有序度影响物流总系统的协同度,因此,提升四川省各市州物流协同,需要提高物流子系统的有序度,而这需要着眼于影响子系统的各个指标。

  (一)提高物流供给系统有序度

  物流供给系统有序度主要受固定资产投资、从业人员以及物流基础设施等影响,提高物流供给系统有序度需要从这三个方面入手。

  1.加大物流行业投资力度

  淘汰落后产能,进行信息化建设,引进无人机、无人仓智能物流设施设备,提升物流运作效率和信息化水平,增加物流供给能力。四川省各市州物流业投资差异较大,各市州需要根据自身实际情况,保优势、补短板。根据计量分析(由于指标数据获取困难,在统计分析时,本文选择了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近似代替物流业投资):广安、攀枝花等市州该项指标权重较大,成都、绵阳等市州权重较小,意味着广安、攀枝花等市州固定资产投资增长较快,而成都、绵阳等增长较慢。广安、攀枝花等增长较快的市州经济总量相对较小、发展水平相对较低,这些市州需要根据自己的实际,继续促进固定资产尤其是物流行业固定资产投资,既提高物流供给的量、也提升物流供给的质。成都、绵阳等增长较慢的市州,经济总量相对较大、发展水平相对较高,但持续的增长缓慢,必然导致后期发展提升受阻,影响未来的持续发展,因此这些市州需要重视投资,加大固定资产投资力度,增强物流供给能力。

  2.注重物流从业人员的质与量

  物流从业人员的质,影响物流供给的水平和物流的竞争能力;而物流从业人员的量,则影响物流供给的量,物流从业人员的质与量是物流行业发展的关键和核心,因此,提高物流行业的供给能力、持续发展水平,需要重视物流从业人员数量和质量的提升。四川省各市州中,成都、广元等市州发展相对较好,广安、凉山等市州发展较差。物流从业人员质与量的提升,企业和政府需要双管齐下。一方面,物流企业需要重视物流人才,使物流人才引得进、留得住;此外,还需要加强对现有物流从业人员的培训,提高其爱岗敬业的精神和综合素质。另一方面,各市州政府应该创造条件,鼓励企业引进高水平物流人才,鼓励企业对现有员工进行业务及素质能力的提升。

  3.加强基础设施建设

  实现物品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的空间移动(即物流),离不开基础设施的支持,基础设施完善是否、质量高低与否,极大地影响物流的能力和效率。四川地处我国西部,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低,丘陵、山地面积较广,公路、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落后、质量不高,物流基础设施短板突出,但各市州现有条件不尽相同,需要区别对待。省会成都市,需要加强高速公路、铁路等出川干线通道的建设;环成都经济圈则需要加强经济圈内城市间的联系,完善城市间铁路和高速公路;成都经济圈外城市间重点加强高速公路和等级公路的建设,结合地理区位,积极争取铁路通道。拥有水运航道的城市,应该加强航道的规划和建设。

  (二)提高物流需求系统有序度

  作为服务业的物流,因为物流需求而产生。地区生产总值越高,对物流的需求相对会越大,尤其是工业、农业产品的包装、配送,产生大量的物流需求;社会消费品,需要物流,将其由生产厂家转移到消费者手中;商品的进出口,需要物流由境内转移到境外,或者由境外转移到境内;货物周转量,则是物流运输总量与运输距离的乘积。提高物流需求系统有序度,需要扩大物流需求。

  1.发展地区经济

  社会发展的基础,即是经济发展。国家推行的经济体制改革,吸引境内外资金,引进国外先进的管理、技术,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都是为了发展经济,创造更多的物质财富、精神财富,满足人们美好生活的需要。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物质财富越多,意味着物品流动需求越大,物流需求越旺盛。提高物流需求,创造更多物质财富、发展地区经济是根本之策,因此,各市州应该着力于地区经济的发展,由此推动物流需求的提升。

  2.促进社会消费

  社会消费会产生物流需求。社会消费主要是指用于企业、个人、政府等的实物和餐饮服务消费,以实物为主,企业、个人、政府等的实物消费直接产生物流需求。我国社会消费在国民经济中所占比重相对较低,这固然与我国经济发展的水平和阶段有关,也与居民的消费顾虑有关。我国经济目前处于高数量增长向高质量增长转变的阶段,在解决温饱问题的基础上,居民收入日渐增多,消费需要越来越高。但同时,房子、教育、医疗费用高昂,极大地限制了人们的消费需求,这也是我国居民高储蓄的原因之一。因此,各级党委政府,应该从长远考虑,统筹规划,出台相关政策措施,消除人们消费顾虑,使人们能消费、敢消费。

  3.加大进出口

  商品的进出口是经济的组成部分,进出口越多,国内经济与世界的交流就越多,经济受全球的影响就越大,经济活力相对也越高。商品的进口和出口,意味着物品在关境内外流动,产生物流。相对于国内贸易,进出口距离相对较远,运输量相对较大,因此,促进进出口,即是增加物流需求。加大出口,需要提高质量,增强产品比较优势;增大进口,需要积极面向国外,寻找具有明显特色、性价比高的商品,由此满足国内外生产者和消费者的需要。

  4.提高货物周转量

  货物周转量,包括公路货物周转量、铁路货物周转量、航空货物周转量以及水路货物周转量。货物周转量,是货物运输总量与运输距离的表征。货物运输量反映货物需要量——货物运输量越多,表明人们对此的需求越多;运输距离反映货物辐射长度——市场影响,货物运输距离越远,表明货物的市场影响越大。货物的需求量需要通过适销对路的商品生产解决,运输距离需要相应基础设施——公路、铁路、航线、水道质与量的完善。因此,提高货物周转量,需要通过更好的生产和基础设施的完善。

  总之,2008-2016年,四川省各市州物流协同水平获得了不同程度的提高,但差异较大。各市州应根据本地实际,结合影响物流系统有序度及协同度的指标因素,有针对性地推出相关政策措施,促进本地物流有序、协同发展。C

  (作者单位:四川职业技术学院)

  参考文献

  [1]吴丹、吴凤平,基于水权初始配置的区域协同发展效度评价[J],软科学,2011年(2);

  [2]宋华岭、温国锋、李金克、张漪,基于信息度量的企业组织系统协同性评价[J],管理科学学报,2009(6);

  [3]杨子晖、田磊,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协同性研究[J],世界经济,2013(1);

  [4]李琳、刘莹,中国区域经济协同发展的驱动因素——基于哈肯模型的分阶段实证研究[J],地理研究,2014(9);

  [5]钟铭、吴艳云、栾维新,港口物流与城市经济协同度模型[J],大连海事大学学报,2011(2);

  [6]易伟,四川经济活力研究[M],西南交通大学出版社,2017年11月;

  [7]易伟,区域经济协同度测度模型构建[J],合作经济与科技,2018(12)。


【编辑:editor】
上一篇:基于结构方程模型的京东自营物流服务满意度研究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