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美优品的危机
文/杨宇  2020年第04期第68页  2020-03-19

  1月13日,聚美优品现任董事长陈欧于1月11日向集团总部递交私有化邀约,拟以每ADS(美国存托股份)20美元的价格收购公司剩余股份。本次私有化邀约一旦完成,将预示着聚美优品从纽交所退市。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陈欧第一次动这样的念头,早在2016年2月陈欧曾试图以远低于发行价的方式将聚美优品私有化,但是遭到了股东们的反对,没有成功。

  危机四伏

  不论从股市的业绩来看,还是在普罗大众的消费视野中,聚美优品的曝光率都在降低,的确,这个曾经红极一时的美妆电商第一品牌,正在走在落寞。

  聚美优品创立于2010年3月。2013年,聚美优品以22.1%的市场份额,跃居中国美妆网络零售平台第一。2014年5月16日,聚美优品正式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市值超过35亿美元,陈欧成为纽交所220余年历史上最年轻的上市公司CEO,其所持股份市值超过11亿美元。年纪轻轻便成为一家知名企业的掌舵人,陈欧不可谓不春风得意。

  据数据披露,聚美优品的GMV从2015年的89亿,一路下滑至2018年的46亿,实际上还没达到中国目前主流电商平台的一个零头。现在,聚美优品2019的中报还迟迟没有出来。但《中国储运》杂志记者采访的多个业内人士均表示,不会太好看。

  这个时代没有进步就会是退步。

  聚美优品之后,大量的新电商崛起,流量为王的时代,聚美优品的确开始危机四伏。

  一位聚美优品前员工,如今已经跳槽到阿里的前员工刘海燕(化名)告诉记者,聚美优品现在的问题很大程度来自于内部管理的混乱,几个高管意见不一致,政令得不到畅通,很多中层因此离职。

  据有关报道。陈欧与联合创始人戴雨森意见不和,甚至产生肢体冲突。主要矛盾在于,以戴雨森为代表的高管团队希望坚持电商企业的定位,专注产业上下游的运营和控制,而在陈欧看来,聚美优品更依赖其个人的影响力,微博运营更重要。2017年,戴雨森离职,加入徐小平的真格基金。如今聚美优品创始人,只剩下陈欧一人。

  短短几年的时间,聚美优品的发展历程不免令人唏嘘,这次私有化的方案能否成为陈欧突破困局的关键一步,还需要做进一步的市场观察。

  充电宝业务成为支柱

  更令人意外的是,一是走高大上路线的聚美优品也是街电充电宝的老板,而且这项业务,在聚美优品的权重越来越大。

  2017年5月,聚美优品宣布收购共享充电宝品牌“街电”,截至2019年3月31日,聚美优品持有街电82.07%的股权。在聚美优品的电商业务连年下滑时,共享充电宝部分的营收则由2017年的7373万元大幅上涨至2018年的8.79亿元,占比总营收的22%,成为聚美优品的新支柱。

  “这几年赌聚美优品的人大多是看好街电这块资产,如果没有街电,大部分投资人早跑了。”一位不愿具名的市场观察人士如是说道。

  而据业内人士透露,不少投资者已质疑,此次陈欧私有化的初衷并不是流动性的问题,更有可能是看准了街电这块资产,想低价私有化再上市。投资者如此质疑不无道理。其中一个线索就是聚美优品自2018下半年就没有再公布财报。而2019年的财报一推再推到现在都没公布。

  “不发财报一般有两个原因,一是机构投资者不再看好公司,进行抛售,股价走低。二是个人投资者看不到街电的数据,动摇投资立场,进行抛售,股价走低。”上述人士表示,股价走低正是陈欧最想要的情形,这意味着他可以低价直接私有化街电这块优质资产,然后回到港交所或是科创板再次上市。

  根据艾媒咨询的数据,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规模预计将超过3亿人,2019年上半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份额,街电以40.5%占比排名行业第一,而小电、怪兽及来电占比分别为23.6%、20.9%和11.7%。街电是块高增长的优质资产了。2018年上半年的财报可以看到街电2018年已经有了近10亿人民币的营收。假设每人每年消费15元,这意味着街电2019年的营收同比翻翻。

  十年沉浮

  实际上在谈论聚美优品的时候,更多地谈的就是董事长陈欧,1983年出生的陈欧,依然是年轻人创业的榜样。聚美优品的十年,实际上也是陈欧的十年。到目前为止,陈欧给外界留下的最深印象,依然是2012年那只经典的广告:“梦想,是注定孤独的旅行,路上少不了质疑和嘲笑,但那又怎样?哪怕遍体鳞伤,也要活得漂亮。我是陈欧,我为自己代言。”

  善于自我推销的陈欧,实际上并非是商业的奇才,在创办聚美优品的过程中,他也像众多普通的创业者一样历经辛酸。

  聚美优品三周年大促。聚美优品服务器崩溃持续了三天,并发生严重爆仓,几十万用户十几天收不到货,聚美优品却没有解决售后的能力,陷入严重的信任危机,品牌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2014年7月,一家供应商被曝通过伪造品牌授权书和报关单等材料,在各大平台电商售假,聚美优品成为诸多平台中受影响最大的一个。陈欧曾经对媒体表示,“我们是服务体系出了问题,但那不是假货问题,我一想到我陈欧的名字与假货联系到一起,就浑身都不舒服。”

  外界普遍认为,聚美优品走向败局最重要的转折点就是假货危机。陈欧爱惜自己的形象,更看重这个倾付他许多心血的企业。打赢这一仗,陈欧就能带着诸多光环继续走下去。虽然后来多少在公众面前挽回了一些形象,但是聚美优品却一直未能再回到高光时刻。

  2020年元旦,陈欧在零点发送一条微博:“新的10年肯定会更好的,对吧?”

  话语中充满了对自己未来的不确定性,而这场始料未及的疫情,是否已让这种不确定性变成了确定呢?C


【编辑:editor】
上一篇:平凡的他们,也是至暗时“逆行者”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