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2020,拿什么拯救第三方物流?
——专访共生物流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卢立新
本刊记者 李静宇  2020年第02期第46页  2020-01-09

  有着40万家企业的第三方合同物流,是我国最大的物流群体。当下,他们处在怎样一个生态中?第三方物流企业所面临的市场是在放大还是在萎缩?在拥有自身传承性的同时如何实现创新型的成长,第三方物流企业能否凭借平台的力量保证自身的市场份额?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共生物流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卢立新。

  会有更多的制造企业选择外包

  放眼第三方物流的竞争格局可以用风起云涌来形容,不断有新玩家强势入局。对于市场的格局,卢立新似乎并不担心,“作为合作模式的合同物流,未来仍然是绝大部分制造、流通企业的选择,会有更多的企业把更多的业务从原来的临时合作或自营改为外包,走上合同物流之路。也就是说,采用合同物流这种合作模式的比例会越来越高。”

  合同物流是一种合作模式,第三方物流是一种生存业态。伴随着消费需求向上游传导,碎片化和个性化的客户需求越来越多,这也导致合同物流企业需要提供更柔性的解决方案。

  与此同时,仍有很多的合同物流企业处于“小农时代”,在给企业带来迫在眉睫挑战的同时,也给整个行业留出了整合发展的空间。

  这无疑释放出“空间”,这个“空间”是更多的第三方合同物流企业在召集资源后,可以通过技术、管理手段再进一步地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的能力,为下一个增长做好准备。

  问题是,如何链接,如何创造共生的协调效应?

  对此,卢立新强调说,“货主将物流业务交给合同物流企业,并不是只要一个‘联络员’,而是希望合同物流企业通过自己的专业性再进一步地降低成本。”这个初衷一直未改变,在今后这项指标越来越严苛。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制造企业在采用合同物流这种模式时,选择的是没有实际运作能力的大第三方物流公司,从而导致业务层层分包这种顽疾的出现。“这不但使物流成本无法有效降低,也使供应链数字化徒增困难,使企业在数字化进程中效果不明显,无法通过数字化实现物流计划和物流规划的优化。”卢立新说。

  在卢立新看来,“制造流通企业选择合同物流的模式,要尽快从选择大物流公司合作中走出来,选择与物流平台合作,尽快解决原有大三方模式下的层层分包问题,使数据更加及时准确,只有这样才能顺利地走向数字化时代。”

  第三方物流要真正进化到产业互联网阶段。物流效率的提升实现的不仅仅是管理成本和交易成本的降低,更重要的是物流资源通过共享效率大大提高。

  这是未来趋势的要求也是趋势的推动,从价值链走向价值网,从渠道分离到全渠道,需求的多样化,未来的市场竞争要求每个企业的供应链更加柔性化,更迅速地应对变化。

  很显然,零散物流、自营物流和第三方物流,这些模式如果不调整,都将阻碍企业柔性供应链的打造。“物流与供应链成本要进一步降低的话,靠物流运作的效率提升始终有天花板,以后还必须得从物流计划、物流规划当中找机会,这个就需要物流产业互联网,使物流规划、物流计划能动态结合物流资源的状况,实现更好结合。”卢立新说。

  “小而美”与“巨无霸”并存的格局

  在与公路货运领域相比较之下,合同物流在历经十多年成长之后,依然没有真正意义的头部企业能够走出来,似乎略有“遗憾”。

  分析其中种种原因,客户个性化需求与效率的矛盾;规模化网络化与划小核算的矛盾;规范流程与快速响应的矛盾,同样也包括员工不稳定等因素在内,这些都阻碍着这个领域头部企业的形成以及发展。

  而作为目前执行合同物流最主要的主体第三方物流公司,自身问题纠结难行,很多三方物流公司感觉竞争压力越来越大,一方面想转型升级,但又担心企业的转型会有伤筋动骨加快衰亡的风险,但企业不转型又有被淘汰出局的危险。纠结的过程与矛盾的内心相互夹杂在一起,使得企业的转型与升级之路推动起来阻力重重。

  同时,第三方物流公司真正意义上做大的企业凤毛麟角,但关联交易或以特殊非市场化安排承揽业务的占比过高,使企业并不真正拥有市场的竞争力。

  面对记者提出的这个问题,卢立新指出,“历史上第三方物流模式做不大,平台化只有走物流的产业互联网之路,才有可能成为合同物流的头部企业。”在他看来,做物流产业互联网资本很重要,但这肯定不是最核心的问题,否则这个问题就太简单了。

  共生物流平台走过了四年,重新修订了发展战略,在现有的公路运输平台的基础上,进一步的发展多式联运平台、工众人力平台、共仓共配平台、物流枢纽平台、物流研究院平台,朝着物流大整合的方向前进。

  “网络货运平台只是合同物流平台化的起点,未来的方向是物流生态圈。不同平台会从不同的角度实现物流整合,会有功能性横向整合、物流环节一体化整合、区域物流资源枢纽化整合、供应链垂直物流整合、跨界整合等五大整合,最终可能会通过平台自身的扩张或平台间的协同合作实现物流大整合。”卢立新解释说。

  物流平台化发展任重道远,挑战巨大。在走向共赢物流生态圈的过程中,会碰到共识、技术、机制、资源、数据等方方面面的问题,一个都不能少。

  “很显然,传统三方要进行平台化转型升级,在共识和机制方面会是负分,总体上也不占优势。”卢总提出了自己的担心。

  一如阿里巴巴前参谋长曾鸣说的:互联网的下半场,很多行业会被重构,深度的行业经验变得非常的重要。所以很可能未来最有竞争力的企业,不是只有互联网经验的人,也不是只有传统行业经验,也不是所谓的传统企业的转型,很可能是有这两类基因的团队,他们经过持续的创新和努力,最终形成一批新的创业企业力量。

  第三方合同物流曾有的历史辉煌并不仅仅是一种时间的记忆,而应该成为一种精神,是一种助推我们在融合开放理念的持续创新下汲取智慧,为身处其中的我们打开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之窗。


【编辑:editor】
上一篇:对话:高质量物流供应链体系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