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之手与政府之手
文/林木  2020年第10期第38页  2020-09-24

  我国改革开放40多年,无论国民经济还是人民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这其中最根本的原因之一就是进行了市场经济体制改革。

  我们可以看到,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带来的最大变化,就是市场的无形之手开始发力,政府的有形之手后撤,企业向“市场主体”转型,同时民营企业、外资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等,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迸发出巨大经济活力。统计数据显示,到2019年底,全国已有各类市场主体1.23亿户,其中企业3858万户,个体工商户8261万户。其中经济发达的浙江省尤其引人瞩目,虽然土地面积不大,但市场主体不少,特别是民营经济比较发达。

  江浙一带自古以来就是富庶之乡,再加之改革开放春风劲吹,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大步向前,经济发展突飞猛进。2019年浙江省GDP国内排名第四,全球排名第17强省,实力超全球八成国家。由此看来浙江省的市场经济体制改革深入人心,政府应该做什么,市场应该做什么,泾渭分明,各司其职。不过,近来看到一则报道却出乎我的意料——浙江临海市把不住政府之手,害得企业叫苦不迭。

  据媒体报道,浙江临海市一边提出抓“六稳”促“六保”,一边却对一个按正常程序申报、能够带动上万人就业的民生项目“农副产品冷链物流一级批发市场——河马集市”百般阻挠,一个促发展、稳就业、惠民生的好项目被关停,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彪马集团是临海市一家生产农用车的民营企业,为了顺应国家产业政策,公司决定停止生产农用车,利用区位和企业土地存量资产优势,投数亿元对现有厂房设施进行改造,创办河马集市,目标是打造辐射长三角,覆盖农贸、农旅、冷链、冷库及智慧农博等产业的超大型流通综合体。

  2019年底,台州市委专程到彪马集团调研河马集市项目建设;随后,临海市政府分管领导对河马集市项目地块进行实地考察,明确答复:此地块可以兴办农贸市场。今年2月,河马集市以浙江河马农产品冷链物流有限公司为市场主体,在临海市市场监管局注册登记并取得营业执照;7月3日完成建设项目环境影响登记备案;7月6日,河马集市向临海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请求按照相关规定审批手续;7月7日完成项目立项备案;7月20日准备试营业。然而,7月13日晚突生巨变,临海市政府召集彪马集团董事长参加17个政府部门负责人与会的联合约谈,声称“河马集市项目违法违规”,并口头宣布叫停河马集市。7月16日晚,临海市五个部门联合在临海政府网发布“告彪马集团(河马集市)全体商户书”,宣布河马集市为“违法违规项目”,并要求全市各级机关公务员在微信朋友圈转发该通告两次以上;有些市机关工作人员还逐一给进入河马集市的客商打电话,鼓动、胁迫商户集体退市。7月17日上午,临海市公安局、市行政执法大队、大田街道办出动200多人,强行拆除一个初步认定违章建筑。7月27日,临海市公安局又成立以局长为组长的专案组,对河马集市问题立案侦查。

  其实,突然叫停河马集市也是有原因的。据《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发现,临海现任市委主要领导对土地财政热情极高,而彪马集团拒绝土地收储。忤逆政府旨意必然会遭致报复,一位临海市领导在三年前说,彪马公司土地不让政府收储土地,以后它上新项目、办其他企业,市里也要卡卡它。2018年底,临海市有关部门就曾经对彪马公司突击进行专案税务检查,十几个人查了半个多月,但未查出偷税漏税问题。

  从改革开放,建立市场经济体制到今天,对于政府在市场经济中的作用,大凡人们都有了一个清醒认知,而临海市在河马集市项目上,把政府的权力运用到极致,只手遮天,只能说明临海市领导人在建立市场经济体制上是个差等生。

  当下,新冠疫情对诸多市场主体特别是民营企业造成了相当大的压力,亟需政府有切实可行的纾困之策,激发这些市场主体的潜力和活力,而不是滥用权力阻碍企业正常的市场行为。市场之手与政府之手如何运用,有些地方的政府官员并没有搞清楚。因此,河马集市事件也就有了典型意义——市场之手与政府之手应该如何把握、摆正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这对于当下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至关重要。C


【编辑:editor】
上一篇:从京东与跨越速运战略合作看行业变化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