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快健全城市应急物流体系
姜超峰  2020年第03期第34页  2020-02-29

  这次抗击新型冠状肺炎的战斗告诉我们,城市应急物流体系的健全迫在眉睫。首先是因为我国的城市规模巨大,人口众多,人口密度大。千万级以上的城市10多个。其中上海常驻人口2400多万人,北京常驻人口2100万人,武汉1100万人。人口密度,上海3785人/平方公里、北京都市区2583人/平方公里,武汉1295人/平方公里。其次是因为应急事件多种多样,包括交通事故、水电气事故、水火灾害、地震、爆炸、污染、毒害、传染病、恐怖袭击等,需要准备不同的应急方案。再次是对紧急情况要早发现、快反应、多联动。

  在最近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讲要健全统一的应急物资保障体系,把应急物资保障作为国家应急管理体系建设的重要内容,尽快健全相关工作机制和应急预案。

  这个要求是正确而全面的,但是要真正落实,还需要做大量的细致的工作:

  一是检查以往应急物流体系中存在的问题。我国的应急制度古已有之,延续至今,为什么事到临头用起来不灵?这是因为防疫应急未被高度重视,医疗用品储备制度没有真正建立、储备库短缺;储备物品名录、数量、地点不明确;应急指挥机构刚刚建立,职责范围、指挥权威、指挥的专业程度尚不被认可。应急管理部的职责分工中没有公共卫生事务应急,而国家卫健委的职责中又没有医疗用品的储备和管理。这就出现了管理职能上的空白,造成了武汉抗疫中长时间的物资短缺。

  二要有一个应急物流的整体方案。包括应急事项分类、统一指挥机构、部门职责分工、应急工作程序、应急工作预案:事件的准确判断,包括信息真实、来源可靠、信息采集方法科学;响应等级、动员人数、协同范围;决策措施得当、征召资源迅速有效等。

  三是要有骨干队伍。要组建熟练的应急物流骨干队伍,专业队伍、管理队伍、物流队伍要协同作战。当事件发生时,能迅速判断是什么问题,处理问题的程序和方法、应急资源的数量和位置,资源的分拨和调度方法。武汉的疫情防治,错在每一个措施都晚一拍,如果疫情刚发生就控制、如果把防范措施早些告知民众、如果早三天宣布紧急状态、如果早一周建方舱医院等等,情况就会好很多。

  四是指挥机构要事权要统一。不仅仅是行政级别高的指挥级别低的,而且各部门要执行职能部门的指令。救灾物资的集中管理要有专业人员进行。湖北红会半个月弄不清的救灾物资管理,被九州通两个小时完成,说明该会成为官僚机构,不知道现代物流为何物。同时,指挥机构要统筹管理储备、流通和生产,而不仅仅是储备管理,这样当应急物资储备不足时,能够有效组织生产。本次疫灾中,防护服、口罩长时间短缺,暴露了应急生产还有薄弱环节。

  五是要有战时征召补偿机制。征召是应急救援的重要手段,但一定要有补偿,否则不能有效筹集所需物资。

  六是产能保障和区域布局。布局一定要做到预测在先。要建立科学的能力配比机制,比如呼吸机多少人配备一台,常备公共防疫医院如何建设、储备仓库和生产厂设在哪里?过去我们批评各省的大而全小而全,现在要重新审视。各省市应该有足够的应急物资生产能力,地产地消才能应急。

  七是供应链协同。疫情较轻的省市已经开始复工,遇到的共同问题是供应链脆弱:原材料供应中断、生产设备不足、开工条件不全、公路铁水空运输受限、流动资金不足、上下游账期延长、成本增高等,显示了我国供应链保障体系还没真正建成。此次疫灾中,企业所受影响较大,包括订单不能履约,诉讼风险加大;产品供应不足,市场份额下降;各地政府严防严管措施,人员出不来进不去,无法复工;企业向地方申请复工,得不到批准;批准程序复杂等,这些现象表明,我国的供应链的自我修复机制还需要完善。

  新冠疫情发生后,国家采取了紧急措施进行救援,包括派出330支医疗队和4.16万名医护人员驰援湖北。还出台一系列的扶持政策,包括减免税费、普惠金融等促进复工,充分显示了制度的优越性。我们向战斗在一线的英雄致敬。但是,如果我们能有健全的城市应急体系,把疫情消灭在萌芽之中,那就更能体现制度的优越和国家的强大。C


【编辑:editor】
上一篇:倾听民声,提高治理水平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