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语新解
栏目主持/马岩  2019年第06期第88页  2019-05-20
  编者按:浙江的朱先生近日因在公园乱扔垃圾被当地政府部门纳入“失礼人员”,而近一段陆续有地方规定,跳槽、闯红灯等都有可能构成“失信”,给人一种“征信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的观感。这种滥用征信,反而是在破坏征信,背离了制度设计初衷。征信权也应该“关进制度的笼子”,如此才能真正为社会诚信护航。

“电动车辆不用上牌照”
  石家庄市多个区县部分执法部门存在使用无牌执法车辆,对此有涉事单位工作人员则称“电动车辆不用上牌照”,对于记者“民众买一台四轮电动车上路的话是否也不需要上牌照”的问题,某县执法部门工作人员回答,“不知道、无可奉告”。“国家对机动车实行登记制度”早就是常识,石家庄交警2018年就开始查扣无号牌四轮电动车,涉事工作人员身在执法部门,若真对这些情况一无所知,那难免有些说不过去;若是知道却坚持使用无牌执法车,也是带头不守法规。执法部门执的是严肃法规,更应以“带头守法”自我要求。正人须先正己,这是个基本道理。

“从员工被录用开始,经员工同意,……每月共存有100元,作为孝顺金”
  贵州某公司实行“孝顺金”制度明确规定:从员工被录用开始,经员工同意,每个月从员工工资中扣50元,公司对应补贴50元,每月共存有100元,作为孝顺金。每年重阳节和春节时,“孝顺金”将邮寄给员工父母或其至亲。近年来,有的企业推行孝悌文化总给人有形式主义之嫌。企业需要根据实际组织引导,更需要员工自觉做到。要知道外因只有通过内因方能起到应有的作用。虽然企业是出于好心,但如果大多数员工不理解,不支持,效果注定会打折,甚至是事与愿违。因此倒不如认真落实年假和带薪休假制度,让员工有时间陪伴父母,要知道,最长情的孝顺是陪伴,也最受父母点赞和欢迎。

“出现这样的描述是‘工作的失误’,已经撤下展板”
  近日,多张名为“扫黑除恶十类重点工作”的展板图片在网上流传。展板罗列的十类工作中,“失独家庭人员、重性精神病患者等重点监管对象”赫然在列,展板落款为“广场街道福利社区宣”。湖南当地有关部门对此回应称,出现这样的描述是“工作的失误”,已经撤下展板。营造和谐环境需要社会有一个良好秩序,工作失误恐怕只是借口,如果心里没有把失独家庭、精神病患者作为重点监控对象,又怎会出现在宣传展板上?加强社会管理是对的,但将失独家庭、精神病患者列入扫黑除恶对象,却是不折不扣的粗暴管理模式。

“微信好友加到1001算及格,加到1667个才算满分”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文化传播学院的《社会化媒体运营》课程,任课老师以学生新增微信好友人数为平时成绩:微信好友加到1001算及格,加到1667个才算满分。如果学生真的加了无数陌生人完成了任务,但是这些好友真的有点赞之交吗?弄不好早就被屏蔽了,因为互联网时代,个人对自己的隐私越来越敏感,即便加了你,也可以屏蔽或者分组。一个人微信好友的多少并不能证明社交能力如何,如果仅仅是考察社交能力,那根本不是这门课考察的内容,更不能证明媒体运营能力如何。其实微信微博网文的写作编辑就足够是一门学问,如何在网络上吸睛,本身就是最有效的运营。

“必须要午休,否则需要买两瓶矿泉水”
  武汉一家公司要求员工必须要午休,否则需要买两瓶矿泉水。公司负责人称:中午员工们喜欢玩手机,下午上班时间就显得无精打采,所以就以必须午休的方式来管理,保证大家充足的睡眠和休息。员工的午休是由个人支配的,公司强制员工午休的规定不具有实施效力。其实从实施方式上来看,惩罚远没有奖励更有效果。因为采用奖励机制时,其作用是自发的,行为者按奖励所要达到的目的去行事,简单而有效。如果公司为自觉每天都午休的员工提供一定奖励,一方面会让员工更自觉主动地做这件事,更重要的一方面则是稳住了人心,留住了人才,既从本质和表里都做到了为员工着想。

【编辑:editor】
上一篇:雷语新解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