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改革中发展在发展中完善
栏目主持/陈祥森  2019年第02期第24页  2019-01-16

  戊戌年即将逝去,己亥年已在眼前。此时,如约而至做客于“深度”栏目的把酒临风、夜雨观澜、金玉其中三位专家,清茶一杯,纵横捭阖,直抒胸臆。

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专栏小编:欢迎三位专家做客“深度”栏目。春节前我们做这一期“深度”,在这里首先向《中国储运》读者致以新春的祝福,祝福读者阖家欢乐,万事如意。接下来我们言归正传,来谈谈大家关注的事吧。
  把酒临风:我们大家从始至终关注的是物流。2018年刚刚过去,据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制造业PMI指数均值为54.5%,较2017年同期回落0.2个百分点。各月指数变化显示,2018年全球制造业PMI呈现逐季回落走势。1~4季度均值分别为55.7%、54.7%、54.5%和和53.1%。指数变化显示,2018年全球制造业整体保持复苏趋势,但复苏强度呈现逐季减弱走势。特别是伴随着中美贸易摩擦影响的逐步显现,四季度全球经济增速出现了较为明显的放缓。2019年全球经济,特别是全球制造业增速将继续放缓,复苏强度持续减弱。摩根大通认为,随着近期拖累因素的逐渐消退,以及美国、欧元区和中国财政政策等因素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有所提升,2019年全球经济基本面大体上仍然稳健,有望连续第三年以高于潜力的步伐增长。
  金玉其中:从2018年中国制造业PMI变化来看,中国经济运行依然保持基本平稳格局。在全球经济复苏有所放缓的形势下,2018年中国制造业PMI均值为50.9%。从各月来看,虽然四季度内制造业PMI连续下降,但1~11月制造业PMI均在50%以上运行,显示经济平稳的趋势没变。2019年中国经济仍将保持适度增长,政策红利将逐步释放,投资有望企稳回升,消费的基础作用依然较强,新旧动能装换将继续加快,经济运行继续平稳的基础依然较强。
  专栏小编:2019年我国经济将转向高质量发展,同时也面临严峻挑战。譬如,经济结构性矛盾、经济发展方式等。对此,你们有何考量?
  夜雨观澜:2019年改革进入难度极大的深水区,因此在改革的过程中我们也面临一些严峻的挑战,比如社会供需的结构性矛盾、发展中体制的制约等。现在社会的需求在不断地升级,高端化、个性化、服务化的需求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人们的服务消费差不多已经占了消费的50%左右,需求正在升级,而供给端跟不上升级的步伐。发展不平衡,体制上存在着制约,有些改革还没有完全到位,政府与市场的边界还要在实践中不断地调适。有些地方政府对经济的干预过多,扭曲了资源配置,这些都是体制上要解决的问题。现在说要转向高质量发展,怎么提高质量?这些都是面临的新课题。
  把酒临风:目前传统发展方式惯性依然很大,像物流业,小散乱的格局仍没有根本改变,仅从新技术和企业规模上找出路,解决不了物流业传统发展方式的惯性问题。从中国经济发展方式上看,想要把它扭转到新的轨道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过去我们面临经济下行压力,最常用的办法就是扩大投资、搞刺激。现在投资的边际效率不断降低,它的产出会越来越低。在投资效率下降的情况下,想要保持产出的稳定性,就需要更多投入,但是这样就会产生更高的负债,我们的杠杆率,也就说我们总的负债规模与GDP的比值会越来越高。如果负债过高,总有一天就会以这样或者那样的形式表现出来,体现在风险上就是金融危机,所以我们不能走以前的发展老路上去。
  专栏小编:改变传统发展方式就意味着转型,对于制造业、物流业来说,很多企业生存艰难,目前大家的共识就是先解决生存问题,然后才是转型发展。对于企业来说最好的措施是什么?当然是减税降费。那么,我们拿什么来支撑减税降费?
  金玉其中:近年来国家持续深入推进增值税改革,财政部、税务总局等部委纷纷出台一系列政策措施进一步降低企业非税负担,针对制造业、服务业、小微企业等陆续出台了相关优惠政策以及多项普惠性税收免除。从2018年10月1日起提高个税起征点,国务院还印发《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暂行办法》,已于2019年1月1日起施行,以后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住房贷款利息或者住房租金、赡养老人等可在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一项项惠民举措真正做到了让利于民。
  夜雨观澜:其实减税降费意味着政府的收入减少,这就会形成了收入和支出之间的差额,这个差额也可以说成是收入的亏空。这个亏空总要平衡,作为政府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发债,通过借钱的办法来让资金回流,从而实现新的平衡;另外一种就是政府压缩支出。在现在扩需求的目标导向下,减税降费之后的收入亏空只能以增列赤字、增发国债的途径去实现新的平衡。然而债终归是要还的,虽说政府的债可以不断地发行置换债,长期地持续下去,那利息呢?利息到期也得计付。为了支付利息就会形成新的政府支出,这个新的政府支出又会叠加到原有的政府支出之上。新的政府支出和原有政府支出叠加在一起,这个支出的总规模最终还得要向各位纳税人、各位缴费人去收取,今天的债务就是明天的支出,明天的支出就是明天的税费负担,所以按照这样一种操作的办法,它就行不通了,就和降成本的目标发生背离了,因此只能选择另外一个办法。说到底,减税降费就是政府的改革,只有政府过紧日子,老百姓才能过好日子,只有政府压缩支出,才能让企业或个人享受到实实在在的减税降费收益。
  专栏小编:说到底,当下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都是发展中的问题。现在很多物流企业把转型的目光锁定在新技术上,那么走技术创新之路能否给物流业带来转型质变的飞跃?
  金玉其中:肯定可以带来质变的飞跃。我们来看看“华为”,它就是通过技术创新成为一个强大的企业。我们物流业现在还没有一个这样的企业,还没有能与DHL、UPS、FedEx媲美的企业。不过这些快递巨头在发展初期也经历过筚路蓝缕的奋斗年代,随着企业逐步发展成熟,如今他们的业务已经覆盖全球,实现了从量的积累到质的转变。2018年《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公布,中国邮政成唯一上榜的中国邮政快递企业,而民营快递企业则无一上榜。从专业快递企业的实力来说,榜上有名的三大国际快递企业DHL、UPS和FedEx营业收入分别为705.45亿、658.72亿和603.19亿美元。从2017年企业财报来看,顺丰营收约为711亿元人民币,折合约104.43亿美元,已跻身全球快递第五位。然而,即使目前排名表现最好的顺丰,依旧只有三大国际快递巨头营收的近六分之一,中国快递企业要想与国际三大快递企业比肩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夜雨观澜:我们大家都在说,科技强国,科技强企,然而你没有投入经费研发又怎能科技强企。在发达国家中,企业是承担科学研究的主体。如,2015年,美国企业的科学研究经费占全社会科学研究经费的比重为43.33%,瑞士企业的科学研究经费占全社会科学研究经费的比重为59.11%,2014年,日本企业的科学研究经费占全社会科学研究经费的比重为51.06%。而我国企业承担的科学研究的份额远不及发达国家,仅仅是发达国家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并且效率还相对较低。这也就是说,我国企业创新的内在动力不足。
  把酒临风:在企业创新上,2017年,我国研发经费投入强度达到2.13%,提升至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但是,基础研究经费占比仅为5.5%,这是我们的软肋。另外,虽然我国企业专利申请授权数最多,但在提交申请的专利里面,实用新型专利占60%,外观设计专利占20%,发明专利只占18%。而在日本,发明专利占84%,实用新型专利占3%,外观设计专利占12%。这就说明,我国大部分企业研发的成果质量还不够高,在科技创新中存在“虚胖”现象。 

在深化改革中解决问题
  专栏小编:有一件事非常值得我们关注。2018年12月19日至21日,中央召开经济工作会议定调2019年中国经济。对此,你们有何考量?
  金玉其中:我们企业界比较关注经济方面的情况,尤其是物流业民营企业居多,所以更关注国家对于民营经济的政策走向。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民营经济很重视,从税收、融资、营商环境和人身财产安全等方面提出了诸多举措,体现出党和政府对解决当前民营经济发展难题的坚定信心,以及落实新举措、新政策的决心。这些举措所针对的都是当前民营经济发展中最突出、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在民营经济发展的工作思路、工作机制和政策措施等方面力图给出“关键解”、“长效解”和“根本解”,并着重强调政策执行力的有效提升。
  把酒临风:在中国经济发展全局中,民营经济始终占据重要位置,也就是说,民营经济发展得好,中国经济才能保证旺盛的增长态势。在2019年里,国家会对民营经济的支持再加码,从市场建设和法治建设两方面为民营经济发展建立长效机制和优越发展平台。从中央召开经济工作会议的“坚决破除民营企业发展障碍”这一强力表述中,可以看出2019年各级政府要切实转变政府职能,大幅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在市场建设和营商环境方面,强化事中事后监管,凡是市场能自主调节的就让市场来调节,凡是企业能干的就让企业干。
  夜雨观澜:为民营企业打造一个良好的市场环境是多方面的,譬如在税收方面,应该更大规模减轻民营企业的税费负担,推进增值税等实质性减税,对小微企业、科技型初创企业实施普惠性税收免除,降低社保缴费名义费率,加快推进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零收费等都是重要方向。在融资方面,解决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专栏小编:由此可见,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民营经济的发展释放了重磅利好信号,同时也再一次为民营经济做了肯定,给民营企业稳定了军心。
  把酒临风:去年,有一段时间对民营经济议论颇多,也引起了民营企业家担心。譬如,人社部副部长邱小平在一次会议表示:推动民营企业民主管理工作必须坚持加强党的领导,坚持职工主体地位,坚持强化制度保障;民营企业员工要共同参与企业管理、共享企业发展成果。金融界人士吴小平撰文:私营经济已经完成阶段性历史使命,下一阶段,一种全新的公私混合制经济,将占据越来越大的比重。两位小平的话都触及到民营企业敏感的神经,人们感觉这是要消灭私有制,又要搞公私合营了。胡耀邦之子胡德平为此撰文讲,警惕新的公私合营。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民营经济的肯定,真是稳定了民营企业的军心。
  夜雨观澜: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讲“破除民营企业发展障碍”,我看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大家看,改革开放40年了,我们不就是因为解禁了私有制,外资进来了,民企发展了,经济才取得巨大成果。这本来早已成为共识的事,现在又翻出来讨论,说明这个认知并没有成为共识,意识形态问题并没有解决。2018年中国经济50人论坛,这么一个高规格的智囊团会议居然还议论这个问题,你们不觉得不正常吗?正如像有人所讲的那样,这是一个像吃饭一样的常识问题,很明白摆在那里,为什么还纠缠不清?可见中国改革开放的路坎坷不平,意识形态的阻力一直都存在。
  金玉其中:吴敬琏在2018年中国经济50人论坛上讲,现在出现的一些现象值得注意,比如说今年年初说是要消灭私有制,最近又是要退出,这都是一种不谐和的声音。但是他们有他们的道理,如果有道理就需要通过辩论来达成一致,一项一项的把它落实。我看吴老说的挺好的,讨论一下,要让人们说话,道理越辩会越明。
  把酒临风:消灭私有制,搞公私合营,这样的言论在中国还是有市场的,从人群来看,有一部分底层的民众对贫富差异不断加大充满愤懑,他们渴望缩小贫富差异,因此消灭私有制,“打土豪,分田地”,在这些人里有市场。还有一些人思想僵化,“文革”思维根深蒂固,极其怀念40年前的那个时代,所以这些人有消灭私有制思想不足为奇。其实,目前我国基尼系数早已突破了警示线,贫富差异问题令人忧心,阶层差异非常明显。我听到有人讲,富人要移民、中产怕固化、穷人想发火。社会上普遍弥漫着一股暴戾之气,无名之火。这不仅是来自于贫富差异加大的感受,还包含着各阶层对彼此立场的不肯原谅。
  专栏小编:国民收入的分配是宏观经济政策中的重要问题,在这方面我们并没有解决好。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进入到深水区,接下来的改革必定会触及到这个领域,对此你们有何想法?
  夜雨观澜:在国民收入的分配上,我国居民部门的份额占比是偏低的。当基尼系数超过了0.4就要注意了,调整的方向就是把居民分配占比持续地提升,居民分配占比提上来以后,它就有增量了,有增量就用增量去弥补更多需要提升的中低收入者部分。
  把酒临风:林毅夫讲,到2025年左右,我国将变成发达国家。对于这个发达国家概念,我理解是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但是这与居民收入是两码事,中国国民收入分配大格局中居民、企业、政府三者的占比是怎样一个情况?近年的数据看不到,以前的数据是居民部门呈下降趋势,政府和企业呈上升趋势。现在,既然还有6年的时间就成为发达国家了,那么对于过去的欠账应当给予补偿,加大对教育、医疗、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的投入,满足人民群众的要求。再有,那就是减税降费了,这是企业界人们关注的事情,也是今后改革的一个重点领域,我认为,把政府减税降费视为调整国民收入的分配比重,减下来的税费可以考虑向社会福利倾斜,向低收入阶层倾斜,以缩小贫富差距。
  专栏小编:现在中国已经形成了国企、民企、外企三大市场主体,三大市场主体现在都面临着一些活力不足的问题,所以近期要针对这些问题深化改革。
  金玉其中:国企改革一直处于极其关键的地位,多年被视为经济体制改革的重中之重。随着中国经济在全球市场上的影响力提高,国家所有制主导的模式与全球市场经济秩序之间的摩擦和冲突经过多年累积之后,2018年随着中美经贸关系的紧张而集中显现。在新的经济环境中,国企改革面临新的挑战,必须在新的起点上再出发。现在,国企改革按照“管资本”的原则,把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国有企业转型为国家参股企业;把一部分国有股权委托给专业机构持有和管理;并按“花钱买服务”的原则建立一套国企非商业职能的管理制度。国企进入国际市场所带来的竞争问题,是一个国家所有制和市场经济能不能兼容的问题,那么国企如何才能参与国际市场公平竞争?根本途径有两条,一是确保国企不利用国家的权力强化自己的竞争优势;二是确保国企尽管有一个国家股东,但在其他方面和别的企业一样是独立参与市场竞争的商业实体。
  夜雨观澜:在今天的中国经济中,非国有企业不仅占据半壁江山,而且是大众创业的主要载体和经济增长新动能的主要源泉,所以应该逐步淡化并取消国企、民企、外企的所有制分类,按照十九大要求,凡是在中国境内注册的企业,在法律上要一视同仁,政策上要平等对待。进入新时代后,中国开放的大门只能是越开越大,因此我们应该在思想观念、体制机制上进行更大力度的改革开放。
  把酒临风:我看到武汉大学教授华生撰文讲,如果我们现在真去限制消灭非公包括私有经济,把国有经济无限扩大,不会增强相反会从根本上动摇我们国家的经济基础和党的执政基础。因此,今天我们需要强调非公经济也是社会主义和共产党执政的重要基础。从历史上看,中国共产党取得全国胜利建立政权时,还几乎没有国有经济,靠几亿个体小农的支持就成功了。反之,苏联解体时,几乎全都是国有和集体经济,还有位于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和警察,但一夜之间就土崩瓦解,表面上雄厚的经济基础、政治基础立即荡然无存。因此,真正的执政基础还是人心向背,是人民的支持。对此,我们必须有清醒的认识。
  专栏小编:进入2019年后我们做了这一期的“深度”,谈了大家感兴趣的问题,目的只有一个:在改革中发展,在发展中完善。希望这期“深度”能得到读者的关注。好,今天的谈话就到这里,感谢三位专家的参与,我们下期再见。C

【编辑:editor】
上一篇:创新无所不在 改革改变未来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