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现代军事物流体系建设的思考
文/张巍 赵禹博 高菱悦  2020年第10期第167页  2020-09-24

  摘要:加快新时代下我军现代军事物流体系建设,是顺应国防军队改革总要求、实现保障打赢根本宗旨、推动军队后勤保障创新发展的关键工作。我军军事物流体系尚存在一些问题,应着眼军事物流运作高效化、流程一体化、决策智慧化、装备系统化、资源融合化、保障精确化的战略目标,完善军事物流法规标准、优化军事物流保障力量、加快军事物流智慧升级、注重军事物流装备设备、推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不断开创我军现代军事物流体系建设的新局面。

  关键词:国防资产; 现代军事物流; 体系建设

  军队后勤,从来都是中外建军之要、打仗之争,历来是我党我军军事指导理论之重篇、军事实践发展之重域。党的十九大以来,中央军委主席习主席以马克思主义战略智慧、理论勇气和实践品质,创新后勤战略指导、指引后勤发展方向、擘画后勤建设蓝图,强调强国强军必须强后勤,必须加快构建具有我军特色、符合现代军队建设规律的后勤组织模式、制度安排、运作方式。[1]新时代军事物流,作为部队保障与作战之间的“纽带”,是后勤保障中的重要工作,也是各项军事行动有效展开的基础。加快新时代下我军现代军事物流体系建设,既是顺应国防军队改革总体要求、实现保障打赢根本宗旨、推动军队后勤创新发展的关键工作,更是优化我军后勤整体结构、提高军事保障效益、推进后勤社会化改革的紧密环节。

  一、我军军事物流体系存在的问题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我军军事物流体系建设不断推进,已经由各模块独立运行逐步向子系统融合实施方向转变,保障效率明显提高,但由于体制机制、法规标准、技术装备等因素制约,在内外联动、信息系统、设施布局、装备建设等方面尚还存在一些问题,严重制约着我军现代军事物流体系的建设发展。

  一体化内外联动有待加强。从军事物流体系内部关系来看,由于筹、储、运、管等功能要素,分属不同职能部门;不同职能部门之间,尚还存在某些业务功能的交叉。这样一来导致各功能要素看似自成体系,实则各自为政、多头管理、力量松散,尚难以形成一体化联动效能。从军事物流体系外部关系来看,军地联采、联储、联运、联供仅限于某些领域或部门,在运行管理上缺乏完善的体制机制,信息不互通,资源未共享,不仅导致重复建设、资源浪费,而且制约军事物流军地合作与发展。

  信息化技术水平有待提高。当前,各专业部门虽建有业务管理信息系统,但从总体上看,各部门之间的信息仍然相互独立、难以实现互联互通,信息集成问题已经成为目前军事物流亟须突破的“瓶颈”。此外,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先进技术在我军军事物流保障活动中,尚未得到广泛应用,与现代智慧化物流存在较大差距。

  网络化设施布局有待优化。我军现有后方仓库数量多、功能单一、利用率低,军事物流设施基础建设较弱,管理手段相对落后,许多仓库设施尚未做到统一利用、调余补缺。在重点战略方向、作战区域,集物资储存保管、组套包装、维护保养、分拣配送、战略投送等功能于一体的大型化、综合化军事物流基地规划较少,战略级保障基地——战役级枢纽基地——战术级后方仓库的梯次性结构布局,还有待进一步整合优化。

  系统化装备建设有待完善。在平时物流装备建设方面,集装化装卸搬运机械、野战叉车配属数量过少,自动化立体仓库、货架储存、物品保养等装备尚还缺乏,系统化集装装备与运输装备不够匹配,严重影响着物流作业效率,制约了平时保障效能的发挥。在战时物流装备建设方面,现编运输装备力量不足,可快速部署的机动式野战仓库、浮动码头、野战机场等系统化战时装备设施还未成型,战略海空投送能力与直升机分散运输手段较弱,战场配送的无人装备应用尚且处于空白,与未来战场物流保障的要求存在较大差距。

  二、我军现代军事物流体系建设的目标

  以习近平强军思想为指引,以保障打赢为宗旨,以全面建设现代后勤的总体部署为遵循,按照“信息主导、体系建设、链式管理、军民融合”的思路,统筹国家、军队和社会物流资源,形成跨军地、跨战区、跨军种的一体化保障模式,为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提供强大的物资保障支撑,现代军事物流体系建设的总体目标具体包括以下内容。

  军事物流运作高效化。打破过去各部门“各自为政”的保障模式,完善在军委直接领导下、以联勤保障部队为核心、所辖仓库等配属单位重点参与的联合保障机制,建立扁平化的军事物流指挥保障体系,同时广泛获取军事物流信息和资源,积极采用运筹规划的手段,对军事物流保障活动进行优化设计,全面提高军事物流运作效率。

  军事物流流程一体化。破除军事物流活动中的采购、加工、仓储、运输等环节相互独立的壁垒,借鉴“供应链”的管理观念,将军事物流业务流程进行串联整合、有效衔接,按照物流过程科学设置保障流程,加快军事物流流程由传统“细长零散、多线冗余”向现代化“扁平集约、一体整合”转变,形成有机联系、有序协调、有效运行的集约化保障链。

  军事物流决策智慧化。以作战为牵引,数据为驱动,通过大数据、云计算等科技手段,实现军事物流需求及时感知、军地资源实时可视、物流信息智能处理、物流行动自主决策、物流计划自动生成,为后勤决策指挥人员提供科学合理的辅助决策信息,使军事物流各单元模块、各流程环节与作战指挥紧密高效协同。

  军事物流装备系统化。按照系统化的建设思路,坚持统一设计、整体推进的原则,将不同专业、不同层次、不同单元的军事物流装备要素进行标准化、系列化、通用化整合,实现军事物流装备与关键性物资的配套、军事物流各环节装备之间的配套、无人装备与有人装备的配套、平时运输与战时投送之间的配套。

  军事物流资源融合化。充分挖掘军地物流融合潜力,统筹规划物流活动,优化配置物流资源,完善军地合作机制,实现军地采购资源共享共用、战储物资联储联供、运力资源统筹管理、物流信息互联互通,达到军事物流资源的优化配置和高效利用,推进后勤保障军地合作由零打碎敲向全面系统拓展。

  军事物流保障精确化。着眼后勤保障需求,充分利用通信网络等信息技术,通过预置预储、军地共用等手段,以及各环节、各部门和各系统的同步运作、一体协同,实现需求精确预测、资源实时掌控、计划科学精细、控制及时有效,达到军事物资保障“适时、适量、适地”的精确化目标。

  三、推进我军现代军事物流体系建设的措施

  现代军事物流体系建设,是对军事物流组织的重大改造,是解决军事物流体系结构性、机制性矛盾,使之适应新的战略形势和使命任务要求的需要;现代军事物流体系建设,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国家、军队、地方等诸多方面,包括筹措、仓储、包装、运输等多个领域,同时面临跨部门、跨领域的协调问题,需从全局高度统一筹划推进。

  完善军事物流法规标准。首先,应完善军事物流法规制度。从国家和军队全局角度,基于现代军事物流运行要求,修改或完善某些不相适应的法规制度,重点完善军民融合、供应商管理、国防动员、战时后装保障等相关法规。其次,应完善军事物流基础性标准建设。建立军地统一的物资编码标准和军事物流各流程技术标准、管理标准,包括全军物资分类编码标准、物流装备分类编码标准、仓储设施设备标准、搬运装卸工具标准等,以及各类物资的消耗标准与储备标准。第三,应完善信息通用标准。建立贯穿军事物流各环节的通用性数据标准和信息传输标准,重点明确军事物流设施、设备等相互衔接的技术标准以及军地之间的通用性数据标准与信息共享标准。

  优化军事物流保障力量。一要推进保障力量模块配套。按照功能互补、军地联合的原则,推进军事物流保障力量、基础设施的模块化配套编组,实现快速、灵活、高效、全面的军事物流保障。二要加强部队后勤保障力量建设,建立完善物资保障营、仓储排等保障单元,打通从后勤部队至部队后勤的通路,解决后勤保障中的“最后一公里”问题。三要优化军事物流设施网络布局,遵循区域化、辐射型、多功能的原则要求,突出重点战略方向,依托现有联勤保障中心,合理选择现有物流基地或仓库群加以重点改造建设,形成前后一体、梯次配套、大纵深、全方位的军事物流设施网络布局。

  加快军事物流智慧升级。首先,应借力物联网技术,大力开发运用传感器、微处理器等新兴设备,对信息进行实时采集、感知、传递,全程跟踪军事物流动态,定向精确实施物资保障。其次,应加快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开发应用,搭建军事物流智慧云平台,将保障资源、保障对象、保障环境转换为数字信息,联通军地各级后勤指挥信息系统和物流信息系统,生成保障方案并智慧辅助决策,为指挥员定下精确的保障决心提供参考。第三,应构建虚拟仓库,通过网络系统将散置各地域的仓库连接起来,确定最佳存储地和配送路线,合理进行调度使用,简化军事物流流程,缩短物资保障响应时间。

  注重军事物流装备建设。一要突出野战化,创新高寒高原、湿地山地、草原丛林等特殊野战环境下装备设备性能,大力研发适应于不同环境的战时新型野战化专军事物流装备设备。二要突出机动化,加大远程投送、大型运输等装备核心关键技术攻关,加快重型物流装备、空中机动保障装备的研发和列装,形成小型化与大型化相补充、移动式与固定式相配套、平面型与立体型相结合的军事物流装备体系。三要突出无人化,瞄准无人智能化保障装备发展方向,升级改造现有军事物流装备,研发应用适用各种复杂气候环境和地形条件下的智能物流装卸搬运装备、智能储存设备、智能分拣装备、智能配送装备。

  推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首先,应加强军民融合顶层设计。依靠国家主渠道、借助社会力量,搞好“战场”与“市场”的对接、“军用”与“民用”的对接、“平时”与“战时”的对接。健全军民融合制度机制。其次,应结合军民融合体制现状,充分论证军民融合的体系性障碍和制定军民融合的协同运作、沟通协调与激励约束机制、着力构建融合发展的软环境。第三,应推进军民融合重点建设,以基础设施、武器装备、国防科技、人才培养、后勤保障等领域为重点,推进军事物流军民融合发展重点任务、重大工程落地见效。C

  (作者单位:张巍,军事科学院系统工程研究院;赵禹博,陆军装甲兵技术学院长春士官学校;高菱悦,93501部队)

  参考文献

  [1]谭亚东. 推动新时代后勤跨越式发展[N]. 解放军报,2018-12-11(007).

  [1]汪军,罗传才.关于加快建设强大的现代化后勤的思考[J].国防,2018(07):47-51.

  [2]王丰,蒋宁,熊振伟,黄炳豪.新时期军事物流的发展方向[J].包装工程,2018,39(07):220-224.

  [3]孙兴维. 建设一切为了打仗的后勤[N]. 解放军报,2019-10-01(015).


【编辑:editor】
上一篇:浅谈大数据在军用油料供应保障中的应用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