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军事物流保障流程分析
文/蒋宁 李大保 王丰 秦潜聪 王渝博  2020年第02期第124页  2020-01-10

  摘要:本文梳理了我军物流作业流程现状和主要作业方式,分析了在装卸搬运、托盘利用、集装运输器具、物资包装尺寸和信息管理手段上存在的诸多问题,,对于单元化军事物流保障流程研究和建设具有一定的理论指导意义和实践意义

  关键词:单元化军事物流;物流保障;流程分析

  随着我军编制体制调整改革的深入,形成了“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新格局,军队的一切工作向“能打仗、打胜仗”聚焦,我军物流保障发生了较大变化。因此,分析我军物流保障流程存在的问题,发现存在的短板弱项,为构建基于新体制的单元化军事物流保障流程提供科学依据。

  1 我军军事物流作业流程现状

  目前,我军物资大多仍是以散货形式进行运输,少部分物资进行了集装作业。运输过程中经常会切换运输方式,装卸搬运上依靠人力多,运用机械少。我军的战役仓库和队属仓库在储存上有两种方式,一是在地面仓库进行堆码储存,二是在立体库或其他货架库进行货架储存。

  1.1基于堆码存储的物流作业流程

  我军物资主要按工厂仓库—战役仓库—队属仓库—分队仓库—作战单元的流程组织实施,利用业务流程图分析,现阶段我军基于堆码存储的物流作业流程如图1所示。

  图1 基于堆码存储的物流作业流程图

  我军军用物资保障的物流起始点是生产军用物资的各类工厂,在库内物资流动过程为储存区—发货作业区,在储存区进行的物流作业活动是取货,从储存区到发货作业区需要进行库内搬运作业,发货作业区中进行的物流作业活动是散件配货,散件配货是指仓库根据发货单将成散件的物资种类、数量配齐,进行备货,目前军用物资从工厂仓库发出基本采用这种散件配货的形式,最后将物资直接装载到运输工具上或先进行装箱作业再装载运输[1]。

  物资经过运输到达战役仓库,基于堆码存储的战役库中的物资流动过程为收货作业区—堆放场地—发货作业区,物资到达战役库后,库内工作人员对物资进行验收,检查数量、种类是否齐全,质量是否合格,然后物资通过卸载和搬运到达库内的收货作业区,使用集装箱运输的还需要进行拆箱作业,经过库内搬运,物资从收货作业区到达堆放场地,在堆放场地进行码垛作业。平时需要对库中的物资进行清点、检查和维护。当接到发货命令时,先在堆放场地进行拆垛作业,一般通过人力对物资垛位进行拆解和拣选,物资通过库内搬运到达发货作业区,根据发货单进行散件配货作业,最后通过搬运将物资装载到运输工具上或先进行装箱作业再装载运输。

  基于堆码存储的队属仓库中的作业流程和物流活动基本和上述战役仓库相同。

  物资在分队仓库中的物资流动过程为收发货作业区—暂存场地—发货作业区或在收发货作业区直接进行收发作业。一般在收发货作业区进行的物流作业活动有验收、拆箱、配货、组箱,在暂存场地要进行散货码垛和拆垛,在发货作业区要进行拆箱、配货、组箱,库内各场地之间需要进行库内搬运活动,最后将物资装载到运输工具上,运送到部队作战单元。

  图1中的①过程指从工厂仓库到战役仓库的集装和运输流程,②过程和③过程分别指从战役库到队属仓库和从队属仓库到分队仓库的集装和运输流程,这三个过程中的运输和集装的作业环节和活动基本相同。物资出库后有时候需要进行集装作业,即先使用集装器具对散件物资进行装箱作业,而后装载到运输工具上进行运输,有时候直接装载到运输工具上运输。在运输过程中,有时不需要转换运输方式,物资通过一种运输工具直接运达终点,然而考虑到战时的地理环境和作战环境的变化,往往需要转换运输工具,进行多式联运,这时物资运输到场站、码头、货场等装卸平台,先进行卸载作业,再装载到另外的运输工具上,装箱的物资还需要进行拆箱和重新装箱。1.1基于货架存储的物流作业流程

  当战役仓库或队属仓库为货架库时,主要是在货架库内的作业流程和物流活动发生了变化,其他在工厂仓库、分队仓库的作业活动以及运输和集装过程基本不变,基于货架存储的物流作业流程如图2所示。

  图2 基于货架存储的物流作业流程图

  物资经过运输到达战役仓库或队属仓库,以货架库形式存在的战役仓库或队属仓库中的物资流动过程为收货作业区—货架—发货作业区,物资到达货架库后,同样,库内工作人员首先对物资进行验收,检查数量、种类是否齐全,质量是否合格,然后将物资卸载和搬运到收货作业区,使用集装箱运输的还需要进行拆箱作业,再对核实无误的物资进行组盘作业,经过库内搬运,一般使用叉车将物资从收货作业区搬运到货架储存区,在货架进行存货作业。平时也需要对库内物资进行清点、检查和维护,因为信息系统不完善,很多货架库中的清点检查作业量也非常大,十分耗时耗力。当接到发货命令时,先到货架进行取货作业,一般是根据物资所在货位,使用巷道堆垛机或高位叉车进行取货,物资通过库内搬运到达发货作业区,根据发货单进行配货,同时需要进行去托盘作业,即利用叉车或人力使托盘与物资分离。最后通过搬运将物资装载到运输工具上或先进行装箱作业再装载运输。

  2我军军事物流保障作业方式分析

  2.1装卸作业

  军用物资的装载作业是指将军用物资从给定的起始位置,运用机械或人工作业方式将物资移动到指定的终点位置,卸载作业与装载作业的过程相反,我军常见的装卸作业方式包括叉车装卸、起重机装卸和人力装卸[2]。

  叉车是一种能把水平运输和垂直升降有效结合起来的装卸搬运设备,具备装卸、起重、运输等多种功能,同时有操作方便、机动灵活、通用性强等特点,被广泛应用于仓库、场站、机场、码头等作业场地,对散件或托盘单元物资进行装卸、堆垛以及牵引吊装工作,目前我军仓库配备的叉车主要有蓄电池叉车和内燃叉车,型号有0.4、0.5、1、1.25、2、3、5、10(t)等多个吨位。

  起重机是集装箱等长、大、笨重物资的主要装卸设备,其规格的选择主要依据物资的重量和体积,常用的起重机主要包括门式起重机和桥式起重机,我军仓库配备的起重机规格主要有5、10、15/3、20/5、50/10(t)等[3]。

  进行人力装卸是在装卸设备配备不足或装卸环境、地形等严重影响机械设备作业,或大多为小件、散件物资不利于发挥装卸设备效率时,采用的一种人力作业的方式,目前在我军仓库中通过人力进行装卸搬运作业依然比较常见。

  2.2搬运作业

  搬运是实现物资短距离水平移动的一种手段。目前我军常见的搬运方式主要包括叉车搬运、带式输送机搬运、手推车搬运、人力搬运等。

  叉车具备短途运输功能,尤其在货架库中,在存货和取货前后往往使用叉车进行库内的短途搬运。

  带式输送机是以封闭无端的输送带作为牵引构件和承载构件的连续输送物资的机械,通常采用橡胶输送带,具备操作简单、输送能力大、投资少、运营成本低等优点,在我军仓库尤其是地面库得到广泛应用。手推车是一种以人力为主,在水平路面上运输物资的搬运车,具有结构轻巧灵活、易操作、适合短距离使用的特点,单件重量300kg以下,体积适合的物资可采用手推车搬运,相对节省了人力、提高了作业效率[4]。

  当搬运设备配备不足或作业环境复杂不适合机械设备作业时,一般采用人力搬运的形式。

  2.3运输作业

  目前,我军现阶段后勤保障大多采用传统的运输保障方式,基本上是散件物资直接装载到运输工具上,或者对散件物资进行集装后再装载运输,运输过程由专人押运。在运输工具上,既有军用汽车、火车、补给舰和运输机,也有租赁地方的各类运输工具,总的来看运输器具样式杂多,尺寸多样。我军配备的汽车主要有5t运输车和7t越野运输车等,我军使用的集装箱尺寸规格按照GJB4361-2002《军用集装箱类型、尺寸和额定质量》,其主要型号有1C、1CX、JY10、JY10X、JY7、JY7X、JY5、JY1共八种,其中1C、JY10、JY5为优选箱型。

  JY5和JY10集装箱可利用我军大量装备的5t运输车进行运输,但JY10集装箱为非标准集装箱,不利于航空、铁路和水路运输中的物资固定与运载。JY7集装箱可使用7t越野运输车进行运输,三个JY7集装箱连接后可组成一个标准的1C型集装箱,使用S95型整体自装卸补给车进行装卸和运输。

  3我军物流保障流程存在的主要问题

  通过梳理我军物流作业流程,可以发现在装卸搬运、托盘利用、集装运输器具、物资包装尺寸和信息管理手段上存在较多问题。

  3.1装卸搬运环节多、效率低

  从基于堆码存储的物流作业流程可以看出,从工厂仓库内物资要进行1次库内搬运,库外进行1次装载。到达战役仓库后要进行1次卸载,往返2次的库内搬运,最后进行1次装载。队属仓库中也是1次卸载,2次搬运,1次装载。分队仓库中需要暂存的物资要经过1次卸载,2次搬运,1次装载;不需要暂存的物资要经过1次卸载,1次搬运,1次装载。最后到达作战单元后经历1次卸载。共计4次装载,4次卸载,6到7次的搬运。

  当战役仓库和队属仓库为货架库时,因为需要对散件物资进行组盘和拆盘,所以除了上述的装卸搬运环节,在每个仓库还需要对空托盘进行至少2次的搬运。

  同时考虑到库外物资的集装和转运作业。一次集装过程物资需要进行1次装箱作业,一次转运过程中物资要进行1次卸载、1次搬运和1次装载。而在一个完整的保障链中往往会进行多次的集装作业并多次变换交通工具。目前我军的保障流程中装卸搬运的次数很多,存在许多不必要的作业环节,同时由于物资都是以散件形式进行装卸搬运,装卸搬运设备也比较落后,导致装卸搬运效率低下,不能满足战时大批量物资快速收发的要求。

  3.2使用人力作业多、工作量大

  由于现阶段物流作业流程中物资普遍采用散货进行运输、储存和装卸搬运作业,仓库的机械化水平比较低,故而在进行装卸搬运等作业时采用人力作业方式十分常见,尤其在地面库中,物资储存时往往需要通过人力作业方式进行码垛和拆垛,搬运也只采用皮带运输机或手推车等简易机械,一方面,人力作业方式不但大大降低了作业效率,而且劳动强度大,安全性低,增加了作业官兵的工作量,同时也带来了安全隐患。另一方面,在人力作业过程中物资容易因跌落、碰撞等造成损坏。总的来看,物流活动中大量的人力作业不利于仓库的建设和保障能力的提升,而单元化的机械作业方式有利于改善这一局面。

  3.3托盘利用率低、流通不畅

  军用托盘的尺寸和载重量由GJB183A -1999《军用托盘基本尺寸和额定载重量》和GJB184A-1999《军用立柱式和箱式托盘基本尺寸和额定载重量》两项国家军用标准进行规定,军用平托盘、立柱式托盘和箱式托盘三类军用托盘的公称外廓尺寸相同,都有1000mm×1200mm,1100×1100mm和800mm×1200mm三种规格,其中前两种尺寸是优先选用尺寸[5]。三类军用托盘的额定载重量均为1000千克,且在堆码时应能承受四倍的额定载重量与三个托盘自重。可以看出,一方面我军的军用托盘标准制定的时间已经比较久,另一方面标准中规定的军用托盘的样式和规格多样,致使我军现阶段所用的托盘样式规格各不相同,甚至同一种物资因生产厂家或仓库不同所使用的托盘也不相同,严重影响了托盘的流通,不符合单元化军事物流对托盘的要求,从而限制了单元化军事物流保障流程的实施。

  同时我军大部分物资处于散装储存状态,对托盘使用量不大,只是在部分立体库中使用了托盘,大部分托盘仅仅在仓库内使用,无法周转流通,更没有形成托盘一贯化保障链。

  3.4集装和运输器具规格不统一

  集装和运输器具标准化、系列化对单元化军事物流的实现具有重要的意义,然而从我军目前的集装器具和运输工具应用情况来看,各军兵种或各专业物资的主管部门在设计研发或选择购置集装器具和运输工具时,往往立足自身条件,忽视了器具标准化的问题,不能适应单元托盘物资的需要,致使我军各类军用物资规格不统一,尺寸千差万别,给单元化物资的集装、运输和装卸搬运带来诸多不便。

  3.5物资包装尺寸不规范

  我军物资包装标准从上世纪80年代就已经颁布执行,目前我军也对部分军用物资包装尺寸进行了改革,制定并修改了一系列国家军用标准,如《军用物资直方体运输包装尺寸系列》(GJB182B-2013代替GJB182A-2000),标准中明确提出了单元物资的概念,即通过一种或多种手段将一组物资或包装件拼在一起,使其形成一个整体单元,以利于装卸、运输、堆码和贮存。给出了基于物流模数的1000mm×1200mm,1100×1100mm和800mm×1200mm三种规格托盘的物资堆码方式和尺寸要求。由于在物资采购中对于包装没有提出具体明确的要求,物资包装规格、材料、形式等随意性大,在进行托盘堆码时不够规范,不能形成标准的托盘物资单元,同时非标准的包装对于集装器具的利用率低,不能形成基于托盘单元的集装单元,不利于单元化军事物流保障流程的实施[6]。

  3.6信息化水平低,物资清点不便

  目前我军虽然新建了部分立体库,使用托盘货架进行存储,但在许多以旧改新的地面仓库中依然采用传统的散货堆垛的存储方式,仓库现有的库房设施,如库门、站台等尺寸小,也不便于单元化物资进出作业。在库内进行物资管理时,往往要进行物资的清点、检查和维护,地面库中物资在地面上以散件的形式码放,物资清点、检查和维护时往往需要进行倒垛作业,在管理上十分不便。

  同时由于信息化水平低,没有完善的物资管理信息系统,不仅各级仓库之间的物资管理系统不能互联互通,许多库内的物资管理系统也不完善。托盘等集装器具上应用RFID技术没有推广开来,物资信息的采集、更新困难,在进行盘点时往往还是需要人力进行清点,十分耗时耗力。C

  (作者单位:国防大学联合勤务学院、32509部队、陆军勤务学院)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国家物流枢纽网络军民融合发展研究”(19BGL290)
  参考文献
  [1]张春和,于战果.包装单元化技术对现代军事物流的影响分析[J].物流技术,2003(12):119-120.
  [2]李立顺,孟祥德,贾楠.关于军用集装具的几点思考[J].后勤科技装备,2015(03):38-40.
  [3]郑晅阳.军用物资集装单元化作业探讨[J].仓储管理与技术,2008 (03):35-38.
  [4]顾景喜,陈永安,马雨璇.建立军队托盘联营系统的思考[J].训练与科技,2015,36(04):14-16.
  [5]赵世宜,田润良,李勤真,任杰.我国集装化军事运输装卸装备现状、问题及对策[J].集装箱化,2009 (03):03-05.
  [6]赵皎云.基于标准化的托盘循环共用模式创新[J].物流技术与应用,2015,(05):110-111.
  [7] 王丰, 蒋宁, 熊振伟,黄炳豪. 新时期军事物流的发展方向[J]. 包装工程, 2018, 9(7):220-223.
  [8]王丰, 罗少锋,蒋宁,黄炳豪. 军用物资组套集装模式与对策探讨 [J].包装工程, 2017, 2(3):197-200.


【编辑:editor】
上一篇:喷气燃料颜色衰减原因分析及对策研究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