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供应链战略转移不容小觑
文/徐翔  2020年第06期第64页  2020-05-22

  随着疫情的发展,全球供应链面临断链危机,而随着欧美日国家供应链战略的转向国内,也使得国家供应链安全问题成为了被广泛讨论的话题。如何保障国家供应链安全问题,也成为了一个紧急的研究课题。

  美国供应链的战略转向

  自从美国特朗普上台以后,美国供应链战略上升为国家战略。2017 年,美国发布《保护战略矿产品安全和可靠供应的联邦战略》,要求相关部门列出对美国经济与国家具有重大影响的关键矿物与来源清单;提出与盟友通过投资和贸易开发关键矿物备选方案,提升关键矿物的勘探技术,降低进口依赖性、解决关键矿物供应的脆弱性。

  2018年,美国相继发布《美国联邦信息通讯技术中来自中国供应链的脆弱性分析》、《美国信息和通信技术产业供应链风险评估》等报告,分析了中国有大量美国通讯产品供应商以及5G、物联网技术易使通讯供应链受到攻击的风险。

  2020年4月9日,在疫情突发的情况下,美国的白宫国家经济会议主席库德洛呼吁,所有在中国的美国企业都撤离,返回美国。由此产生的全部搬家费用,由美国政府承担,包括厂房、设备、基建、装修、知识产权。

  此前,2017年,特朗普签署了《评估和强化制造与国防工业基础及供应链弹性》报告,在飞机、造船、太空等9个国防领域和制造业网络安全、电子工业、机床工控等7个先进制造领域,提出了加强供应链弹性的计划。同年公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7次提到“供应链”。例如,中国C919客机的核心三大件航空发动机、航空电子设备以及飞控系统,都是美国公司供应的,2020年2月,美国拟考虑阻止GE公司继续向中国国产喷气客机C919供应CFM LEAP-1C发动机,以切断高技术供应链向中国输出。

  除此以外,美国已建立起比较完善的供应链安全法律制度,包括海关-商界反恐合作计划(C-TPAT)、舱单预申报规定(24小时规则)、集装箱安全倡议(CSI)、集装箱100%扫描规定、自由安全贸易协定(FAST)、大港计划等等。在《联邦采购供应链安全法》的修订版中设立联邦采购安全委员会(FASC),负责美国关键信息与通信技术的识别与风险应对措施的拟定。

  2018年,生效的《出口管制改革法案》(ECRA)设立了严格的出口管制规则,限制供应链关键环节的技术外流。2019年《国防授权法案》、《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等均提及供应链风险控制和审查的要求,其中不乏专门针对中国的歧视性规定。2020年1月,美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向彭博社透露,美国政府正在制定新规则,目的是拒绝向华为提供更多与美国相关的技术。

  美国商务部正在部署修改长臂管辖原则,将管控范围从美国技术占比的25%降到10%。一旦实施,就意味着大量日韩零部件将无法为华为供货。2月6日,美国新安全中心发布研究报告《大国持久战:初步评估》表示,美国应就中国崛起展开“持久战”式的长期规划。

  日本推动供应链回归本土

  中国的邻国——日本则加紧了供应链企业本土回归的趋势。日本高层也表示将构建全球供应链作为重要经济发展战略,积极推动区域经济战略合作,采取风险应对措施保障供应链安全,促进供应链可持续发展,完善物流体系来支持全球供应链高效安全运行。

  今年4月份,日本经济产业省公布了108万亿日元(约合990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方案,以应对和减轻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根据文件细节,这项刺激方案中约23亿美元用于“改革供应链”,其中约20亿美元用于帮助公司将生产转回日本,约2.15亿美元用于帮助企业“寻求实现生产基地多元化”。据悉,由于日本制造业对中国依赖程度较高,而新冠肺炎在武汉流行期间曾导致日本制造业供应急剧下降甚至中断,因此日本正积极考虑将供应链从中国转移。

  疫情只是促使了日本加速了供应链战略转移的氛围,实际上,为应对资源缺乏,日本积极利用全球资源促进国内供应链发展。2018年,日本主导推动的《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正式生效,其对亚太地区供应链发展做了约定:通过整合生产来降低贸易区供应链的成本;协助中小企业参与自由贸易区供应链。通过促进贸易和投资,利用原产地规则带动区域内创新价值链和供应链发展,创造新的亚太地区商业模式。同年,日本与欧盟签署了《日本-欧盟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就全球供应链的发展达成共识:发展供应链风险管理技术,加强全球供应链的安全;在海关贸易法律及流程上进行合作,提高国际贸易在海关方面的安全与便利化。

  2020年3月5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以新冠疫情对经济影响为议题的“未来投资会议”上呼吁:对“一国生产依存度高的高附加值产品生产基地”要回归国内,而附加值不高的则应向东盟等进行多元化转移。

  中国两大贸易伙伴对于供应链战略的转移思考,带动了全球一批国家对于本国供应链安全的思考。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室主任、研究员魏际刚表示,中国必须高度国家供应链安全,着力提升关键产业供应链的弹性,以创新驱动供应链效率变革,加强建设可持续的供应链体系。

  而对于创新驱动供应链效率的变革,他更是表示,要积极运用智能生产、智能工厂、智能物流等引领制造业供应链管理变革。制定智慧供应链发展中长期计划,利用物联网、区块链、5G、人工智能等加快供应链的自动化、数字化、透明化、智能化步伐,打造中国智慧供应链的全球领先优势。支持企业建设供应链数字化平台,发挥供应链上下游的协同合作、信息共享作用,建立快速响应、敏捷柔性的供应链。促进优势企业对供应链的主导力和管控力,将中国产业体系的基础优势长期稳定地嵌入到全球供应链体系中。C


【编辑:editor】
上一篇:豹隐豹变,复工之后企业生存之路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