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大宗商品交易平台中的金融风险
文/本刊记者 李静宇  2019年第12期第56页  2019-11-21

  顺势而生

  所谓大宗商品交易平台,是在传统的集贸市场式、批发市场式的交易场所的基础上升级,以互联网等信息技术为支撑的,能够包含交易、储存、物流、金融服务、信息服务等多种功能为一体的综合性交易平台。

  在2012年前后,大宗物资集体行业陷入低谷,贸易商们的蓄水池功能日益减弱,囤货现象几近绝迹,库存量锐减等现象对传统大宗所关联的物流行业带来巨大冲击。与大宗物资相关的物流企业也面临到货量萎缩、库存量下降的困境。贸易业务在简单买断式自营模式下也难以为继,几乎要走到关停的边缘。

  然而,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新技术、新手段的不断涌现,企业对大宗商品的需求也在向着多功能和多样化方向发展,各种不同时期、不同交货方式、不同信用结算方式的一对一、一对多或多对多的交易方式不断涌现。

  为了实现农产品、能源、化工、产权、金融衍生品等大宗商品快速周转流通,涉足大宗物资的物流企业纷纷调整思路,结合自身物流、贸易、市场等业态特点,从板块联动到板块融合,再到商贸物流一体化的经营思路应运而生,在逐步推进升级的过程中大宗商品交易平台纷纷试水上线。大宗商品交易平台迎来了无限风光。

  然而,我国地域辽阔,大宗商品种类繁多,各个地区都有着特殊的物产资源条件,各类产品也有其独特的储存、运输和消费特色。根据不同地域、不同产品的特点,有针对性地设计不同交易方式和运营体系,对平台无疑是种挑战。

  更不可回避的是,大宗商品市场存在较大的地域跨度、较长的时间长度等特征,交易中的金融安全在整个交易环节中的不可抗力情况时有发生,这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会阻碍它的发展。

  被走歪的路子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大宗商品交易平台本身仍存在着很多突出的问题,直到如今,它们之中鲜有盈利数据上的出色表现。

  记者在对银行业内贸易融资、供应链金融资深专家薛锦辉的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存在于大宗商品交易平台的交易结算方式主要有赊销、代开信用证、银承等方式。但是受其盈利点匮乏的影响,很多大宗现货商品交易平台逐渐远离甚至完全脱离了实体经济,其所进行的交易变成了纯粹的炒作甚至赌博。

  因此,重新梳理各种业务模式,从根本上杜绝各类风险,是大宗商品市场在新的业务模式设计和探讨中的必要组成部分。

  强化金融改革对大宗商品市场来讲同样是紧迫任务。如何解决和满足实体经济运行中不断产生的需求,在模式上不断改进,在体制上不断创新,这是互联网时代、经济全球化时代对大宗商品市场的要求。

  大宗商品的交易平台与京东模式以及淘宝的碎片化的金融模式相比资金单笔额度较大,在传统的大宗商品交易中往往引入第三方机构,甚至通过第三方进行定价、签约、保证支付、履约、争议解决等,是一种既能保证交易双方的利益,又能减少成本、提高效率的有效手段,同时又是较大程度保证交易在“公开、公平、公正”的条件下进行的较优选择。

  在薛锦辉看来,“传统的现货交易市场的交易更多的是现款现货,对货物品质和实际需求都较为确定,而交易平台更多的是进行撮合,同一批货物可能在平台上可能会高速周转,通常具有融资功能的交易平台只需要交纳一定比例的保证金即可拥有货物,货物是否存在,是否符合品质要求均依托相关权威的机构负责。”

  把控交易安全

  当下,谁也逃不过改变、转型和再出发的命运。但从大宗交易平台本身而言,其实还有两个不确定性:一是平台模式本身的挑战,一是对金融交易安全的把控。

  先说平台模式。这需要在实体交易线上化后根据实际动作不断地打磨运作,将线下的服务品类在线上同样做到极致,这是大宗商品交易能否真正实施客户需要主动线上化的话语权之一。

  同时,客户在满足交易便捷的同时,对于交易安全更是放在了同等重要的位置。在对薛锦辉的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大宗商品交易平台的风险主要包括:

  主体风险。因通常交易平台都是预收买方定金,根据买方合约进行相关商品的集中采购,统筹管理,可以有效降低商品价格,但若平台使用这部分资金挪用它用,很可能造成倒闭和卷款潜逃的主体风险。

  价格风险。大宗商品价格波动风险是普遍存在的风险之一,在补仓价、平仓价的设定上需要严谨的设置。价格设置不合理就会造成平台处置货物的能力下降。

  货权管理的风险。监管方若对平台交易商品货权把控不到位,或者联合造假,出具假仓单等,都会出现风险。

  对于大宗交易平台中的金融风险首要影响因素来自于平台背景,交易平台如有相关产业背景、国有股东背景等,公信力会较强,风险发生的概率相对较小。从价格敏感度角度来讲,大宗商品价格波动是普遍风险,且各地域间价格差异可能较大,在价格波动较大时,易发生大范围弃货情况发生,造成风险。与此同时也受国家政策的影响,国家对相关平台运营的管理要求会对平台运营模式规范性经营,防范风险有较大影响。

  那么,面对风险,有没有一把能够锁住风险的锁头呢?答案显然是有的。

  对此,薛锦辉从三个方面提出了建议。首先要提升大宗商票交易平台的准入标准;其次,建立平台资金监管体系,防止资金挪用的风险;同时,平台相关联的厂家、仓储、物流、监管方、保险等做好认证工作,选择有实力的机构对风险有较好的防范作用。

  金融交易风险,是大宗商品贸易曾经的痛点,现在,对于大宗商品交易的线上化,依然是。


【编辑:editor】
上一篇:生鲜电商“寡头”之路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