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啰出行进军同城配送
文/余飞  2020年第07期第60页  2020-06-18

5月底,一则消息在物流圈子引起轰动,出行领域的哈啰在今年年初便已经讨论依托网约车上线物流业务,并在3月份立项,现在已经在珠三角的东莞、佛山上线测试。物流行业再现跨界搅局者。

  突破盈利困局

  哈啰诞生于2016年,但他并不是最有名的企业,在摩拜、OFO、滴滴等头部企业之下,起初的哈啰只能在第二阵营,但是随着哈啰单车改名为哈啰出行开始,哈啰将触角延伸至助力车、顺风车、打车等出行服务,一直试图构建起完整的运输网络。

  这是所有进入出行行业的人,所必有的战略眼光。但能不能做好则是另外一回事。

  据公开资料显示,截止2020年3月份,哈啰单车注册用户超过3亿,入驻城市超过360个;助力车入驻城市达到320个;顺风车业务覆盖了203个城市,认证车主超过1400万,发单乘客超过4500万。

  “两到三年后,两轮业务的收入占比会降至20%-30%。”哈啰出行CEO杨磊在2019曾如此坦言。

  但2020年的开头让无数企业措手不及,包括哈啰出行。 “本来哈啰出行用户数量就不如滴滴,疫情则让客户大量的流失”哈啰出行的一名司机告诉《中国储运》杂志记者,自己注册哈啰才三个月,遇上疫情,一共只接了11单,运气差时一天只能接两三单。干这个没法生存”

  不仅司机没法生存,哈啰同样面临生存危机。“在疫情这个黑天鹅还远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对于哈啰来说,同样需要生存下来,想办法去找赢利点,”北京思凯商贸有限公司董事长钱森凯对《中国储运》杂志记者表示,对于哈啰来说,物流是其生态的下一步,疫情让他必须提前布局这一棋子。

  同城配送并非蓝海

  在快递公司以及货拉拉、快狗打车主导的同城配送上,很难说哈啰的半路杀入能分多少羹。按照哈啰出行的计划:其主要服务场景是以市内中短途场景为主,跨城最远不超过500KM,30KG以下文件、样品、小件物品递送为主。也就是说,哈啰快送的业务既想覆盖闪送、达达这种同城即时配送,同时也试图承担一部分货运的职能。

  在货拉拉、快狗打车主导了同城市场的情况下,哈啰市场机会很小。根据有关数据,截至2020年3月,货拉拉平台月活司机44万,月活用户达600万;快狗打车则已拥有超过110万名平台注册司机、超900万活跃用户。

  “如今留在货运市场的玩家们,都是经历了血拼的,靠着大打价格战,换来了司机和用户。如今出行平台要想虎口夺牙,大概率难逃一劫。”上海宇腾咨询CEO龚伟对《中国储运》杂志记者如是说道,他并不建议哈啰单车跨领域进入同城配货市场。

  有同样想法的不止龚伟一人,一位深耕货运领域的资深人士赵丹(化名)告诉《中国储运》杂志记者,自己认识哈啰内部的朋友,哈啰这样做无非是做困兽斗,他建议还是要提高抗风险能力,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否则最后丢失了所有的根据地。而快递公司给予后来者的市场机会也并不多。

  2017年,圆通推出计时达;2018年4月,韵达推出云递配;顺丰也在同年推出同城急送,全峰快递与宅急送则分别推出“即时配”与“O2O闪送”业务等;2018年7月,菜鸟网络宣布,以众包业务和其他业务资源及2.9亿美元现金战略投资最大即时物流平台点我达,成为其控股股东。

  这期间,在资本的助推之下,先后获得巨额融资的同城物流玩家们,加快了贴身竞速赛的节奏。历经厮杀,即时配送领域的头部玩家美团配送与蜂鸟配送,眼下已占据了80%以上的市场份额,并正呈现出“马太效应”,开始走向开放,向同城配送的其他场景覆盖。

  可以看到,市场非常拥挤,哈啰想玩出花样,必须得有足够的创新能力,或者自己打造出一片独特的应用场景。这似乎并不容易。但哈啰出行CEO杨磊似乎显得胸有成竹,在在内部分享中表示,“公司已在2019年年底完成新一轮融资,现在应该是我们创业至今,账上现金储备最多的时候。”手握重金的哈啰显得底气十足,但市场的白热化激烈竞争程度,需要直面现实头脑清醒才行。

  曹操出行的启示

  或许让哈啰显得底气十足的还有曹操出行的业绩。曹操出行发布的运营数据显示, “曹操帮忙”业务单量与2019年同期相比,2020年1月同比增长77.11%,2月同比增长36.93%,3月同比增长69%,4月同比增长81.11%。这个成绩足以表明,这个市场依然有很大的空间让外来者拓展。

  “未来一段时间,这或许将成为又一场物流赛道上的超级马拉松,但价格战逐渐失效,比拼服务和精细化运营,增强用户黏性成为了至关重要的赛点。”钱森凯对《中国储运》杂志记者如是说道。事实上,在经历了初步的培育期后,用户对于配送的要求已经越来越高,但因为没有长期合约的约束,用户也能够被轻易分流。所以体验和便捷成为了最大的优势。

  “眼下,对于已有一定原始用户的出行平台而言,要想拓展物流平台的新业务,就需要平台针对用户的个性化需求,对运力运营策略进行调整,满足用户的深层需求。”赵丹指出,“一方面是搭建运力资源;另一方面就是和行业老玩家进行差异化竞争。”

  而面对竞争的物流行业老玩家们,尽管已经打下一片江山,但近年来饱受诟病的用户体验,也让他们无法保证能够“躺赢”。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对于哈啰来说,踏下心来,研究好市场,发现市场痛点和需求,才是一步步走出疫情阴霾,活下去,发展好的关键所在。C


【编辑:editor】
上一篇:安能10年告诉你:什么是最好的抗风险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