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产业如何拥抱区块链?
——对话源庐加佳信息科技CEO杨炜祖
本刊记者 李静宇  2020年第06期第26页  2020-05-22

  区块链在驱动当前商业创新的同时,迎来了市场应用的“春天”,但也留下了很多困惑和难点。

  杨炜祖先生在金融科技及互联网平台领域拥有超过17年的技术研发、项目运营及企业管理经验,多次参与投资银行、证券公司等大型金融机构技术平台及互联网平台的构建。4月26日,《中国储运》记者与杨炜祖先生对话,请他谈谈在大宗商品交易市场中,面对仓储、交易和第三方专业服务标准化程度低且信用机制长期相对缺乏,风险管理极高的情况,区块链技术如何赋能大宗产业,撼动大宗商品供应链那古老而又坚固的链条,改变传统线下交易方式并加速其平台化,使其信用机制得到完善。

  良好的信用机制是大宗产业发展的基石

  中国储运:在您看来,大宗商品领域存在着哪些主要问题制约了大宗商品产业的发展?您对此有什么建议?

  杨炜祖:总结起来,大宗商品产业主要面临着缺乏信用机制以及业务开展过程中的风险管理难度大两大行业痛点。

  大宗商品产业因为单笔交易金额大更加需要一套很强、很完善的信用机制,但很可惜这个行业没有,反而被一些不法企业和个人恶意利用,所以导致了一系列恶性事件的集中暴发。

  目前当务之急是把大宗商品产业的信用体系建立起来,堵上信用缺失这个黑洞。

  大宗商品产业作为资本密集型行业,流通过程中的利润微薄,同时对本金要求又非常高,在海外大宗商品领域基本是用金融机构的钱进行交易以及业务流转。但是在国内因为交易流通环节存在大量繁杂的问题,产生了虚假贸易、商业欺诈等诸多不规范的交易行为,造成了信用的缺乏,金融机构不太敢介入这一领域。这不仅使许多民营企业陷入了融资成本高、融资难等困境,还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大宗产业与实体经济的发展。

  与此同时,大宗商品产业的风险管理难度大,一方面要面对采购、执行、销售过程中价格的波动,另一方面经济波动以及行情大起大落都会给管理增加难度。因此,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员既需要全面的业务能力,同时也要有较强的风险管控能力,包括期货、对冲以及长期、短期合同的对接等一系列专业的能力。

  中国储运:2012年上海钢贸危机集中爆发,2014年青岛港事件爆发,在2015年前后,包括大宗仓储企业在内的大宗商品产业遭受着前所未有的信用危机,这些集中暴发的事件给金融机构与大宗商品企业的合作留下了阴影,对此,金融服务机构能否重拾对于大宗商品领域业务的信心?您的看法是什么?

  杨炜祖:首先需要理解的一点是,大宗商品产业的行业特点之一是它属于资本密集型产业,所以急需金融机构的介入,我们的经验是,其实金融机构也很想介入到大宗商品这一领域。

  大宗商品产业主要以原材料为主,是比较标准化和透明化的产业,这是其天然的属性,金融机构涉足大宗商品领域业务是基于两个方面:一是信用,另一个是风险。原材料作为大宗商品产业的硬通货,最终的变现容易,对于金融机构来说对抗风险并不难。

  但是2014年前后,因为大宗商品质押监管过程中单证和数据造假问题的出现,把很多金融机构吓跑了,到今天还是有很多金融机构有这方面的顾虑。如果有技术能够确保这些单证数据的真实有效性,解决银行的顾虑,金融机构这个看似难解的“心结”是能够被解开的。

  大宗商品产业是区块链切入的最佳应用场景之一

  中国储运:据了解,加佳科技在2015年成立后,公司以区块链、人工智能、物联网为核心技术,结合创新商业模式,为全产业链客户提供全方位的技术服务。目前,区块链更多被应用到健康医疗、金融、政务等多元化场景中,为什么加佳选择了大宗产业作为自身区块链的落地应用场景?

  杨炜祖:相对于其他新兴产业,大宗商品是相对传统的领域,所以在“区块链+大宗商品产业链”这个组合中,区块链有更多凸显价值的空间。

  我认为对于大宗商品行业而言,最应该解决的问题就是建立起信用机制。前面我提到大宗商品行业没有一套有效完备的信用技术,行业的交易真实性和最关键的资金安全得不到保障。区块链作为技术手段之所以能构建可信联盟体系,是因为它天然具有不可篡改的特征,是公认的信用机器,通过区块链可以实现数据的可信存储,解决电子数据易伪造、易篡改、难溯源、难校验的问题。

  在我看来,区块链作为技术手段是可以逐步建立起一套比较完备的信用机制的,它是一个很重要的技术手段。

  加佳进入到大宗商品产业市场的契机更多的是基于对行业痛点和未来发展方向的挖掘与洞悉。我认为随着区块链、物联网、大数据等技术的加入,科技创新将不断赋能产业变革,这对大宗商品行业来说是一个发展良机。

  中国储运:据您所讲,区块链扮演的是一种天然的“技术粘剂”,同时它也是天然的信任机器,把区块链引进到大宗商品产业链就可以构建一套信用体系,这样的理解正确吗?

  杨炜祖:这还不够全面。要发挥区块链的价值,发挥其链上的能力,还需要全方位地进行产业链下的数字化改造,只有完成了产业链下的数字化改造,区块链才有实施的舞台。这一点从前段时间区块链被纳入“新基建”也可以看出来。

  我认为要做好区块链,首先要有物联网作为基础,如果一票货都看不住,一票货的数据信息都不能实时地采集、跟踪,后端就没有区块链发挥价值的地方,在启动区块链、做好区块链之前,要率先启动物联网技术确保货物真实存在,货物移动通过物联网技术可以被感知,否则区块链就发挥不出价值。

  加速大宗商品产业的线上化,是实现区块链辅助建立一套信用体系的前提,如果业务场景关键的环节没有做到线上化,那区块链便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所以说,物联网和区块链在大宗领域是密不可分的,只有具备了物联网这个前提条件,区块链才能发挥价值。

  与此同时,在业务平台化的场景下还需要大数据的分析技术。物联网的功能是把线下的业务、资产以及货物通过各种传感器技术实现线上化,但单一的数据还不能发挥其价值,对产业的分析和对产业的总结最终需要转换成一种数据模型,或是算法模型,这时大数据便发挥了作用,两者只有相辅相成,在区块链场景下最终才能实现数据的流转和互通,使产品价值和信用价值得到传递。

  这也是为什么加佳在打造区块链平台的同时涉足物联网和大数据的原因。

  冷静面对“区块链热”

  中国储运:在众多应用领域中,大宗商品产业是区块链落地场景比较早的行业,也是比较细分的一个领域,在您看来,在“区块链热”的当下如何界定一个项目该不该用区块链?

  杨炜祖:资产的数字化是区块链很重要的一个应用场景,一个项目该不该做区块链,怎么做好区块链有三个核心的命题:需求场景、底层逻辑、商业模式。就需求场景而言:一个区块链项目是“真”需求还是“伪”需求,主要看它是因为完成政治任务驱动,或者蹭热点拉升股价驱动,还是真正意义上通过区块链的部署、区块链的实施来解决产业的痛点和难点问题。就底层逻辑而言:企业采用区块链技术、区块链平台之后,如果仅对实际产业原有的操作流程进行优化、升级、改造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区块链技术是弱中心化的,分布式的,自组织的,只有真正符合这些底层逻辑的需求场景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一个成功的区块链项目。就商业模式而言:目前大多数区块链项目还是以资本市场的融资驱动现金流,而并非因为上了区块链项目,在区块链上产生了数据,数据又产生了价值,靠经营性现金流驱动。所以区块链项目必须是真正靠长期的可持续的经营性现金流来驱动,才是真正意义上有价值的区块链项目。

  中国储运:2019年区块链技术更广泛更深入地参与到数据平台中来,包括大宗商品产业的众多企业主观上积极地认可区块链平台,陆续推动区块链平台化构建,在您看来,在区块链热的当下,如何去伪存真?区块链的“思想”与“应用”将引领我们去向何处?

  杨炜祖:这些年,加佳也在不断地试水摸索方向,因为区块链里存在着大量的伪命题。

  在我看来,区块链是一个专业很强的领域,不是单单上一套系统就可以实现的,区块链的本质是如何联合相关产业的上下游合作伙伴共同联合建立一套数据服务,从这一点来看,发挥区块链的作用才是真命题。区块链本质上不是某一家企业所能使用或是决策的平台,需要产业上下游共同打造才能实现其价值,这就是区块链更加烧脑的地方。

  区块链的本质是弱中心化。一家企业如果在区块链的应用过程中,没想通如何切入可能只是落伍的问题,但是想通了就去干也可能会走错方面。既要想通又要联合大家一起来干才是区块链的发展方向,也恰恰是其难点。

  区块链的应用我们只是迈出了一小步,未来任重而道远,可能5年或10年,区块链将无处不在。未来区块链的应用场景一定会像互联网一样,不是需不需要的问题,而是如何应用的问题,因此区块链在大宗领域也一定有一个蓝海等待我们一起挖掘。

  产业的数字化未来

  中国储运:加佳自2015年成立以来,一直以区块链这项技术为依托深耕大宗商品产业这个领域,这些尝试以及被固定下来的成果主要集中在哪些方面?

  杨炜祖:作为大宗商品产业链技术服务提供商,加佳科技自主研发推出了“加佳大宗供应链管理平台”,这个平台主要服务于大宗商品产业链的上下游企业,提供线上交易、采购销售管理、资金管理、供应链金融等创新服务。

  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在这个平台之上的仓单可以很方便化得到金融机构的金融服务。区块链仓单平台在塑化行业是领先的,已经落地启用。2016年,加佳科技开始研发基于区块链的底层和应用技术;2018年初,公司面向大宗商品行业正式推出了第一版区块链服务平台;2019年,公司正式成为了蚂蚁金服的大宗商品区块链解决方案战略合作伙伴。

  大宗商品需要流通、数据存证和防伪溯源,区块链的多方参与以及不可篡改等特征能够让大宗商品交易过程中的数据和存证更加真实可信,能够全面促进在商品溯源、司法存证方面的深入发展。而我们打造的恰好就是“商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四流合一的一体化互联网供应链平台。经过近五年的自主研发和技术沉淀,加佳科技在大宗商品领域的区块链解决方案已基本成熟,大宗商品供应链管理服务系统的核心客户达到1000多家,通过加佳大宗商品供应链管理服务系统的大宗商品交易订单规模已经达到了500亿元/年。

  中国储运:最后,您如何评价一个产业的数字化核心与未来?

  杨炜祖:产业数字化就是传统产业利用区块链、物联网、大数据等数字技术进行业务升级,进而提升产量和效率的过程,在海量数据的基础上,企业利用数字技术不断对业务和管理进行数据分析。对于产业链而言,核心还是提升经营效率、降低经营成本、直达客户需求等价值体现。从产业数字化的角度而言,区块链是实现数字信用和数字价值的最好媒介。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帮助我们人人都成为一个媒体,但伴随着区块链的出现,不久的未来,人人都有可能成为银行,实现金融的平权。区块链将把金融的能力赋予每一个个体,使每一个生产者,每一个消费者都可以成为信用和价值的载体,这就是数字信用和数字价值的最终目标。C


【编辑:editor】
上一篇:徐水波为何沉默了三年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