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改的理想与现实
文/本刊记者 徐翔  2019年第04期第48页  2019-03-18

国企混改中的关键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袁惊柱认为,新一轮的国企混改,集中于如何有效强化和放大国有资本功能这一焦点上,是国有资本面向企业外部和社会资本,谋求企业发展和资本集中、重组、扩张的改革。即通过国有资本和社会资本的相互结合,放大国有资本的功能,同时也为社会资本进入国有经济传统领域打开大门。然而,要深入推进混改,首先要认清其中的关键问题在哪里。
  实际上,在新的“1+N”政策体系的推动下,国有企业混改在分类改革、垄断行业改革、公司治理结构改革、国企管理体制结构改革等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同时,存在一些突出的问题。各细分产业领域国有企业“混改”存在的种种问题,袁惊柱的观点是最主要的原因不在混改自身,而在于混改之外。他认为突出的问题有以下几点:
  首先,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内涵和外延不清晰,主要原因是国资股权多元化与混合所有制混杂等问题突出。很多已经完成了改制的企业里,法人治理结构并没有发生变化,只是注册方式由全民所有制改成公司制,且资本结构仍是国有独资。如煤电一体化重组、央企重组等。
  其次,混合所有制改革虽然改变了国有独资的股权结构,但是仍然在国有股权比例上存在一些问题,国有绝对控股、国有相对控股、国有参股的功能和管理方式没有得到进一步明确,存在同股不同权问题。另外,即使新一轮混合所有制改革形成了新的“三会一层”的法人公司治理结构,但由于混合所有制企业中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权利不明确,“三会一层”难以实现权责分明,不能发挥各自的作用,故不能保障形成有效的制衡机制。而在法律层面上,无论是《企业法》,还是《公司法》,都没有对政府这个监管者的权利进行约束。

民营企业的痛点
  相对于上述的这些专家学者的观点,民营企业在混改一线的实践中得来的经验似乎更接地气。复星集团早在2002年起就开始参与了混改,总共参与混改项目有30多个,其中控股的有9家,参股的20余家。比如像国药控股、青岛啤酒、豫园股份、三元食品等。其中大多数混改的企业都取得了很好的发展。
  在今年2月份的亚布力峰会上,郭广昌开诚布公地阐述了自己对于混改的看法,他表示混改的第一个难题是担心国有资产的流失。但其实民营企业心里也在想,也怕自己的资产流失。所以混改需要一个保证,就是保证大家在合作过程中的资产作价得到有效保护。
  郭广昌认为要用过程的规范透明来保证混改结果的公正合理,称“不能因为这个企业发展好了,感觉之前作价好像低了,就认为是国有企业资产流失。但是如果这个企业没有发展好呢?不就是民营企业的资产流失了吗?”,他表示关键的还是过程规范和透明来确保结果的公正。
  而对于应该国有控股还是民营控股?他觉得混改最终的目标,一定是希望能够让国有企业的体制和机制有所改变,否则混改就变成一个伪命题。如果民营企业只是一个小股东,只是拿钱出来,现在民营企业的融资成本比国企更贵,这也变成一个伪命题。所以他认为混改原则上应该是,在竞争性领域国有不要绝对控股,最好是民营控股。同时混改企业第一时间引入市场化的体制机制,以完善现代企业管理的制度。

现实的解决之道
  郭广昌对于混改很显然是有一个很理想的愿景,但是现实与理想的距离似乎并不是那么的靠近。郭广昌表示,任何的混改一定要自愿、自主,不要拉郎配,不要作为一种政治任务。另外,过程一定要规范和透明。
  济南友达物流总经理陈辉告诉《中国储运》记者,国企混改这么大的事情要说没有政治的考虑,那是假的。但政治任务就是做不好事情吗?我看也不一定,关键还是找到利益诉求点,还有就是过程的透明和规范。
  陈辉表示,很多的问题都是源于相关法律法规的缺失,而国企由于政府背景,总觉得自己应该拥有决定性的话语权,很多时候这就导致了和民营企业合作中的不愉快,甚至是一拍两散。因此,加快国企混改专项立法建设很有必要。
  “用法律条文清晰界定政府的干预范围,并明确政府干预过度的惩罚措施,做到真正的‘政企分开、政资分开’。另外,用法律的权威性保障不同所有制资本参与各细分产业领域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权益,确保同股同权,防止国有企业凭借一股独大的股权结构及政策优势侵占民营企业的资本和利益,消除非国有资本在参与国企混改上的弱势群体意识,使得不同所有制资本自愿参与混改,形成混合所有制改革良性的参与机制。”陈辉说。另外,国企混改的政策体系亟待完善也是被讨论很多。袁惊柱表示,国资委应完全按照国企改革顶层设计转变职责,针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和运营公司细化监管资本制度,提高国有资本的管理效率,且在对各细分产业领域国有企业的管理上,不再干涉,放权给资本投资公司与资本运营公司;清晰界定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和运营公司对各细分产业领域国有企业的监管职责范围,保障各细分产业领域国有企业投资行为合理化。另外,还应当完善国有资产评估机构、产权交易市场等外部保障条件。
  “混改困难这么多,教训、经验也不少,为什么我们还要做?这就像婚姻,虽然会带来很多麻烦事,但是大部分人还是选择了家庭,因为婚姻再麻烦,家庭的价值也是无法替代的。混改对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都是有价值的,特别是对中国的经济是有价值的,所以即使困难再多一点,我觉得也应当积极推动混改。”郭广昌在亚布力峰会的演讲中说。C

【编辑:editor】
上一篇:打铁还需自身硬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