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交运:不在于“混”而在于“改”
文/本刊记者 徐翔  2019年第04期第44页  2019-03-18

  相对于中铁、东航这样的巨头企业,山东交运集团(以下简称山东交运)只是地方企业,2017年,山东交运集团宣布引入普洛斯、长城资本等投资者完成混改。此后的近两年时间里企业发展得一直不错,这对于试图谋求混改的大量地方物流国企以及物流民企来讲,可以作为一个非常好的借鉴样本。
  
多渠道引入战略投资者
  山东交运是一家成立于1948年老国企,在册员工有5000多人,离退休人员超过2300人。其业绩在2013年达到顶峰之后便开始不断下滑,甚至有的年份业绩下滑超过40%。这样的业绩让山东交运选择混改来试图重塑企业辉煌。
  据悉,此次混改完成后,注册资本变更为6.8亿元,其中国惠投资出资2.516亿元,持股37%;员工持股平台出资2.04亿元,持股30%;战略投资者出资2.244亿元,持股33%。增资入股的三家社会资本分别是:济南国惠兴鲁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出资3400万元,占比例5%;济南福道长瑞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出资7480万元,占比11%;新余国寿尚信健隆投资中心出资11560万元,占比17%。这些合伙企业中就包括普洛斯、建信投资、长城资本、国瑞证券、尚信资本、济南投资控股、大地财险、国赢资管等多家具有产业协同效应和行业领先优势的投资者。
  根据山东交运方面的说法,普洛斯作为一家国际知名的新加坡外资企业,是全球领先的物流基础设施和服务提供商,将在物流、土地开发、商业模式创新等方面与山东交运开展业务合作,推动山东交运物流业务成为重要利润源。建信投资、国瑞证券、大地财险等战投将在投资融资、保险、上市等方面为山东交运提供增值服务。山东国惠改革发展基金通过子基金济南国惠兴鲁股权投资基金入股山东交运混改项目,将为山东交运提供资本运作、资产证券化等方面的增值服务。
  “可以说,此次混改实现了地方国企与中央企业的融合,国有资本与外国资本、民营资本的融合,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融合。”国惠投资董事长于少明说,这有助于山东交运深度开发现代物流、网约车、汽车服务等新业态,加速业务战略转型,实现企业治理机制现代化、经营机制市场化和商业模式新型化。
  值得一提的是,山东交运的此次混改在山东省的整体混改战略中也具有重要意义。据知情人士透露,此次混改是全省首家在集团层面启动混改,实现了整体改制;全省首家以同股同价方式同步引入战略投资者、骨干员工持股,形成“国有资本+战略投资+骨干员工”共同持股模式;全省首家公开进场转让存量资本与引入增量资本,引入的社会资本超过了国有资本;全省首家混改方案与发展规划、机制改革、资产重组、业务调整同步谋划。

山东国企混改第一枪
  作为打响山东省国企集团混改的第一枪,山东交运的混改成功提供了很多的经验供后来者参考,贡献不可谓不大,但混改的过程却比想象的要艰难很多。
  “混改是要砸掉铁饭碗的,很多的员工不理解,认为混改也不一定会有好结果,而且还失去了体制身份得不偿失,但随着高铁、航空的普及,对我们冲击很大,业绩不断下滑,再不改革只能死路一条了。”山东交运输董事长吴宗昌在混改后接受山东当地媒体采访时说。
  对混改过程中的难题,吴宗昌说, “混改”的不易,首先是政策壁垒,一级国有企业高管人员不许持股,一级企业原则上不提倡混改。但是国资委为了支持我们,进行平台建设,把国资委的股权划转给国惠公司,国惠持股权,这样就不是一级企业了,从政策上没有了障碍,我们持股也符合政策。但这个过程非常的复杂。这些问题很显然也是诸多国企混改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急需最高决策层进行政策上的变革。
  山东青岛夏鼎资本正在接触多个国企混改项目,其项目负责人蔡明达告诉《中国储运》杂记者,混改过程中,大家最关注的莫过于如何既避免国有资产流失,而又能保障被调整职工的权益但这件事相当难调和。从国有监管角度上讲,国有资产不能流失,但为了混改,可能会侵犯职工权益。然而如果过分强调员工不受损失,那又很可能造成国有资产流失,这也不可取,所以说这是两个难点。
  对于这两个难点,山东交运在整个混改过程中做了大量细致工作,得到了比较稳妥的解决。在混改后的近两年里,山东交运发展良好,效率比以前大大提升,吴宗昌也变得越来越有信心。他告诉记者,接下来山东交运将启动B轮融资,并购优质标的企业,稳步扩大经营规模。并力争五年内上市。“我们提出两条腿走路,物流的发展很重要,但我们的传统主业公路客运也不能放松,把这两项经营好,我对上市很有信心。我们企业内部也达成共识,并且提炼出了我们现阶段的企业发展理念,这就是:厚德兴业,行稳致远。
  
《中国储运》记者对话山东青岛夏鼎资本项目经理蔡明达
  《中国储运》:你觉得山东交运的混改成功吗?
  蔡明达:我跟普洛斯的人接触过,他们对此次混改还是十分满意的。山东交运作为山东交通运输行业的第一国企,含金量十足。据我了解,物流是该集团的第二大业务板块,业务涵盖集装箱场站业务、仓储配送、货运代理、场站经营、大宗货物运输等,每年收入3亿多元。这是普洛斯非常看中的价值。山东作为经济大省,普洛斯的物流布局一直很看重这个区域。而且普洛斯作为外企参与混改,这也给很多国内待定混改项目提供了很多的借鉴经验。
  《中国储运》:山东交运混改案例在前年就完成了,其成功原因是什么?
  蔡明达:我觉得有三个方面的原因导致这个混改项目完成较早。第一是行业市场化竞争充分,符合国家政策。第二是企业内部的改革动力较强。第三是集团规模适中。
  《中国储运》:你觉得山东交运后面的发展如何才能如他们自己所说,能够行稳致远?
  蔡明达:我认为主要还是看后期集团能否形成健全的法人治理结构和现代企业制度,并实现市场化经营充分走向市场,实现转型升级。因为混改的关键在于“改”,而不是在于“混”。C

【编辑:editor】
上一篇:东航物流:混改获佳绩 蓄能再出发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