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民营经济要真正落实在行动上
文/林木  2018年第11期第42页  2018-10-22

  前些日子,毕业于中央财大的“资深金融人士”吴小平一篇文章引发热议。吴小平认为:私营经济已初步完成了协助公有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重大阶段性历史重任,应逐渐离场。
  此文一出,舆论哗然,连政府权威媒体人民日报都出来表态说,民营经济只会壮大、不会离场。中央财大金融学院教授、博导贺强对此作出了回应称,吴小平,第一,不懂政治;第二不懂经济;第三讲雷人语言出名,引起社会不好的反应。当然,没有培养好学生,老师也是有责任的。
  社会上对于民营经济争论已久,近日,习近平为当前一些关于民营经济的模糊认识敲响“定音鼓”。他在辽宁忠旺集团考察时强调指出:我们毫不动摇地发展公有制经济,也毫不动摇地支持、保护、扶持民营经济发展、非公有制经济发展。
  数据表明,在过去近40年中,中国经济增长超过60%的贡献来自民营经济。中国的国有经济占有近70%的资源,但创造的GDP不过30%,而中国的民营企业占有不到30%的资源,创造的GDP却接近70%。而且,民营企业解决了大多数人的就业问题,提供了80%的城镇就业岗位,吸纳了70%以上的农村转移劳动力,新增就业90%在民企。
  在资产收益率方面,2017年国有工业企业的总资产为42.5万亿元,净资产16.8万亿元,共创造了1.66万亿元的利润,相当于9.9%的净资产收益率。2017年民营工业企业的总资产为25万亿元,净资产为12万亿元,共创造了2.38万亿的利润,相当于19.6%的净资产收益率,远高于国有企业。从资产负债率来看,2017年末国有工业企业为60.4%,而民营企业仅为51.6%,这说明民营企业利用更少的资产、更低的负债,创造了更多的利润。
  然而,民营经济尽管贡献很大却生存艰难。央行公布的截止2016年的信贷投向结构数据显示,从2016年的存量信贷占比来看,国有企业占54%的企业贷款份额,民企占比34%;从增量信贷来看,2016年国有企业新增贷款6.9万亿元,占78%的新增企业贷款,而民企新增贷款仅为1.5万亿元,只占新增贷款的17%。从融资成本来看,央行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国企融资渠道既简单又便宜,而民企的融资则是又难又贵。
  我们再来看看民营企业的利润转为净资产率,从2012年到2014年还呈现上升态势,从49.4%提升到79.2%。这其实是非常不错的数据演变规律,照这么下去,民营企业家们维持着越来越旺盛的再投资热情,必将会承担起更大的经济发展责任。但此后形势突然逆转,到2015年就下降到了44.9%,到2017年已经下降到14.7%,再到今年1~8月份,规模以上民营工业企业挣了1.15万亿元的利润,但是其净资产规模相对2017年底居然整体下降了1.84万亿元。这种净资产规模下降,只能解释为有大量的企业家选择减产乃至是停产,从“规模以上”这个总盘子里消失了,导致今年1~8月份的净资产转化率变成了一个负值,而且数值极大:-160.6%。
  企业获得利润之后,要么用于企业本身的再投资再生产,以扩大企业规模,并带来企业净资产的增加。要么就是结算利润出场。一般而言,一个国家正常的经济政策,应该是鼓励企业将更多的利润用于再投资。也就是说,企业利润转化为净资产率越高,国家的宏观经济表现就越好。一旦企业家放弃再投资,纷纷将结算出来的利润用于炒房,或者干脆兑汇离境,那么,这个国家一定会陷入巨大的经济困局。
  从2012年至2018年8月,规模以上民营工业企业的总利润达到14.4万亿元,而净资产增加规模仅4.5万亿元。这之间近10万亿元的差值,被民营企业家们结算了出来。在宏观经济政策层面既然不鼓励他们将利润用于再投资,兑汇离境又受到严格的限制,那么,民营企业家只能选择炒房,而这近10万亿元的差值资金,也就成为了吹起房价泡沫关键的因素了。
  由此来看,尽管民营企业效率比共和国“长子”高出很多,但仍在遭受出身“庶出”的白眼,一些支持政策停留在嘴头上,什么“玻璃门”“弹簧门”屡见不鲜。其实,我们大家应该明白一个道理,中国改革已无退路,中国经济已无退路,民退国进并不是什么好事,中国经济要保持繁荣发展,中国制造要保持竞争力,就要给民营经济良好的生存空间,支持民营经济要真正落实在行动上,绝不能摆个“花架子”招摇过市。C

【编辑:editor】
上一篇:侃侃农业物流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