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物流末端配送“外卖+快递”模式构想
文/孟繁宇  2019年第10期第119页  2019-09-10

  摘要:目前有大量的学者在研究城市共同配送,作为一种先进的配送模式,可以对物流资源进行整合与高效利用,并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城市交通问题。而末端配送和是城市物流共同配送中的最重要一环,本文对“外卖+快递”模式进行构思,分析优劣,以期提出一种共同配送的新模式。

  关键词:共同配送;末端物流;创新模式

  在我国经济高速发展以及消费升级背景的推动下,城市物流在全国物流比重在逐渐升高。根据国家邮政局、中商产业研究院统计的数据显示,仅2019年1月,在全国快递业务量前50名城市中,第1名的广州市快递量总计达4.3亿件,而第50名的芜湖市也近1500万件。同时,城市物流问题也随着巨大业务量而产生。为有效提高末端物流配送效率,国内许多物流企业都在进行优化,投入大量的成本,但优化仅限于本企业,还是无法完全应付例如“购物节”等快递高峰。

  以高效利用物流资源为目标,对物流资源进行全整合的共同配送模式成为了学者们的研究重点。共同配送起源于日本,又称为协同配送、联合配送。日本运输省认为,共同配送是指在城市里,为使物流合理化,在多家有定期需求的企业之间,由一个货车运输者使用同一个运输系统进行配送。我国国家标准《物流术语》对共同配送的解释是: 由多个企业联合组织实施的配送活动。共同配送是将众多流通单位处理同种或异种商品的功能统合起来,促使他们共同利用仓库、车辆等设施设备,将小量货物转化成商品集运,形成大批量的配

  送,实现低成本高水平的物流服务。

  更广泛定义的共同配送,不仅仅整合各个物流企业,而且是以整合整个社会运力,提高配送效率,保证配送时效性,消化弹性订单,减少物流资源浪费为目的。基于此,本文提出末端配送“外卖+快递”模式,希望能为共同配送理论的发展提供一些参考。

  1 “外卖+快递”模式主体分析

  目前,参与到城市流通中的主体主要有外卖企业平台、快递企业、同城物流企业。

  1.1外卖企业平台

  外卖企业平台也是城市流通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末端配送中,外卖配送也是点到点地配送。外卖企业如“美团外卖、饿了/外卖”均有外卖配送团队,将本平台收到的外卖订单拣选后配送至平台客户。外卖配送的高峰时段是早午晚三个餐时,而除此之外的大部分时间外卖员都处于空闲状态。

  1.2快递企业

  城市共同配送终端的快递企业,是共同配送的最后一个环节,也是最重要的环节,快递企业“最后一公里”出现问题,导致前面的业务失去意义。终端快递企业具体职能主要是将电商平台委托配送的货物按时送达客户。目前存在的问题是,在各电商“购物节”前后会出现快递的高峰期,在这一阶段,各企业无法很好地消化弹性订单,以至于会出现“爆仓”等情况。虽然各企业经过大量优化,但由于交通管制和人力成本限制,各企业仍然无法从根本上克服这些问题。

  1.3同城物流企业

  同城物流是具有前景的细分市场,大部分从业者都是小公司甚至个体户,本文讨论的同城物流主要是针对个人的同城物流:指为个人消费者提供送货上门的服务,包括同城快递、报纸杂志、牛奶、水等等。大部分的同城物流企业使用的是面包货车等交通工具,由于成本限制,同城物流公司很少有社区内的物流中转站或物流点铺,这阻碍了同城物流的效率提高。

  2.“外卖+快递”共同配送模式分析

  面对快递企业以及同城物流企业所遇到的问题,以及闲时外卖员的空闲情况,应把外卖平台企业、快递企业和同城物流企业有机结合起来,形成全时段的末端配送联盟。

  2.1配送集约一体化

  形成的末端配送联盟主旨在于为客户提供更便捷,更高效的配送服务。在快递企业遇到快递量高峰时,使用外卖员帮助快递企业在社区内精准配送,加快快递的流通速度。此外,快递量高峰期以外的时段,同城物流企业利用外卖员进行社区内的递送。

  2.2信息管理一体化

  信息一体化便于对外卖员和快递院传递配送任务,“外卖+快递”模式共同配送信息管理,可以对接各个平台的系统,统一安排外卖与快递的物流资源,方便外卖员与快递员的准确快速地配送。此外对路径规划以及货物装载也一并管理。

  2.3“外卖+快递”模式的优势

  2.3.1整合社会运力,提高配送效率

  “外卖+配送”模式,不同于普通物流企业有限的运力资源,该模式吸纳了闲时的外卖员作为运力的补充,配送能力得到了大大增强,也将同城配送的末端更向社区内部深入,减少了同城配送的运输时间,为外卖员与快递员的精准配送提供实时的、合适的路径和配送目的地,压缩整体时间,提高效率。

  2.3.2保证配送时效,实现精准配送

  快递配送具有全城市高覆盖率的广度,外卖配送具有社区内精准到户的深度,将此两者结合,在保证配送失效的前提下实现了精准配送,有助于改善客户体验,增加满意度。

  2.3.3增加外卖员收入

  外卖员在闲时处于待单状态,没有收入,如果闲时可以参与快递的配送,还会增加额外的收入。

  3.“外卖+快递”模式的问题

  3.1监管问题

  各个平台与企业的监管办法不同,所以进行统一监管的难度比较大。外卖员大多数没有快递员上岗证,有可能会影响到快递业秩序。在追责方面,也难以界定出确定的边界,没有系统的责任分担,就会导致消费者维权困难。

  3.2成本利益问题

  由于各个平台与企业前期投入的成本不同,基础设施的建设情况也各异,对接时产生的成本也不方便计算。由于成本问题,继而产生的利益也难以分配妥当。

  4.结论

  共同配送模式正在显示出高效利用物流资源、缓解城市交通问题、提高客户满意度等优点,“外卖+快递”模式的末端配送更在增强配送能力、增加外卖员工资方面效果显著,但与此同时,该模式还面临着监管、责任、成本利益分配等方面的挑战。相信在后期的共同配送模式研究中,类似“外卖+快递”末端配送的模式可以发挥出应有的优势,更大程度上促进城市物流的流通革命。C

  (作者单位:北京物资学院)

  参考文献

  [1]谢韫颖,钱慧敏.共享物流对城市配送效率影响研究[J].物流科技,2019,42(06):19-23.

  [2]石兆.国外共同配送体系建设实践及经验借鉴[J].山西科技,2019,34(03):76-79.

  [3]李娜.基于共享物流的快递企业末端配送模式研究[J].物流科技,2019,42(04):70-73.

  [4]刘翠,李彤彤,何浩,马金平,刘元华.餐饮外卖员的共同配送模式研究[J].物流工程与管理,2019,41(03):115-117.

  [5]姜旭.解决城市物流问题需要“流通革命”而非“禁摩限电”[J].中国物流与采购,2016(13):74-75.


【编辑:editor】
上一篇:多穿设备配置模式创新——由单一到组合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