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幸福之门打开的时候……
主持人/斜阳不暮  2019年第09期第96页  2019-08-19

  九月可是个金秋送爽的好“时段”!过了暑热,迎来了农历的八月桂花香,家长们又开始忙绿地接送孩子喽……
  本期主持人给读者朋友们提供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请您慢慢来读。
主持人好!
  我今年二十八岁,在家乡鲁东沿海城市一家民企物流公司任部门经理。2014年从西安交大毕业前,原本有位家在陕西三线城市的同窗恋人。我爸妈要我毕业回家乡,在海边长大的自己也更喜欢蔚蓝色,心想着带位小嫚儿回家实在是很有尊严。可临到毕业,人家女孩家不同意,尤其是她爸妈要让她在当地考公务员,而且“关系”都找好了。让人感动的是,人家不光给女孩找了“关系”,还为我安排了在当地的报考途径——到公安系统的人力资源部门,并明确表示,我这名牌大学学生报考公务员是很“吃香”的!但我呢,没买人家的“账”,最终啊,海边长大的小伙子“放单儿”回到了蓝色的海边。
  我知道公务员队伍中确实有些人“不干净”,更知道国家反腐的力度。但这怎么着也不能说成“普遍现象”吧?眼下这时段人们脑子真是怪得出奇,老一辈一旦说起公务员常常是“义愤填膺”,好像人家公务员都腐败;可一说工作,又都渴望自己孩子跻身公务员队伍。你要是真觉得腐败,干嘛要把自己孩子往那里“塞”呀!
  回了家乡,家里本意也是想让我在市里考公务员,“趋向”都给我“找”好了!但我就是不愿意!
  我小姨是公务员。而且她眼下还是位有些造化的“大”公务员。
  那还是我读小学的时候,暑期到我小姨单位去过。那会儿她正年轻。看着在家里一向专横跋扈的小姨在单位低眉顺眼、端茶倒水的样子我就想笑。把我当小屁孩的小姨,肯定不知道我已经有了“思想”,一则她当时对领导的那个谄媚样子并不回避我;二来呀,办公室没人的时候他还跟我“情不自禁”地叨叨过“心里话”说,“这公务员制度刚实行,我们这儿人员肯定要动的。有的能,有的不能,全靠领导一句话,让你这小孩说说,班主任在学校是管着你的,你能不‘低眉顺眼’嘛!”
  每当我想起当年小姨在机关的样子,不知怎么就产生恶心的呕吐感。不是对小姨,是对她当时的那种境况和谄媚的神态……这不,这感觉一直影响到我大学毕业找工作。尤其是我暗中明白,爸妈让我考公务员肯定会有小姨帮忙的,于是心里更是说不出的“反感”……
  我呢,要么就考研,不考研就找工作。我爸原来是公交车司机,前几年才刚当上调度。我妈是幼儿园阿姨,前几年当了个园长,还是副的。据说他们恋爱的时候是因为我妈天天乘我爸的公交车,一次暴风雨成就了他们《巴士奇遇结良缘》。当然,这都是我姥姥告诉我的。
  不好意思,走题了!我在大学读的是人力资源管理。那年正好民营物流公司公开招聘业务,虽然不是很对口,但我毫不犹豫地走进了民企物流,从业务做起……
  我现在的女朋友晓瑜比我小三岁,两年前从著名的(尤其近期更“著名”)山东大学毕业。这女孩身材高挑儿,皮肤白皙,容貌也是如花似玉,人们夸赞她说,她是我们家乡的天使。这位“天使”在海关工作,是我做业务报关时认识的。她也是当地人,只是她爸在省城做生意,偶尔回来看看。这时,发生了一件事情!
  晓瑜家虽在当地,可她父亲公司在省城,那边也有个家。这还不算,因晓瑜母亲早逝,她父亲再婚后,和她的后母生了她同父异母的,比她小一旬的弟弟。不能否认,听到这个情况后我的确很不开心。一是我只知道她父亲做生意,可没想到是资产过千万的生意;二是只知道她有弟弟,但没想到是同父异母的弟弟!我真的很埋怨晓瑜,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事先不跟我讲清楚?她的意思很明确——“这跟我们,跟我们的爱情没关系!我愿意在这个沿海城市生活,我愿意嫁给你不就行啦!”我心说,这怎么能没关系呢?正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用我爸常说的话叫做“肩膀头不一般高”啊!我爸妈社会地位一般般,让人总感觉我是在“攀高枝”,弄不好还以为是图他家财产一样!我这人在乎尊严,才不呢!
  包括我爸妈在内,他们也有些犹豫。都觉得晓瑜是个好姑娘,而且省城毕业后不在自家企业做事,完全是以个人奋斗为标准的好青年。可我“顾虑”的那些因素他们都有,甚至只有比我多……
  主持人啊,在我叙述的这些人里,您是不是也想到了我的小姨呀?我和我爸妈想到了。
  此时的小姨,已经是我们那儿教育部门的头头之一。
  可以说,漂亮的小姨当年没白“谄媚”,不仅留在组织部的公务员队伍中,而且被提拔当了领导。唯一不开心的是,因姨夫怀疑她和领导的关系,在我十八岁那年他们就离了婚。好在没孩子,彼此轻松。不过后来也算因祸得福,和一个部队转业、丧偶的团职干部成了家,对方有一女儿,他们生了个儿子,日子过的蛮舒坦的。
  长话短说,小姨当然见过晓瑜,而且也很喜欢她。因为小姨家搬到了新区,我们又都忙着工作和恋爱,平时见面机会少。小姨的意见很简单——这事看我的感觉!如果感觉出对方家庭对我的“出身”有冷淡的成分,那就要“考虑”。否则,“人家女孩挺好的,管她爸和她后母干嘛嘛。她是跟你生活啊!”说归说,可让我这个角色怎么“感觉”呢?小姨的主意是,请晓瑜的爸爸和后母来一起吃顿饭,在餐桌上她能“搞定”!
  主持人老师啊,现在看起来那件事太简单不过喽!那天,在我们当地的蓝海饭店请了晓瑜的父母和她的小弟,大家开怀畅饮,交流得欢乐非常。说起来我姥爷和晓瑜的爷爷当年还在一个单位。那天,我们全家人都放了心……
  一切的一切都在向着我们结婚的方向发展着。我们买婚房,晓瑜父亲要资助,被我们婉言谢绝后,像前面说的,我爸妈给交了首付,我和晓瑜说好,婚前婚后,我们都用自己的公积金还贷……原本是要二零二零年元旦结婚的……
  不久前网上热议的内容一下子给我爸妈泼了兜头一盆冷水。原本他们是不信的,是因为有同事啊朋友啊的“形容”,说山东大学女生给黑人留学生当学伴,有的得了艾滋病云云……这个信息我当然知道啦。可这算什么嘛?最多算是一个学校对留学生的举措不当嘛,组织上没当个事,我们当什么事嘛!可组织上没当事,我自己没当事,我爸妈当事喽……
  那天晚饭我要出去,爸妈一起认真叫我等等,有话问我。妈说:“你看到微信里的内容了吗?”我问啥内容,老爸心情沉重地说:“你想过没有?晓瑜那么好的条件,那么好的家庭,她怎么就能看上你,看上咱们这个家呢?你们好了也有一年多了,你真的了解她吗?”我先是一头雾水,接着就明白了。我说妈呀爸呀,你们这可就多虑了。一来晓瑜是个冰清玉洁的女孩子,怎么能这么想人家呢?这二来呀,那学校的“学伴”,是2016年开始的“模式”,那会儿晓瑜已经开始写毕业论文了。她会“伴”谁呀?谁“伴”她差不多。三来最重要,人家学校只是安排学伴,既然是“学伴”,哪能像微信上有些人说的那样呢……
  老师啊,无论我怎么说,我爸妈那感觉依旧是疑疑惑惑,弄得我心里这个别扭啊!当幸福大门打开的时候,我却要被门“掩了”!老师,您别给我出主意找我小姨,她呀,已经表态了——别的她没说,只是说不知道晓瑜这么好的条件怎么就“认定了我”
  难啊!我真的好难!我是信任晓瑜的!可就我爸妈这样的“疑惑”,短时间很难改变,一旦让晓瑜知道他们对她的“疑惑”,这是多大的侮辱哟!反过来,我能让晓瑜解释嘛?那不就把双方都放在尴尬的境地,以后咋相处呀!真愁死我了!
  一个幸福的家庭因为一条本属于社会问题的信息,忽然就陷入了“无奈”之中,这在当下资讯发达的时代应该并不鲜见。往往均为养生保健之类的内容——因为自己的保养方式同信息“不对称”而“焦虑”!像当事人家庭这样对号入座的还真的不多!可让人“操心”的是:他们“对号”了!甚至连他的小姨也“模棱两可”……
  我以理性的方式告诉小伙子:个人自信和民族自信是一样的,不要把自己放在弱势一方!一个人也好,一个民族也好,一定不要因了自己暂时同他人有落差而感到自卑;同样,也不要因为强于他方而耀武扬威!爸妈的焦虑,在本质上并非一条“山大”信息,而是对未来儿媳家庭背景的“仰慕”而造成的!去除“自卑”,则一切顺畅!而这自信的来源,根本是小伙子的拥有,和今后生活中大家共同的感受!
  朋友们,“学伴”的事有学校和有关方面解释和解决,我们这里不多谈论。可社会信息对生活的影响,应该是每个人都有的体会!能够坚持自己,懂得过滤信息,是要有一个能够“思想”的大脑的!在我们碎片信息大量涌来的当下,有个“思、想”的头脑很重要!C

【编辑:editor】
上一篇:有了儿子之后……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