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夫妇的“烦恼”
主持人/ 斜阳不暮  2019年第06期第82页  2019-05-20
 
  亲爱的朋友们,转瞬间就将近半年喽,祝福大家“六一”儿童节快乐!那位“看官”说啦,都是成年人,主持人祝福我们干什么?于是在下“神”回复道:“看官”——孩子即“未来”也!谁能说我们今天做的所有,无论是主观还是客观,不会影响着孩子,影响着未来呢?坦诚讲,今天我们能有资格祝福“他们”,还算是蛮奢侈的呢……好了,题归正传!
  本期,主持人为大家呈送一个“老年人”的“故事”。这个“故事”,恰好同上一篇青年对老人的“无奈”形成了反差。请看他们是怎么想,怎么说的。
  主持人好!我是天津的。姓王,您就叫我老王就行。我和老伴眼下就有个心结,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办!
  我和老伴今年都是六十五岁,也就是当年城市里的七零届学生。不瞒您说,我们当年没有上山下乡,留城的我俩在一个厂里工作。那会儿娱乐活动少,自己又没有更多的知识,一不留神就水到渠成!关键是那会儿不懂避孕,有了孩子因为要结婚证,也没法去做流产。眼看肚子大了,只能跟双方家长说了。老人们先是惊讶后是高兴,可按当时晚婚要求,二十五岁才能结婚。我爸妈当年找了街办事处的亲戚,给我们虚报了两岁办了结婚证。一九七八年,也就是改革开放的那年我们就有了女儿琪琪。
  我在厂里是车队司机,她是库管。一九九六年企业减员增效下岗后自己创业,先在家里做好了米饭炒菜、饺子,然后我蹬自行车沿街卖。后来城管管得严,把自行车改装的售货车给砸了。再后来就跟亲戚家借了点儿钱,租了一个小门脸开始卖煎饼果子。天津的煎饼果子是全国出名的,虽然我们没打出品牌也没出名,可生意非常得好。
  实话实说,我们有了琪琪的时候,恰好是国家转型期间。那会儿资讯少,我们懂的也少,对琪琪除了爱,也不知道怎么培养。琪琪先是跟着姥姥姥爷,两岁就上了我们单位幼儿园。琪琪上初中的时候,我们企业眼看就不行了,对她也上心不够,再加上她小时早产身体弱,学习也没跟上。虽然她学习一般,可那会儿中学毕业还可以选择考高中或者中专。我们有限的知识告诉我们,中专出来是干部,高中如果考不上大学等于白上!那年月我们也不懂得征求孩子的意见,就直接让她报了中专,想着将来当个干部嘛的,以后也不至于下岗!我们哪儿想到后来社会变化呀。琪琪中专毕业后,国家政策早就不给“安排工作”了。好在那会儿就业对学历要求不那么严,找了亲戚帮着,给琪琪安排到一家刚起步的物流企业上班,两年后又找人花钱给她先弄了一张“大专文凭”,她自己拿着文凭应聘到另一家企业也是做物流。
  非典时期,出租车价格超级便宜,我们用“煎饼果子”的收益还上跟亲戚借的钱,又跟别人张嘴凑了点儿,盘下一辆夏利开上了出租。从那儿以后,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我没黑没白地开出租,我那口子在家请了个帮忙的做煎饼餜子,日子真的是芝麻开花——节节高!这期间,我们琪琪的工作也是业绩优秀,我们的日子越来越有奔头。真应了眼下这句话,好日子是奋斗出来的!
  主持人啊,日子这么过,您说我们哪儿有难处啊!那会儿我们的心里着的敞亮着呢。也是非典那年,二十五岁的琪琪带来了一位帅小伙,他是位画家,是琪琪在一次公司举办的业务活动中认识的。小伙子比琪琪大四岁,浙江人,是在杭州的中国美术学院学西方油画的,在一家广告公司做设计。虽然在年龄上我们觉得大了些,并不符合我们这代人的想法,可孩子愿意,尤其是在职业上也体面,我们也就表示没有“意见”。家在江南水乡的小伙子很会来事,说自己的爸妈当初是农民,九十年代先从走私开始,后来国家管理严格后,家里投资做起了冷链物流公司。我们虽然不懂什么是冷链,可因为女儿的公司就是物流,所以也知道是个正经生意。一来二去,琪琪二十七岁(2005年)那年,双方家长见面,为他们举办了体面的婚礼。两年后,琪琪参加的电大本科考试毕业,他们有了宝贝儿子春风(2007年)。有了第三代的我们两口当然高兴啦!闺女女婿忙,我还是开我的出租车,我那口子停了煎饼果子摊儿给他们带孩子。尤其是闺女家的房子没让我们操心。女婿家出钱交了首付,在我们临近的拆迁房旁边的小区买了三室两厅的商品房,我们给他们带孩子,他们照顾我们都方便。我呢,就着精气神啊身体啊还都不错,用我们年轻时候的话叫:“多拉快跑。”钱挣的也够花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主持人老师啊,我们是从琪琪带回家的杂志《中国储运》上看到的杂志这个栏目的。我上面说的这些是不是让您弄不明白了?挺好的日子,怎么就有问题了呢?您听我接着给您絮叨。
  产生风波的起因是画展……
  那还是几年前的事呢。春风三岁就去了幼儿园,被“解放”出来的姥姥除了接送孩子,没别的嘛事,就在小区迷上了广场舞。这是好事啊,又锻炼身体,还有在一起聊天说话的。没想到那天有一块儿跳广场舞的赵姨跟她说,你们闺女上画展了吧,那得挣多少钱啊!问得我们那口子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赵姨是我家邻居,是六六届下乡的大姐。她老伴儿去世早,当年在东北受了寒得了妇科病,一辈子没孩子。当然,这都是她跟我们那口子说的“悄悄话”,这也表明她和我们那口子关系不错!可再怎么着,怎么和琪琪上画展挣钱有关系呀?我们老伴儿回来跟我一说,我说这得问问她这话从哪儿说起的。结果第二天这么一问啊,您猜怎么着,满大街都知道了——说画展里有我们女婿画的裸体画,那画上的裸体女人脖子上有个黑痣,那就是我们家琪琪!我们那口子一听就“上火”了!我们琪琪确实脖子上有颗痣,我们女婿也的确是画家,而且也参加了画展!那会儿琪琪正好在上海出差参加一个什么博览会。想给琪琪打电话问问吧,又觉得她在参会又实在不好“兴师问罪”!于是大年轻就风风火火暴脾气的我们那口子急了,给女婿程浩打电话让他过来。
  那是个刚刚立夏的日子。晚上,女婿程浩给我们买着火龙果、猕猴桃,给雪玲买着零食冒着汗来了。我们那口子一见程浩面,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训:“你说你怎么那么不挨着呀?我们知道你程浩是个大画家,也知道你是学油画、画油画的,更知道你要画画,要参加画展,可怎么着也别画你媳妇的画儿呀!再说了,你们是两口子,你拿她当模特也就罢了,画了也别往外边拿出去展览啊!”程浩听了说:“妈,这是哪儿有的事啊?您这是听谁说的?”我们那口子说:“你甭管我听谁说的,你拿我闺女的身体糟尽着就不行。别看你们是两口子,琪琪愿意我还不愿意呢!”那天,我在一旁听着看着,也实在不知道说嘛好……
  老师,您别过意,这虽然是前好几年的事了,可我们认为这就是我们有“隔阂”的起因,所以我没法不提。当然该告诉您结果,最后您猜怎么的,人家那女的是一位职业模特,跟琪琪半点儿关系没有!闺女回来告诉我们说:“想让程浩画我他还不乐意呢,不是他不敢,是我的身材虽然苗条,可不够‘黄金分割’!”
  嘛叫“黄金分割”我们不懂,也没想弄明白!只是从那次以后啊,我总觉得孩子和我们之间有了隔阂,事事不顺心,件件有对立:比如说春风爱唱歌,我们就教他“天大地大……”;比如说春风爱看书,我们就买来《闪闪的红星》小人书;听有专家说该让孩子从小学习中国古典文化,我们就教他背诵《弟子规》……这么说吧,他父母没工夫教没工夫管,我们都教都管!可有一样,这些就几乎没有一样儿对他们心思的!
  春风上小学后,几年间没少惹祸。分数一般般不说,在学校总弄出点儿“标新立异”的事给老师出难题。四年级作文,老师说让写“我的妈妈”,他写的是:妈妈在家不干活,周末不起床,出差回来只给姥姥姥爷带好吃的,没把他“放在眼里”等等;五年级作文,老师出题是《榜样》,他竟然写的是他姥爷我,一个出租车司机!说我起早贪黑,风里来雨里去……虽然老师给了高分,可我和他姥姥这个别扭啊!我外孙的聪明,他的“榜样”,不说科学家、教育家、解放军,也得说是他爸他妈呀!这“榜样”再怎么着,也该是他南方做生意挣钱的爷爷呀!这小伙子这么小,怎么就看上我这行业啦?在过去我们俩不就是做小买卖儿、拉胶皮的嘛……
  老师啊,这两年我俩好郁闷!闺女女婿对我们面儿上绝对是依然如故,可我们总觉得渐渐地有了疏远!老师啊,您说,我们怎么这么“矛盾”呢?是因为画展那件事,我们和孩子们有距离了,还是我们两代人有“代沟”哇?我们怎么弥合呢?有办法嘛?我们刚六十多岁,身体也好,陪孩子们度过咱好日子的时候还长着呢,我们还要一块儿实现中国梦呢呀……
  我和老伴恭候您的回音!
  接到这老兄的纸质来函,我拿在手上陷入了沉思……这哪儿是“隔阂”和“矛盾”啊,这明显是两代人价值观的“差异”!那天傍晚,沐浴着暮春微风,敝人,驱车前往老王师傅留下的地址……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因篇幅关系,我们的交流就不在这里赘述,可呈送给诸君这“故事”的意义,我想大家能够明白:历史,无论是中华民族的历史,还是我们共和国的历史,我们在继承的过程中都应该于理论自信、文化自信的前提下,要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传承和发扬!那天在老王家,在“弥合”了他们本来无“隔阂”的关系后,自己深深感到,两代人,不,三代人的思想其实是一致的,那就是期盼我们的国家“兴旺发达,后继有人”!C

【编辑:editor】
上一篇:爸妈嫌我不够孝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