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与“抉择”……
主持人/ 斜阳不暮  2019年第04期第82页  2019-03-18

  人,活到一百岁当属长寿;书,够上一百页也算长篇。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在这柳枝抽条,大地回春的大好时光里,《心雨》迎来了本栏目开办以来的第一百期!
  八年零四个月,我们秉承着《中国储运》杂志自开办之日起,除资料汇编外绝对自采、原创的基准,以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原则,以为读者朋友做好解忧排难的心理疏导为要旨,以倾听读者声音,全心为读者服务为标的,一百个月出版了一百期!在此,我们诚谢读者多年的信任和陪伴,诚谢朋友们的热忱支持和鼎力相助。
  我们深知,一个栏目的百期实在算不上什么,更不要说期间还有一些未能为读者朋友们解决的心理问题的疏导!今后,我们将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于不懈努力之中做好栏目,不辜负读者朋友的期望和要求!
  本期,主持人向您提供这样一个“故事”……
主持人好!
  说起来让您笑话。我是一名大龄女青年。不是一般大龄,是今年本命年的大龄,已经四十八岁啦!当然,在咱们这个国度,都知道“大龄”就是未婚的意思!怎么,笑话我了吧?别看我属猪,但我不胖,身材苗条着呢——所以我不怕笑话!
  我在一家国有物流公司的当副书记,祖籍在山东,我十三岁之前跟父母在广西。那年,也就是1984年随着百万大裁军的转业父母,到了我妈的老家济南,十九岁考上大专,三年后毕业在济南工作。
  我眼下遇到的问题算是挺蹊跷。不过呢,我先说说我自己的经历吧。
  当年我考的是大专,本科学历是工作之后进修的。别看我在部队出生,可不像一些部队子弟那么开放,青春期阶段对男女的事情一直很是反感。那个时候刚改革开放,尤其是我爸妈天天唠叨说,改革开放是经济上的,国门开了是为了搞活经济,“苍蝇”“蚊子”那些资产阶级的东西肯定要进来,不要让资产阶级思想腐蚀了我。我从他们那里知道,所谓资产阶级思想就是男孩留大背头喇叭裤,女孩烫发穿短裙!到了大学,男女同学有的搞对象,我就看不惯,心想这就是资产阶级思想的腐蚀作用,而且还劝我同寝室的同学不要过早谈恋爱。虽然后来知道很傻,可当时实在是认为自己很革命!我不光爱唱李铁梅的段子,而且还爱穿“李铁梅”的长裤。弄得同学给我起了赵“铁梅”的绰号。
  人嘛,总归是有七情六欲的,我又不是同性恋,我的目的很明确,谈恋爱就是结婚,根本不像我同学中的有些人,谈了一个又一个的,整个拿自己的青春当儿戏。
  二十三岁那年我毕业后到物流企业工作。那会儿的物流是从运输企业刚转型,属于起步阶段,我被派到大连参加一个企业推广活动。那是九四年初秋,正好赶上大连服装节,看着大街上展台上女孩子那些耀眼炫目的露背装、露脐装我就眼晕。心说这辽宁跟山东只隔着一个渤海湾,咋差别这么大呢?我们那的女子,甚至包括年龄大些的女人,夏天光脚穿鞋都觉得不好意思,别说“露背”了!一起到大连出差的五十岁多岁女经理,见我不屑的表情奇怪地问:“怎么着小赵,你看着不舒服?用不了几年,咱那儿也是这个样子的。这就跟物流企业一样,眼下是新生事物,以后满大街都是。”当时,我抻抻自己牛仔裤裤腰说:“就是遍地都是了我也不穿。”说得我们女经理边乐边说:“你对象愿意你穿你也不穿呀?”我有些脸红地说:“对象搞不搞还两说着呢!我这辈子也没准就不找对象!”说得女经理一个劲儿地愣神。
  没想到的是我竟然“一语成谶”,到现在也没“对象”!
  后来我知道,我们女经理关心我是有原因的。她有个比我大三岁的侄子,虽没上过大学,可在政府机关工作,经理有意把我和他侄子拉上线。从大连回来之后的第二年暮春,在经过她认为对我认真“考察”之后,安排我和她侄子在大明湖畔见面。
  那是国家刚刚实行大礼拜不久的星期六,我爸出差不在家,家里就我和妈俩人。我妈让我穿裙子,我不同意说:“我小时候你们反复强调,这是资产阶级的,眼下又逼着我穿。到底是哪个对啊?”妈说,“此一时彼一时!时代变了你也得跟着变。人家男孩子谁愿意看一个不像女孩的女孩啊!”这么着,我俩闹了好大得纠纷。言来语去,竟然耽误了时间迟到了。那时没手机,家里电话也属于“刚安上”。我妈让我给经理儿子打传呼,我说不愿意让他知道我们家电话号码。妈气的再不说话,看着我穿着牛仔裤旅游鞋出了门。
  暮春的天气济南已经很热了。我到了约定地点的时候,只见一看上去挺可爱的,有一米八高的帅小伙儿在树荫下狼狈地抹着汗。我心里不由得“动了一下”说,抱歉啦,我来晚了。原以为他会看表,没想到他上下打量着我说,“赵小姐,您是二十三岁的女子吗?”我听了先是一愣,那会儿“小姐”这个词儿虽然不像后来那么“专属”,可那也是“资产阶级”的称呼啊!于是我声色俱厉地说:“你怎么这么没品位呀?什么小姐小姐的。叫我同志!”一句话把对方给说傻了……
  我的第一次相亲就结束了。从周六见面半个小时到周一“被宣布”分手,不到三天,而且还是我们女经理通知的。我记得非常清楚,从来不称我“同志”的她当时说:“小赵同志啊,小张同志通知你,说以后同志之间就不再约会了。”我听了先是有些酸酸的,接着就是一种如释负重的感觉。心说不见面正好,什么破机关。不光工资少,没奖金,而且还整天里开会。要知道,那会儿还没公务员制度呢。
  爸妈着急,我不介意。一晃五年过去了,二十八岁这年,我和一位比我小两岁的,叫吴鑫的业务上小伙子彼此产生了好感,他主动邀我吃饭、看电影,看泰塔尼克号的时候我们一起被电影的情节所感动……夏末秋初的傍晚,他再次相约看电影。在电影院里,他有了“想法”……他那不检点的,我认为实在对我“过分”的行为激怒了我……毕竟是公共场所,我只是行动上拒绝,但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暴怒,可出了电影院大门,他又有所“动作”,我一巴掌打在他脸上,然后我转身扬长而去……
  老师,真的别笑话我!实话说,我长得真不错,被爱是正常的。但我知道,那时候我心里上,不,是“心理”上,就接受不了男人……总觉得那是腐朽没落肮脏的“事情”!
  一个突发事件,让我这一生都悔之不及……十一月,在烟台驶往大连的轮船上,吴鑫因海难遇难!他真的成了“杰克”,而他认为的“露丝”,却没让他碰过“一指头”!后来我感觉得到,我是爱吴鑫的!作为一个女人,我生理上并没有排斥啊……
  时间进入了二十一世纪。我呢,在单位从一般员工先当了办公室文书,后当了办公室主任……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在不停地有人为我介绍对象的生活中,我同一位四十八岁的,离异后有一读高中女儿的报社文艺版编辑相识了。他为人宽厚,举止儒雅,交往中能感觉到他那绵绵的长者风范。我们谈生活、谈社会,谈奥运会这个体育盛会,给国家带来的经济文化繁荣……实话说,我渴望着他的拥抱,三十八岁“懂事”的我,甚至在渴望着他的“流氓”……但他没有!他只是把我们的关系限定在了一般朋友的“层面”上。知趣又有自尊的我就再也不同他纠缠……
  老师啊,转眼十年过去了!这十年啊,我虽然当的是单位政工职务,可视野开阔了许多。我爸妈出去旅游也开了眼界,随着改革开放的大趋势,世界在我们面前都变小了。
  老师啊,我说多了吧?我最最难办的是眼下的“局面”!春节期间来了两个“信息”。先是五十八岁的,女儿已经成家生了宝宝的那位编辑,通过微信表态要同我确定恋爱关系;另一个是二十五年前称我为“小姐”的人!
  我那二十年前的女经理,后来为了离家近调到了别的单位,老阿姨退休后和我还有联系。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老阿姨在我电话拜年的时候问我眼下“情况”?老阿姨说,她五十一岁的,在省机关当处长的侄子丧偶后眼下独身,而且因为女方身体原因一直没有孩子。关键是老人家最后一句话:“我那侄子说,他还想着当年那位‘小姐’……”
  老师啊,我听了是百感交集!二十五年前那个小伙子,客观说,他一直在我脑海里萦绕……以后虽然没见过人,但在女经理家见过照片的……可我怎么选择呢?编辑是那么的有魅力……有人说过:人生不仅仅是努力,更重要的是抉择!老师,能帮我出出主意吗?不过啊,我必须说一句,绝不是请您帮我比较他们的社会地位和其他什么!帮帮我啊!等您电话!
  在我们栏目一百期这值得纪念的时刻,我读着这位读者的来函可以说是边读边乐。朋友们猜猜我乐什么?下期再告诉您。
  我给这位可爱的“大龄女青年”打去电话,明确表态坚决支持选择后者。至于“女青年”听没听主持人的建议?最终如何选择?如果时间上他们不拖沓的话,下期一定告知读者。关于主持人为什么支持选择“后者”,容主持人于下期同“乐什么”一并向读者禀告喽。
  不过呢,正如村上春树所说,这个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正确的选择,我们只不过是要努力奋斗,使当初的选择变得正确。
  本栏一百周年真的微不足道。不要忘了,曾经震惊世界的一百周年到了,那是下个月的五月四号……C

【编辑:editor】
上一篇:人生不该惧“无常”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