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忧启圣 多难兴邦
栏目主持/陈祥森  2019年第10期第32页  2019-09-10

刀光剑影 摩擦升级

  专栏小编:三位专家好,欢迎做客“深度”栏目。近来大事不断颇有看点:先是美国提出9月1日起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更多关税;人民币破7后,中国被美国列入汇率操纵国名单;8月23日中国公布反制措施,而后特朗普在“推特”上发文称将调高总值55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幅度,其中,将对2500亿美元源自中国的进口商品关税从现在的25%调升至30%,10月1日起生效;同时,自9月1日起对3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征收关税幅度将从原定的10%提高至15%;除了在关税大战中持续加码,特朗普公开要求美国企业“离开中国”。对此,你们是怎么看的?

  金玉其中:先不说我们的看法,看看外媒对此的报道吧。《波士顿环球报》说,特朗普关于贸易战反复无常且自相矛盾的信息,使美中高风险的贸易谈判变得更加复杂,也增加了脆弱的全球经济面临的风险。报道引述一家美国公司首席执行官福尔曼的话称:“我们正坐在特朗普的狂野之旅列车上。我们还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精神错乱的政府治理,它完全失控了,太吓人了!特朗普的这一决定同样引发了欧洲的巨大担忧。德国《萨尔布吕肯报》报道称,特朗普“命令”美企撤出的论调“很像独裁者”。《法兰克福汇报》则担心,随着贸易战不断升级,欧洲企业恐怕很快就会被迫在中美之间选边站。该报评论称:“特朗普的做法十分怪诞——他命令美国企业不要继续在中国生产,还问谁才是美国的头号敌人……”“现在,他还表示可能动用宣布国家紧急状态的权力,这更是不祥之兆。”

  夜雨观澜:特朗普本身就是一个多变的人,正是他的这种性格造成世界经济的不确定性。美国CBS电视台称,特朗普26日在法国与马克龙一起出席了记者会。他对中美贸易战的态度是记者们最关注的问题。有记者提问,称他对中国不断反转的言论,造成市场与全球经济不确定性……没等记者问完,特朗普就打断提问,两手一摊回答道:“抱歉,这就是我谈判的方式。”他还称,“这种方式多年来行之有效,对国家也一样。”

  把酒临风:美国学者克鲁格曼在《纽约时报》专栏的标题给特朗普下了一个定义:特朗普与折腾的艺术。文章称,就以特朗普对中美贸易战的言行来看,这本身就是导致美国经济放缓的原因,而且使美国经济陷入一个恶性循环。文章说,保护主义很糟糕,而由一个不稳定的领导人实施的保护主义更糟糕。所以,我们要做好最坏的准备警惕最糟糕情况的出现。

  专栏小编:特朗普在推特中说:“中国从美国赚取了大笔金钱,年复一年且持续数十年,即将中止,也必须中止。因此我下令我们美国伟大的企业,立即开始寻找中国以外的生产基地,比如将你们的公司搬迁回美国,在美国制造你们的产品。”特朗普让美国企业撤离中国,这种最糟糕的情况会出现吗?

  夜雨观澜:在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体系下,政府对经济的干涉是比较小的,政府的主要作用就是为企业创造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从这个方面来说,美国政府确实没有权利强迫美国公司撤出中国。但是有一种情况例外:当国家处于紧急状态的时候。美国有一部法律,《关于战争或国家紧急状态时期的总统权力法》。该法案授权总统在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后规范国际商业的权力,以应对外国的任何异常状况或特殊威胁。在美国企业质疑特朗普“要求美国企业撤离中国”的时候,特朗普搬出了这部法律。他在飞往法国参加G7峰会的飞机上发推特说:“那些不清楚这部法律与总统权力和中国有何关系的假新闻记者们,可以去看看1977年的紧急权力法。案子结束了!”

  金玉其中:特朗普总是有奇特的想法。他想购买世界第一大岛格陵兰岛,丹麦人死活不卖;他想用核弹炸飓风。据美国媒体AXIOS报道,在一次白宫有关飓风的汇报会上,特朗普突然说:我有办法了,我们为什么不能用核武器来终结它们。飓风在非洲海岸边形成,当它们穿越大西洋的时候,我们在风暴眼投下一颗核弹进行破坏。我们为什么不能做?所以,依照特朗普的性格,他宣布国家紧急状态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把酒临风:按照正常的途径,特朗普是没有权力要求美国企业撤出中国的,但是如果特朗普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的时候,他就有权要求美国企业撤出中国。但是美国企业不愿撤出中国,因为中国拥有完整的工业体系,中国拥有庞大的市场,中国拥有完善的交通运输系统,中国拥有熟练的工人。看看美国最引以为傲的“标普500”公司对中国市场的依赖度有多大:射频龙头Skyworks和Qorvo,一个84%、一个71%,高通65%,镁光64%,英伟达50%。到底是谁离不开谁?

  专栏小编: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现在又进入金融领域。人民币兑美元离岸和在岸汇率先后突破“7”的关口,这本是国际经济形势变化及美国对中国加征关税预期等因素影响下的正常市场反应。然而,美国财政部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这将对我国有何影响?

  把酒临风:把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目的在于逼迫人民币升值。我们先看看“广场协议”吧。1985年9月22日,美国、日本、联邦德国、法国、英国的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简称G5)在纽约广场饭店举行会议,达成五国政府联合干预外汇市场,诱导美元对主要货币的汇率有秩序地贬值,以解决美国巨额贸易赤字问题的协议。“广场协议”后日元在1985年到1995年平均每年升值5%,日本国内的资产泡沫急剧放大,面积只有美国二十五分之一的日本,其房地产市场价值比美国还高。1990年,仅东京都的地价就相当于美国全国的土地价格。是什么原因让日本做出如此大的让步呢?前日本银行行长行天丰雄后来解释说,日本政府对当时美国日益上升的保护主义感到惊慌,准备接受一次日元的大幅度升值,以缓解对美贸易关系。

  夜雨观澜:泡沫终归是要破灭的,1989年底开始,在日本政府的一系列降温政策下,经济泡沫开始破灭,日经指数很快腰斩,银行呆账严重,企业纷纷破产,经济陷入低迷。1990年至1996年,日本破产企业年均高达14000家左右。股市和房地产泡沫造成的损失不下6万亿美元(约合42万亿元人民币)。同时,日本的银行也损失惨重,不少银行甚至倒闭,1995年7月,日本大藏省银行厅公布日本银行业不良资产高达50万亿日元(约合3.3万亿元人民币)。大批日本企业难以应对资金困局,不得不把以往购买的美国资产廉价出售。

  专栏小编:其实,特朗普选择对人民币发难并非一时心血来潮,而是以莱特希泽、纳瓦罗为代表的极端鹰派人物蓄谋已久的策略选择。美国汇率操纵国的评估指标本身就是基于美国国家利益偏好设定的,根本谈不上国际公认的普适性基准。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美国为保住在全球金融与产业分工领域的顶层地位,继续低成本获取超额利润,经常交替运用金融与贸易手段来打压主要竞争对手。

  金玉其中:特朗普政府执政以来,一直在找机会给中国贴“汇率操纵国”标签。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在2018年8月底接受采访时,曾对中国政府支撑人民币汇率表示了赞赏。他当时的言论非常直接:“如果中国政府支撑人民币汇率,那不是操纵汇率。如果他们让人民币贬值,不管是出于结构性原因或者出于实际操作,都是操纵行为。”依此逻辑,如果美联储让美元贬值,不管是出于结构性原因或者出于实际操作,那也是操纵行为?而当年的“广场协议”签订后,美元持续大幅度贬值,则更是赤裸裸地操纵汇率行为!

  多难兴邦 做强经济

  专栏小编:今天,美国把全球主要经济竞争对手换成了中国。因为在他们看来,中国已经具备了成为美国竞争对手的基本要素。5月份的时候,哈佛和Harris的两份民意调查显示,53%的美国选民支持白宫将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收tariff(海关收的一种税)的决定。看来,美国政府有加增关税的底气,所以才不断向中国施压。

  金玉其中: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中国经济规模直逼美国,是当今世界仅有的两个GDP超过10万亿美元的超级经济体之一拥有世界上最完整的工业体系,贸易地位不断上升,在规模与局部领域已超过美国。金融力量也已今非昔比,全球影响力与日俱增。不仅如此,在美国看来,日益自信的中国还持续对美贸易顺差,并坐拥美国第一大债权国地位,而且看起来有把人民币培育成主要国际货币之势。这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日本相较,对美国带来挑战与威胁似乎更大,因为日本至少与美国还在同一阵营里。面对日益崛起的中国,美国怎能不感到如芒在背?况且美国政府现在是“鹰派”掌权,而被称为“鹰派中的鹰派”的纳瓦罗,长期以来将攻击目标对准中国,其最著名的反华著作——《致命中国》,把中国描绘成对美国造成致命威胁的魔鬼。他在全书的第二部分将中美贸易描绘成是摧毁美国工作机会的武器;在第五部分还直接将中国描绘成邪恶的“汇率操纵国”,声称中国通过操纵人民币汇率,对美国的国家利益进行剥夺,这是造成中美不对等、不公平贸易关系的根源。纳瓦罗的观点与主张,在极右翼美国民众中颇有市场,他有关中美经贸关系的一系列主张与特朗普不谋而合,因此成为“最擅长将特朗普的直觉政策化”的白宫幕僚第一人。

  夜雨观澜:美国对中国发布的《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行动计划(2018-2020)》高度重视。根据该行动计划,到2020年,上海将基本确立以人民币产品为主导、具有较强金融资源配置能力和辐射能力的全球性金融市场地位,上海基本建成与我国经济实力以及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迈入全球金融中心前列。美方认为,这预示着我方谋求在全球范围内与美方其争夺金融主导权。美方尤其对上海建成人民币资产定价中心、支付清算中心、人民币资产配置中心的发展目标极为敏感。因为一旦该目标实现,标志着上海将成为全球重要的资产计价与定价中心尤其是财富配置中心。美方认为,美元是美国的国运之本,若放任人民币资产逐步替换美元资产,则在实体经济领域本就部分落后于我方的他们,将来有可能首先出现东亚美元圈消失的局面,而人民币则成为东亚货币市场的主宰。

  专栏小编:中国被美国列为战略竞争对手,贸易战也在升级,现在深入到金融,而我们都知道作为世界货币的美元才是美国称霸全球的根基,如果人民币要成为国际货币,必然要绕开美元。

  把酒临风:自现代金融体系形成以来,只有英镑和美元先后真正完成了国际化并成为各自时期的全球主导货币。今天作为全球第二大货币的欧元及30年前一度雄心勃勃的日元,其实均未真正完成国际化。欧元尽管是拥有20万亿美元(约合142万亿元人民币)大经济体的货币价值符号,但因存在致命的设计缺陷,很难像美元和英镑那样成为主导性货币。如今,代表着新兴经济体工业化和金融开放与发展成就的人民币,首先代表的是中国90万亿人民币经济圈的货币价值符号。在美方看来,致力于成为全球产业与资本强国的中国,着眼的还有东亚、东南亚乃至中亚、西亚等地区超过20万亿美元经济圈内人民币的影响力。而且,随着中国经济和贸易体系的不断延伸,尤其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逐步推进,人民币将成为周边国家和地区广泛接受的贸易伙伴、投资货币乃至储备货币。

  金玉其中:依照大国金融发展逻辑,人民币资本项目下可兑换,是中国参与国际货币体系重构的前提条件。一旦人民币开始承担全球货币体系的关键角色,就意味着在本轮较为漫长的全球金融体系变迁中作为变革动力的重要推动者,特朗普最担心美元、欧元与人民币三足鼎立局面,甚至美元与人民币双雄并立的局面将可能成为现实。某种意义上说,特朗普发动贸易战,其真正目的是要保住美元的既有地位。

  专栏小编:尽管美国经济实力有所下降,但依然较为稳固地维系着美元本位,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美国管理复杂金融系统的能力大幅领先于其他国家。因此,人民币国际化的路还很长,还需要我们储备能力,打好根基。

  夜雨观澜:美国拥有全球最多的掌握着前沿金融工具的人才库、全球最强大的商业银行体系与投资银行体系、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信用评级机构,保持着对主要国际金融机构的主导权以及对核心金融信息的垄断,而美联储、美国财政部以及华尔街金融资本之间极为缜密的分工合作关系,使得美国对全球金融定价与交易体系的主导地位自1944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以来从未失手。不过,金融觉醒意识不断增强的中国早已认识到:金融竞争力本质上取决于实体经济竞争力和贸易价值链提升以及金融市场的发展状况。中国必须构筑制造业竞争优势,持续提升贸易竞争力,谋求全球金融变迁中人民币的重要角色,才能在全球金融价值链高端环节占据一席之地。

  把酒临风:如今,代表着新兴经济体工业化和金融开放与发展成就的人民币,加入国际储备资产俱乐部,并初步获得了部分计价功能,向全球经济与金融体系发出了美国作为既有超级强国颜值褪色的信号,更有对一种可能成为替代性力量的被动承认。而该力量一旦获得广泛意义的国际承认,将来会否发育成为一种颠覆性力量,还真难预测。或许,美国担心的正是这种不确定性。

  专栏小编:最近美日达成贸易协定,接下来美国和欧盟也要进行谈判,而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那么我们在当下如何应对呢?

  把酒临风:贸易战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已经有可能发生全面失控,人民币的破“7”是标志性的里程碑,因为它表明中国真的要“奉陪到底”了。对于特朗普来说,也有自己的政治时间表需要他考虑,那就是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可以说,2020年的大选和股市表现、经济整体表现以及美国商业界的整体态度都是会影响选情的。面对如此紧张的政治时间表,特朗普会施展各种手段以求一个有利于美国的结果。当然,贸易战的结果我们这些人无法预测,但是我认为我们要做好两件事,一是做好改革开放的事情,二是做强企业,走向世界。

  夜雨观澜:目前国际经济的格局和态势对我国是非常不利的,但是这些外界压力并不可怕,只要我们能够尽快真正深化自身的改革,通过一系列制度变革制度创新做实做强自己,同时采取必要的措施调整对外关系,就完全有可能开拓出一个崭新的局面。我们目前这种经济体制、经济结构、经济模式及其所派生出的经济增长方式,它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在某一段不算短的时期内可以把GDP的名义增长率搞得相当高;但问题是长此以往,产生的副作用也相当巨大。最大的副作用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一是严重压抑个人、企业乃至全社会的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二是投入产出效果差、效率低、浪费极大;三是流动性投放容易失控,导致通胀特别是土地价格暴涨等一系列恶果;四是极易使各种形式的腐败滋生和蔓延。这种经济结构和经济模式是很难长久维持下去的。因此,为了做强自己,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我们必须在这方面的深化改革上下功夫。

  金玉其中:当下我们最需要的就是扶植企业,办法嘛其实很多,可以大幅度减税,还可以改善投资结构,尽可能提高全社会的投资效益。在这方面我们需要尽快大幅度地压缩各级党政机关的机构和冗员,减少党政机关对企业和经济各个层面的干预,转变经济运行机制,尽可能降低交易费用和制度成本,大幅度提高微观效益和宏观效益。尽快下决心深化这方面的“结构性改革”,这是我们自己强身健体的迫切需要。这样做的结果,一是救活一大批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大幅度增强其活力和创新意愿创新能力,尽可能改善国民经济的状况,增强国家整体的国际竞争力;二是促进体制更快地向市场经济转轨;三是大幅度提高居民的收入和消费意愿消费能力,为国家的经济转型创造条件。

  把酒临风:国际新形势要求我们需有智慧的应对措施,其实这也是一条做强企业的发展之路。对企业来讲,改革上要动真格的,尤其是国企。像沈阳机床公司2011年以11.5万台的机床销量跃居世界第一,成为世界著名机床大鳄,但今天却走向破产,让人惋惜不已。个中原因我想还是国企改革问题,其中的所有制、经营机制、知识产权等深水区问题,必须要进行真改革了。

  专栏小编:殷忧启圣,多难兴邦。其实多灾多难,往往能够启发人的心智,成就一番事业。中国的发展掌握在自己手中,近日国务院批准新设山东、江苏、广西、河北、云南、黑龙江6个自由贸易试验区;上海和深圳同时被中央点将,《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总体方案》和《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正式发布,显示出我国的改革开放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所以无论国际风云如何变幻,只要我们坚持改革开放,就一定能实现既定的目标。好,今天谈话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


【编辑:editor】
上一篇:在博弈中崛起 在坎坷中奋进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