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昭:钢铁产品供应链协同服务平台凭什么独特
文/本刊记者 李静宇  2020年第11期第56页  2020-10-23

  9月17日,在中国金属材料流通协会主办的第十五届中国钢铁流通促进大会上,中国物资储运协会会长、中储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李勇昭以“变革时代的钢铁产品供应链协同服务平台”为主题发表了演讲,此次演讲明确强调并说明了钢铁产品供应链协同平台在当下产业发展中的战略背景与实战意义。以下为精彩演讲内容,与大家共享。

  钢铁产业链的时代变革

  大宗商品领域的时代变革已经来临,在钢铁产品领域,包括生产商、贸易商、供应链服务商、科技服务商都在被这股时代的力量裹挟前行,在这股浪潮中,钢铁产品领域将展现哪些特性呢?

  1.部分钢铁产品依然处于卖方市场态势,而越来越多的钢铁产品已经从卖方市场阶段向买方市场阶段转变。

  2.技术含量低,环保条件差,劳动效率低的相关企业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低端物流企业的生存越来越依赖于特定的资产条件。

  3.以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区块链、AI等为代表的新一代技术正广泛应用于钢铁产品领域内的各个企业。新技术支撑的先进模式将成为企业在竞争中取胜的法宝。

  面对变革,这是一个新时代的挑战,也是一个时代的机遇,社会各行各业都因此受益,这些新技术出现以后,赋能着社会的每个角度。快消商品领域的变化充分证明以下结论:这场技术革命展示的是技术翘板的力量。

  4.单一企业的优化空间缩小,多环节、多领域融合发展的前景广阔。

  过去企业都是在搞自己的革新挖潜,面对企业自身的不完善,抓抓管理改变细节,就能产生效益。现在边际效益在递减,需要更多企业更多产业的融合与联手才能创造出更大的价值。

  5.全球化趋势与逆全球化势力之间的较量中充满不确定性,我国相关企业的正面压力也在迅速增大。

  这是大家都体会到的,过去四十年大家都在讲全球化,我们也是全球化分工中的一个受益者,因为我们的受益也引起了世界格局的变化。现在逆全球化趋势封堵中国,对于我们来讲这是近几十年来面临的最大变化。

  协同服务时代来临

  2020年这一年,企业人经历了巨大的危机。

  面临挑战,我们提出了打造大宗商品供应链协同服务平台这样一个概念。但是这并不是一家企业或是几家企业能够做的一件事情,需要从国家层面建立起一个大宗商品供应链协同的服务体系。这个体系在计划经济是有的,是依托计划经济的思想组建的。进入市场经济以后,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原有的体系被打破,新的体系在市场的竞争中呈现出碎片化的格局。

  现在,大宗领域处在螺旋上升的阶段,需要重新进行体系的建构,这其中就涉及到诸多概念。

  概念一:以“供应链”企业为例,过去那些纯粹的贸易企业,现在做贸易业务的同时,也在做物流,必然涉足金融服务的内容,这类企业自然而然地把自己称为 “供应链企业”。

  在需求与供应产生后,贸易便自然出现。贸易行为包括了买卖双方的相互对接,通过洽商订立契约(商流),以及货物的交付(物流)和资金的支付结算(资金流)。

  概念二:供应链服务作为仓储物流功能的拓展产品,在发展早期其实是较浅的仓储物流。在服务的过程中打通了数据,管控了信息,管控货物的同时把金融服务功能也引入进来,甚至通过建立信息化的体系,积累起数据做数据支持,这一类企业被称为供应链服务企业。

  在供应链服务过程之中,贸易是所有环节的动力源泉,物流服务是服务的基础,金融服务是贸易得以开展的助力系统,而正在形成的信息数据服务则是贸易、物流和金融的技术支持力量。

  随着贸易、金融、物流环节的重要单据和指令的标准化、信息化、贸易、贸易服务以及金融服务几乎可以全部线上操作。物流服务也有了线上办理相关手续+线下兑付货物实物的O2O模式。上述几方面服务在线上化运行的过程中会形成大量的业务数据。这些业务数据经过一个时期的积累,会形成各种口径下的大数据。大数据经过加工处理,会形成各种各样的信息数据服务产品。

  概念三:供应链协同服务——如果一个企业能够提供集贸易服务、物流服务、金融服务、信息数据服务为一体的服务,并能使几方面的服务相互支持,相互印证,成为有助于被服务企业提升决策、管理、运营、操作水平的支持力量,这类服务即可称为“供应链协同服务”。

  我们历经了从“仓储+装卸+运输”的储运服务,也拥有了在储运服务的同时,整合加工、各种代理服务、物流方案设计及组织实施等一体化的物流服务。以及更高一层的供应链服务体系,其中包括交易服务、金融服务、技术服务、管理服务的物流服务+的诸多内容。

  无疑,在这个服务内容与层次逐渐上升的过程中,既包含了服务功能的扩展,也包括技术含量的不断升级。同时,也意味着我们拥有了向“供应链协同服务平台”这个等级迈进的无限可能。

  钢铁产品供应链协同服务平台为何与众不同

  谈及钢铁产品供应链协同服务平台绕不开消费品的平台模式,我们总是不自然要把二者比较一番。

  1.钢铁产品供应链协同服务平台不同于消费品的平台

  在过去的十五到二十几年的时间里,有无数企业投资搭建了钢铁产品的服务平台,从最初的信息咨询到交易系统。时至今日,公认成功的钢铁产品服务平台依然没有形成,为什么?这就是TOB与TOC的不同,TOC是平台对应无数个消费者,平台刚开始也是有很多,在竞争中,剩下了京东、淘宝等几家大的平台,几家平台也是相互借鉴,在与消费者不断磨合中完成了标准化建设,当初个性化的东西也变成了标准化被留存下来,可以说这是一条在竞争中走出来的标准化建设,个人在平台建设中的力量十分微薄。

  但是,大宗商品面临的B端恰是另外一番景象,B端中尤其那些有体量的客户,平台如果不能适应它,则会立刻失去它。平台建设与服务都是要与诸多个性化的客户来建立磨合,同时这些服务主体又都体量巨大,磨合的过程本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建成标准化的过程。协同平台创新服务的过程,必然是一个接一个说服、尝试、改进、再尝试继而再改进的扯皮博弈的漫长过程。

  目前我们的标准化体系依然处于磨合之中。

  2.钢铁产品的贸易、金融不同于消费品

  在李勇昭会长看来,从贸易方面来说,消费品的贸易是交易单数极多而每单的交易额很低;钢铁产品的交易单数未必很多,但每单的交易额要大很多。因此,二者工作的侧重点就大不相同。

  与此同时,消费者解决的是相互找到的问题,大宗商品不仅仅是解决“找到”这个问题,找到并不难,而是解决找到后如何做成交易的问题,这其中就涉及到一个“安全”问题。价格是透明的,敢不敢做生意是先给货还是先给钱的问题。很多时候大家都是在试探与磨合中建设互信。

  信任问题始终是头上一把剑。在钢铁产品领域,即使做了十次生意,也不敢保证第十一次生意是安全的。因为企业贷款的额度远远高于个人贷款的额度,即使它多少次的贸易和信用记录都是良好的,也不能排除它有可能在下一次违约。因此,没有过硬的担保措施,银行在制度上和在实践中均不会仅凭之前的数据就发放贷款。

  这其中既有合同设定中的问题,也有执行中存在的偏差,更有交付过程中的问题,这就决定了大宗产品和消费品在流通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有着本质的不同。也让这个领域的交易行为非常谨慎。

  大企业应该在供应链优化升级方面有所作为

  在大宗产品领域,多年前就曾有人试水于平台模式的搭建。虽然没有成功,确也为当下大宗领域供应链协同平台的建立提供了宝贵的经验。时代发展到今天,需要有企业来搭建这样的体系,在大宗领域提高效率与现代化程度。

  但是这个体系的建设需要用什么方式呢?

  首先需要有仓储物流作为基础,如果一个平台不管控货物,不能保证在平台上交易货物能按时交付,即使一时成功,也将面临着诸多潜在的风险。也有的平台在最初为大家提供公共服务,但是做着做着因为应用的人少,就变成了自我服务的平台,这样的平台走不远,很快就会在大宗商品的价格波动中陷入困境。

  与此同时,在这个领域里存在着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消费品领域的科技或是软件设计人员,他们本身也是消费者,他们可以以自己的体验来想象什么样的平台更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但是在大宗商品领域,信息技术和业务人员是两类人。技术人员懂信息技术,却很难体会这个圈子里的奥秘,不懂要为之赋能的业务,更不懂业务圈子里的合理需求与潜在需求。因此,无法感同身受地为B端客户设计出让其“体验良好”的服务产品。

  中储打造的供应链协同平台,借助中储打造的仓储物流的优势,在数字化仓库的基础上推出标准化仓单,让仓单线上化并和银行的票据完成同步对接,线上的交易才能瞬间安全的完成。凭着线上提取的仓单,到中储的线下仓库来兑付货物,这样才能保证交易的安全。

  这个平台作为第三方搭建的平台,集中了代理商和众多靠近用户的次终端服务商,按照“上、中、下”3层衔接的结构设计。上面是供应链协同服务平台(天网,如“货兑宝”);处于底层的是智慧物流部分(地网),包括智慧运输(如中储智运)和智慧仓储(数字化仓库);处于中间层起枢纽作用的是电子仓单,电子提单(供应链服务提单)。

  中储搭建的大宗产品供应链协同服务平台,通过仓储体系将大家凝聚起来,通过现代化的服务与一系列技术手段一起来构建起协同服务平台,体系可以在有效控货的基础上实现存货人的信用传递,可以在有效控货的基础上支持贸易环节和金融服务环节的安全运行,可以在有效控货的基础上保证权利人持单提货时的可兑付。从而让大宗商品的供应链运行更规范,更安全,更高效。C


【编辑:editor】
上一篇:在我看来,目前服务平台在整合企业信息的方式上主要围绕为企业降本、规范、降税、管控、创收这几个服务方面进行。平台具体服务方式上包括:   1.连接资源,降低成本。降本,的方式有两种,一是平台通过连接,构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