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乡经济“二元”结构下的物流契机
文/本刊记者 李静宇  2019年第07期第52页  2019-06-20

“二元”结构
  实现全面小康社会的目标,引发了对中国城乡经济的整体反思:主流的观点认为,受制于制度安排的不完善,中国城乡经济在发展的过程中呈现出明显的“二元”结构特征。不仅表现在城乡居民收入的非均衡增长,也表现在城乡居民在诸如公共医疗、教育、养老等方面的巨大差异,从而造成了全面小康社会建设进程中的城乡分化。
  国家针对农村居民的社会保障、公共福利不足,农村居民收入中较大比重用于基本生活支出,用于提升生活质量的支出严重不足,从而农村居民的消费结构有待升级,并且这一趋势日益明显。
  但由于制度安排的不足,我国城乡经济长期存在明显的“二元”分割特征,其不仅导致了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扩大,也阻碍了农村商品市场的发展,农村消费市场长期“萌”而不“发”,已经严重影响了全面小康社会的建设。
  农村已经成为实现全面小康社会目标的短板,如何发展农村经济已经成为社会及政府共同关注的问题,
  这样的事实,本身就说明城乡多年来历史遗留下来的差距性。在城乡差距和矛盾日渐凸显的今天,思考当下,我们确需要对城乡之差距特殊性有理性的认知。
  然而,我们似乎从未深刻地反思过这种差距。特别是在国家正着力推进的“精准扶贫”、“互联网+”等战略下,农村地区或将迎来发展的机遇期,城乡要素流动加速,更多的新经济业态将在农村出现。
  在此背景下,随着全面小康社会建设的推进,城乡一体化、城乡统筹发展等战略将是未来政府施政的主体思路,而处于实现该目标的短板的农村地区将获得更多的政策支持。
  我们的“城”与“乡”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据统计,2002~2017年,全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由39.09%增长到56.10%,年均增长1.3 个百分点。受制于城市承载力的影响,后期城镇化的发展将趋弱,并且随着城乡差距的不断缩小,未来城市居民可能出现逆向迁移,从而使农村仍将存在巨大的人口数量。
  因此,农村消费市场存在巨大的人口支持,发展空间广阔。2002年以来的统计显示,城乡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结构中,农村居民平均在食品、居住、医疗保健方面的支出高于城镇居民,而在衣着、交通通讯、文教娱乐等方面的支出明显低于城镇居民。
  在建设全面小康社会的背景下,作为实现目标的短板农村地区将受到更多的政策支持,城乡产品将加速流动,其一方面带来农村消费市场的启动与升级,另一方面农业产业链的商业属性也将进一步强化。
  
农村消费市场兴起
  随着农村交通及互联网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农村居民通过互联网进行消费的比例将快速上升,由此带动农村电商发展。
  事实上,近几年无论农村网民数量,还是农村网购人数都呈现高速增长的趋势。据商务部消息,2018年上半年全国农村网络零售额达到6322.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4.4%,占全国网上零售额的比重为15.5%,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4.3个百分点。其中,在10月1日,笔记本电脑及智能手机的销售额有大幅的提高,其中笔记本电脑的单日销售相比一个月前足足上涨了3.8倍之多。另外,菜鸟网络的数据显示,以大家电为例,10月1日当天,全国农村地区的网购销售额环比9月1日的增幅更是达到了惊人的9倍。
  在网上购买大家电正在逐渐替代乡镇家电实体店的购物方式,成为一种乡村新主流。农村消费者的网购,呈现出最大的特点是消费模式的转变。
  为了促进农村物流的发展,特别是有效解决农村物流的“最后一公里”问题,国家先后出台了多项支持政策。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实及推进,农村物流体系被逐步完善,物流效率逐步提升。特别是国家加大对中西部农村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具有巨大潜力的中西部农村物流需求将逐步释放。
  为了推动城乡统筹发展,国家加大了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乡村交通得到了明显改善。同时,伴随着农村整体交通条件的改善,基于电商渠道的城乡产品实现了更快速度与效率的双向流通。随着城市产品“下乡”和农村产品“进城”在效率、模式等方面的提升和优化,农村电商的市场效应将进一步显现,农村物流也将得到进一步发展。虽然我国农产品的电商交易比例较小,但增长迅速,农产品“进城”表现出高速增长的发展趋势。同时,随着农产品“进城”规模的扩大,其对农村物流的需求将快速增长,农村物流将成为提高农产品“进城”效率过程的关键一环。

新物流体系值得期待
  拼多多给中国电商的启示就是,对消费人群进行针对性地布局是成功商业模式的关键。拼多多瞄准的主要不是城镇的较高收入人群,而是挖掘对价格敏感的城乡中低收入群体,在这方面,并没有所谓的消费升级和降级之分,低价仍然可以成为人们追捧的对象,相对于名牌,人们越来越倾向于性价比更高、更实惠的商品。
  与此同时作为由阿里巴巴、银泰集团联合复星集团、富春控股、顺丰集团、三通一达,以及相关金融机构共同组成的"中国智能物流骨干网"项目,凭借强大的资本运作及科技实力,菜鸟目前已打通了覆盖跨境、快递、仓配、农村、末端配送的全网物流链路。
  从阿里、京东和苏宁的运作路径看,前者阿里对于农村市场在运作平台的处理上主要采用加盟制,配送人员以全职为主,在农村物流建设上,主要县城物流网点为依托,利用当地物流服务商实现商品的城乡配送;以京东和苏宁为代表的后两者主要以自营的方式进行运作,人员用工上全职和兼职都存在,而在物流网络建设上,都是通过自建物流实现商品的城乡配送。
  我国幅员辽阔,拥有约9万个乡村及近10亿农村人口的巨大消费市场,受基建等因素影响的中西部欠发达地区,物流发展困难重重,真正能将商品送到该地区用户手中的时间依然要比城市市场长。激活整体农村消费市场的潜力,仍需要结合宏观经济环境及政策的动向而努力!
  这就是中国城乡“二元”经济之下的特殊性,城与乡之间物流的双向流动的原因是复杂的,但是很重要的一点在于,这种双向的流动性之活跃性让彼此间的差距在慢慢地缩小。C

【编辑:editor】
上一篇:终结“小散” 诞生“巨头”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