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搭建十大运营平台 推动仓储配送业高质量发展
文/本刊记者 徐翔  2021年第3期第26页  2021-02-24

  新年伊始,中国仓储与配送协会会长沈绍基就开始了一年繁忙的工作。

  2021年1月11日至15日,中国仓储与配送协会(CAWD)、中国银行业协会(CBA)、世界银行集团国际金融公司(IFC)、APEC工商理事会(ABAC)/亚太金融论坛(APFF)共同主办了“第八届存货融资与担保品管理研讨会暨青岛自贸片区航贸金发展创新周”。在11日的开幕式上,中国仓储与配送协会、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中国物资储运协会联合发布了团体标准《全国性可流转仓单体系运营管理规范》;三家协会与中国(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青岛片区管委会签署《合作协议》;体系中的全国性的唯一的仓单信息登记平台——中仓登数据服务有限公司落地青岛并揭牌。这标志着,“全国性可流转仓单体系”正式进入运营阶段。

  对于沈绍基而言,大大小小的行业会议今年还有几十场等待着他的参与,1962年出生的他已经年近花甲之年,但他的精力之旺盛仍丝毫不亚于一个年轻人。对于他来说,仓储配送行业是他研究、工作了大半辈子的领域。

  从早年在商业部商业储运局工作开始,他和仓储行业就有解不开的缘分,虽然先后在国家行政机关、部属企业与行业组织工作,但都没有离开过仓储配送行业,他热爱这个行业,一直致力于推动传统储运向现代物流的转变,出谋划策,贡献自己的力量。对于他而言,这个行业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他认为这个行业充满着朝气和希望,也充满了无限的魅力。

  近日,《中国储运》杂志记者采访了沈绍基会长,沈会长就中国仓储与配送行业的当前的诸多话题谈论了他的观点。

  《中国储运》:2020年突如起来的疫情影响已经蔓延到了2021年,在疫情常态化下,您觉得中国仓储与配送行业应该如何健康持续稳定的发展?

  沈绍基:仓储、配送是现代物流的重要组成部分。“十三五”期间,中国仓储业的规模、结构与运营水平发生重大变化,全国仓储企业已达5万家左右,营业性通用(常温)面积达十多亿平方米,其中立体仓库达30%以上;冷库容积已达1.7亿立方米,全国仓储业资产总额约3万亿元左右,仓储配送的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标准化、信息化、自动化与服务质量大幅提升。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十四五”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规划及2035年远景目标建议,明确了基本实现现代化的任务与路径,也从物流产业、物流设施与现代物流体系三个维度提出了物流现代化的要求。我们认为,从物流产业全局与物流体系结构看,仓储与配送仍然是物流业当前的短板,更是十四五物流业发展的重点。根据五中全会《建议》的统一部署,仓储配送行业基本实现现代化的方向与目标是,在功能与作用层面要适应与立足构建双循环新格局、供应链创新、构建现代流通体系的要求,为它们提供强有力的支撑,在自身发展与运营层面要优化产业结构、健全运营网络、实现质量效率效益协调统一,在管理与技术层面要基本实现标准化、智能化、数字化、绿色化。

  《中国储运》:中国仓储与配送协会在为推动行业发展上做了哪些具体的工作呢?

  沈绍基:中国仓储与配送协会为推动行业的创新发展做了大量工作,主要表现在以下几点:

  1.在推动商贸物流标准化与城乡高效配送方面,先后完成商务部与部分地区商务部门委托的一批研究课题,参与起草商务部的多份工作文件,与商务部相关司局联合印发多份行业发展指导性文件;

  2.在推动行业标准化与信息化方面,组织起草了有关仓储配送各领域、各环节的一批国家标准、行业标准与团体标准,并以这些标准为依据,面向会员企业进行标准宣贯、咨询、培训,评价出一大批标准化星级仓库、绿色仓库、仓储服务标准化企业、担保存货管理企业、三A信用企业、中药材物流实验基地,培训一大批仓储经理与仓管员。

  3.在行业统计与信息交流方面,承担商务部委托的全国仓储行业统计工作,每年与商务部相关司局联合发布《中国仓储业发展白皮书》,在行业调研基础上每年研究发布《中国仓储业发展蓝皮书》,会同相关平台每月发布《中国通用仓储市场动态报告》。

  4.在会展方面,协会组织召开的中国仓储配送大会、中国城市物流发展大会、中国仓配企业家年会、仓储融资与担保品管理国际研讨会、中国中药材物流大会等,已经成为行业品牌盛会,成为企业之间交流与合作的平台。

  《中国储运》:的确,中国的仓储与配送行业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您觉得当前中国的仓储与配送行业的发展和发达国家还有哪些差距以及改进的地方?

  沈绍基:作为国际仓储与物流联盟(IFWL)的前任主席与现任的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我本人经常与国际同行进行交流研讨,考察美、欧、日等发达国家的仓储物流发展新情况。我国的港口物流、枢纽物流、干线运输与电商快递体系等基本达到国际水平、有的还走在了世界前列,但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整体仍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的生产与流通方式整体上与发达国家相比仍然存在较大差距,流通体系的组织化程度仍较低。

  与发达国家比较,我国仓储配送业的差距主要表现在:城乡仓配网络仍不健全、末端网络特别是农村物流网点还很不完善,仓配运营体系还不健全、不能覆盖全部流通渠道;单元化物流仍处于试点推广阶段、仓储配送的成本仍较高、效率较低;仓储配送的标准化规范化水平仍然较低,其运营的质量效益效率还不太协调;智能化与数字化虽然在一些头部企业有所体现,但全行业的智能化数字化水平仍然较低。

  《中国储运》:对于海外仓的发展和监管,您是如何看待的?

  沈绍基:海外仓是中国仓协推动建设的跨境供应链服务体系的重点与核心设施。海外仓及跨境供应链服务体系的建设,对于支持我国外贸方式转型升级、内外贸一体化发展、对于支撑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促进一带一路倡仪的实现,都有着重大作用。中国仓协于2019年将保税与海外仓分会和国际仓联秘书处合署办公,以推动我国海外仓与国际仓联会员国仓储资源的共建共享;于2020年10月发布了国内首个《公共海外仓设施技术要求与运营管理规范》团体标准,已经评价首批5家标准化的公共海外仓企业;依托进博会与广交会、会同13国海外仓,在线组织召开了16次跨境供应链共享共建对接洽谈会。中国仓协的这些工作得到商务部、国家发改委相关司局的充分肯定与高度评价。未来5年,中国仓协将基于国内国际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要求,致力于推动保税仓与海外仓的联动发展、推动国际仓储云平台与我国海外仓的共建共享,持续推动跨境供应链服务体系的创新与优化。

  《中国储运》:对当前仓储行业的智能化发展,您是如何思考的呢?

  沈绍基:智能化是仓储配送现代化的目标之一,中国仓协推动建设的十大运营体系都包含了智能化的内容,中国仓协也于2019年发布了《中国智慧物流发展工作指南》,目前正在组织制订智能仓储运营管理、智能仓库技术、智能仓储从业人员技能要求等标准。从仓储配送行业智能化的现状看,智能化的整体水平较低,各领域、各企业、各地区、各环节之间发展很不平衡,甚至广大中小仓储配送企业的信息化、机械化的任务都还没有完成。针对这种现状,我们协会工作的基本思路是:以智能化促进数字化、以数字化带动信息化智能化,以制订标准与标准化培训、评价为先导,以全国性的大型企业为战略合作伙伴,以大企业与公共云平台带动广大中小企业的信息化智能化。

  《中国储运》:我们知道,现在城乡配送的最初或者最后一公里是一块很大的短板,尤其是在城市最后一公里和农村最初一公里的优化配送上,您有何意见?

  沈绍基:最后一公里与最初一公里,确实是目前城乡配送体系的短板、也是当前与未来建设的重点。近年来,中国仓协为配合、支持商务部等五部门在全国40个城市开展“城乡高效配送专项行动”试点做了大量的调查研究、标准规范、培训咨询与统计评估等工作,为许多试点企业围绕健全与共享城市末端网点、整合县域资源与利用现有设施健全农村配送网点,做了大量的普遍培训、个别指导、经验总结等工作,已经形成与征集了一批典型案例。

  据了解,十四五期间,商务部将全面推动城乡现代配送体系的建设,中国仓协也将城乡配送体系建设纳入未来5-10年的重点工作规划,其建设的重点仍然是最后一公里与最初一公里。我相信,到2025年我国将会基本建成大中城市的城乡现代配送体系。

  《中国储运》:2021年,中国仓储与配送协会的重点工作有哪些呢?

  沈绍基:针对我国仓储配送业存在的差距,为了推动仓储配送业现代化建设,推动仓储配送业的高标准、高质量发展,促进仓储配送业为双循环新格局、现代供应链与现代流通体系提供强有力的支撑,中国仓协将在2021年及今后5~10年重点并持续推动关系国计民生全局与现代物流整体发展的十大运营体系及其公共平台的建设。

  即:1个物流基础设施运营体系(标准托盘开放式循环共用体系)、3个仓储配送公共体系(数字化云仓运营体系、城乡现代配送体系、存货仓单融资服务体系)、5个专业化运营体系(冷链运营体系、中药材物流体系、危险品仓储网络体系、家居与零部件物流体系、自助仓储网络体系)、1个国际云仓平台及跨境供应链服务体系。

  推动体系建设的基本思路是:遵循互联网与供应链理念,联合相关行业组织组建跨行业的自律联合体,以制订与完善标准体系为先导,通过标准化培训与评价、最佳实践咨询指导、供应链产销对接、资源整合与共享等,创新体系运营的内生动力,促进体系内各类主体、各个环节、各类资源的有机衔接、高效运营。

  我也借此机会希望更多的同仁能够加入进来,一起参与,一起推动中国仓储与配送的高质量发展,共创行业的光明前景。C


【编辑:editor】
上一篇:线上与线下, 电子数据司法鉴定支撑一体化监管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