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消失的重庆“棒棒军”
文/徐翔  2020年第12期第46页  2020-11-20

  北有泰山挑山工,南有重庆棒棒军。

  相对于泰山挑山工,重庆的棒棒军更是一个群体的存在,一根扁担挑起了山城重庆千年来的经济发展史,而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当下,棒棒军这一独具特色的业态群体也正在完成自己的最后历史使命,即将成为记忆力的存在。

  专属重庆的物流人

  “我第一次去重庆的时候,大马路上经常可以看到一群人,他们或单独坐着,或三五个聚在一起在路边打牌,但手里都拿着一根大棒子,是的,这些人,就是重庆的棒棒军,据说重庆的棒棒军有几十万人。”何鹏在北京工作,近年来他一直频繁往来于重庆与北京之间,他说十五年前他第一次去重庆的时候,乌压压的到处都是棒棒军,这几年少了很多,很多棒棒军都穿上外卖服送外卖了。

  这是当下重庆棒棒军的真实写照。刘建峰曾经是棒棒军中的一员,前年他就转型去做了外卖员,他说重庆交通还不是很方便,大街小巷都能看到棒棒军的身影,搬送大大小小的东西全靠人力,由于城市快速发展,现在城市交通工具也较发达,棒棒军自然也消失了不少。

  刘建峰来自于重庆周边的农村,而绝大多数棒棒军同样如此,那个时候,他们在城市里也是生活不易,每天都要张罗着走街串巷,或者是在固定的位置等待客人的招揽,无论货物大小无论路途是否遥远艰辛,只要给钱就会去做。白天他们辛苦劳作,或许重庆的每一阶石梯,每一段坡坎,都有他们的身影。晚上棒棒军们却挤在简陋的工棚里,吃苦耐劳、勤俭节约,只为了给老家的亲人汇去一笔笔生活费。据说,一个棒棒军有时候一天能赚几百元,有时候只能赚几十元,生活很是艰辛。

  知名纪录片导演何苦曾经拍过一个关于重庆棒棒军的纪录片——《最后的棒棒》,在国际上很受轰动,他曾经说道,棒棒们从来都是靠自己的汗水生存,无论多么困难,哪怕60岁了、70岁了,依然靠着手头的劳动工具,哪怕挣得钱很少,依然是有尊严地活着,这一种意志,也是一种品质,是值得敬重的一批人。

  “这也许就是何苦拍这部纪录片的精神内核吧,其实现在一线的物流人,卡车司机也是这样的一群人”,重庆世捷快运公司总经理李际对《中国储运》杂志记者说道,他看过这部片子,很震撼。他同时补充说道,棒棒军其实就是山城的第一代物流群体,虽然这个群体即将走向消失,但是他们的精神依然融入在新一代的物流人血液之中,从未改变。

  江湖规矩

  实际上,重庆棒棒军给物流行业定下了历史的规矩,这种规矩有些时候也是一种“江湖门派”。

  以朝天门为例,较早前,朝天门的棒棒是有所谓的“势力范围”的,学者秦洁曾研究棒棒军6年多。她在《重庆“棒棒”:都市感知和乡土性》一书中写道,“朝天门码头上的棒棒群体内部管理严格”,“如果没有老大打招呼,我擅自到朝天门打听棒棒的事,马上就可能被驱逐”。

  “朝天门的棒棒,都是熟人带过来的,不沾熟人,就做不长久。以前这个地盘,哪个地方来的人多,就要占强些。那些‘野棒棒’根本不能过来,过来了也不敢做业务。”王奎是朝天门的老“棒棒”,他所说的野棒棒是指不在一个圈里混的,而且是单枪匹马一个人干的棒棒。

  “实际上重庆物流圈内的人都知道拜码头的事情,这个规矩就是从棒棒军里流传下来的”,李天际说,当然现在拜码头这件事情越来越少了,毕竟各种货运平台起来了,行业透明了,大家各自干各自的也都相安无事,社会越来越完善了,“这是好事情”,李天际说道。

  当然,对于重庆来说,棒棒军这一份珍贵的城市记忆,代表了这种城市的坚韧与勤劳,应当世代传承下去。

  《中国储运》:你在重庆干了多少年的物流了?

  李天际:我就是重庆本地人,我爷爷就是棒棒军的一员,因为太辛苦,我父亲后来没有干这一行进了工厂,但是可能受到家庭影响吧,大学毕业后,我觉得物流是个不错的机会,就进来了,现在已经干了十几年了。

  《中国储运》:你认为棒棒军代表了什么?

  李天际:棒棒军绝对是重庆精神的象征,一个扁担和尼龙绳,挑起了山城重庆的繁华,这话不为过。几十万的棒棒军放在全国都是独一无二的物流群体,也是中国物流群体谱系中很特别的一支。

  《中国储运》:你认为棒棒军会留下来一部分吗?

  李天际:我觉得这个问题没有太大意思,随着社会的发展,交通工具越来越先进,棒棒军自然生存空间变小,而且你去重庆看看,现在雇佣棒棒军的大多是小门脸,但是现在小门脸也越来越少,而且棒棒军年龄也都偏大,后继无人。所以棒棒军消失是必然的,至于留存一部分,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反而不好,因为棒棒军消失是社会演变的自然产物,如果留下一部分,反而成为演戏作假,败坏棒棒军的精神。

  《中国储运》:重庆物流圈环境如何?

  李天际:重庆是一个码头城市,自然有很多码头的规矩,朝天门一带是重庆物流的发源地,也是很多行业规矩的发源地,这是重庆的特色,但是这种特色也会随着社会演变而消失,我在物流圈这些年,最大的感触就是生意越来越好做,越来越自由,一方面的源于行业风气越来越正,一方面得益于重庆的大发展,我相信未来一定会更美好。C


【编辑:editor】
上一篇:成渝一体化 物流在先行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