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多式联运促进转型发展
文/中国交通运输协会联运分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李牧原  2018年第12期第46页  2018-11-19

  这几年多式联运的发展可谓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自从2016年国家发布《关于进一步鼓励开展多式联运工作的通知》,多式联运在各地蓬勃发展的景象,于是我们看到,政府在号召,企业在行动……

多式联运现状

  对于多式联运,我们对它有过三个认识阶段,第一,当成运输方式,技术手段。第二,它是系统工程,只有当多式联运土壤建立了,多式联运的方法才可以最后运用。第三个时期,我们处于经济转型时期,经济形势很复杂,这种复杂对于我们整个运输链、供应链提出要求。
  对于多式联运当前我们面临最重要的是效率问题,首先就是全球供应链的效率,因为全球供应链在重新布局,我们看到FDI(外商直接投资)流入最高的经济体,现在并非是中国,中国FDI流入高峰期已经过去了。国际资本再布局很多地方到哪里了,有一些到金砖国家,有一些到东盟,还有一些回流到发达国家,所以FDI的流入让我们重新认识全球供应链的效率,这个追求的是成本洼地。
  现在很多人在从事多式联运,其实他们只是从事一部分——海铁联运,并非全程运输责任,这样我们的多式联运还是联不起来。多式联运在任何国家推进的时候都有与这个国家的内陆经济兴起有很大的关系,如果只是谈临港经济谈多式联运属于多余,只有内陆经济和海陆经济联动多式联运才有它的产业价值。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这40年我们过去的经验是否可以简单复制到中西部地区?这些年我走了很多地方,我发现中西部地区复制东部沿海经济,我们用产业转移这个思路指导了十年,但是收效越来越不明显,承接能力越来越弱,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我发现其实我们东部在开放的过程中是以点代面,以港口带动周边辐射区,形成一个以点带面的发展,最发达的珠三角和长三角,传统的海水联运的线路是两百公里到五百公里,纵深是这些年才打开,宁波港把内陆点建到成都重庆,我们过去一直在沿海做海铁联运,今天到了内陆。
  我们当前面临着重要而紧迫的效率问题,全球供应链的运行效率、区域经济合作的制度效率、产能过剩导致的资金效率、一带一路建设中的投资效率,当这些效率问题叠加作用于我们当前经济环境时,我们需要重新思考我们的发展模式,特别是中西部地区发展模式,是否要沿用东部地区早期“以点带面”的空间结构,是否可以通过物流通道、物流枢纽建设,形成内陆沿海的点轴式空间结构?这些年多式联运的实践都在指向通道经济的新需求和新市场,在实践中,我们正在努力通过多式联运系统的建设,践行通道经济带动枢纽经济,与多式联运为依托,以物流为引擎的新的经济增长逻辑,希望改变以成本做洼地效应的发展模式。多式联运是将运输链的资源有效整理,整合的基础是装备技术和运行规则的标准化,是不同空间物流节点的高效联动,而多式联运运营网络的效率,最终是通过集装箱的空箱布点来实现的。我们要明确促进国际贸易便利化、构建国际物流大通道和调整运输结构为多式联运工作的导向,以铁路货运市场化、多式联运枢纽建设、多式联运技术能力提升为三大基础工程,在多式联运技术进步中,不仅要实现技术创新和产品创新,还要关注管理创新、市场创新和程序创新,要以系统创新的方式,驱动行业进步。
  
多式联运助力南向通道

  南向通道发展是历史必然,两年来对南向通道的策划推动工作,正是顺应了这场物流与经贸形势发展的变革趋势,这场变革让中国中西部地区处在了一个关键的历史转折关口,跨越这个关口,西部地区或许能走出一条不同于东部发展的路径,这值得我们去探索。南向通道的重要价值是要改变中西部地区开放发展的模式,南向通道是西部大开发到西部大开放的重要转折点,南向通道也是带动西部脱贫致富的康庄大道。如何破解物流通道为引擎带动西部走出一条不同于东部开放经验的老路,如何找到新动能转化的切入点,这是南向通道最重要也是最具挑战的工作。东部发展是“以点带面”的经济空间结构,而中西部地区很难复制这种模式。如今,我们在南向通道中提出通道经济和枢纽经济的理论假设,就是在探索一种“点轴式”的经济空间结构。相对于我国以往的发展经验,这种联动发展模式,理论空白,经验不足,甚至许多沉珂陋习都成为阻滞,消除这些阻滞,是一场发展模式的变革,各界要对此有充分的认识,对面临的攻坚克难工作,有充分的心里准备。我们需要通过南向通道的推进和实践不断探索,不断修偏,不断总结。
  而如何通过多式联运系统建设支撑南向通道中的效率变革呢?我们既要看到多式联运铺轨通道供应链的重要基础作用,同时也要实现不同运输方式的高度协同,这种协同是产业链不同区域、各环节不同主体之间形成高效的物流网络,只有网络化运营才能体现物流的规模效应。国际物流通道中的跨界协同中,有三种力量不容忽视,一是国际航运公司,二是铁路公司,三是国际货代。通道是合力的产物,枢纽是分享的结果。建设南向通道,需要厘清物流通道和经济走廊的边界。立足物流通道建设,面向沿通道地区经济增长需求,以物流效率为引擎,形成新的区域经济合作,这是南向通道的全部要义。
  南向通道合作的朋友圈中的每个地区、每个主体,都要能够站在全局谋一域,求得各利益关联方的最大公约数。广西是南向通道的主战场,南向通道让广西在一带一路中找到了发展的定位,这是难逢的历史机遇。广西一方面要做好通道门户的服务,以资源要素完善和运营效率提升为工作重点,打造高效便捷的海铁、跨境铁路和跨境公路的服务平台;另一方面,广西要积极以腹地市场开拓打造向海经济,通过对产业供应链结构的优化,大力发展临港商贸、临港加工、临港现代服务业。C

【编辑:editor】
上一篇:运输结构调整下的多式联运机遇与挑战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